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抗戰初期的江南五城

2017-06-12
《秩序的淪陷》作者:卜正民 譯者:潘敏 出版:商務印書館《秩序的淪陷》作者:卜正民 譯者:潘敏 出版:商務印書館

正如本書譯者序中所說:「長期以來,中國學術界對日本佔領區社會狀況和民眾生活研究諱莫如深,致使淪陷區研究在這一方面一直以來沒有取得實質性突破。」兇惡的日寇突然出現在面前時,各色人等都面臨了道德和求生困境中的抉擇,這無疑是一種痛苦的煎熬。作者選取了江南五個地方不同的情況,通過扎實的檔案資料,將淪陷區複雜隱晦多層次的社會場景再現出來。

親歷戰爭浩劫並仍然在世者,本人也曾與之有過接觸。1999年6月15日,曾同一個叫鈴木勇義的人去無錫碩放謝家橋,當年他的鬼子老爸就死在那裡。小雨中,很快找到一位73歲的謝達泉老人,他告訴了我們老鈴木的死因。那天鬼子進村後,老鈴木被安排在謝家橋西的馬家灣渡口站崗,有位新四軍的偵察員從這裡經過,站崗的老鈴木對他進行了搜身,完了,偵察查員剛走了幾步,老鈴木覺得對方手裡的一件大衣還沒搜過,於是又叫住了他,沒想到對方從大衣袖裡抽出搶來,一槍把他擊斃,然後登上渡船消失得無影無蹤!謝達泉老人還控訴了鬼子們在謝家橋燒殺姦淫的罪行。他妻子當時才八歲,就不得不和姑娘媳婦們到處逃難了,有些婦女來不及逃跑,就跳河自殺了。

1993年10月,還遇見過一個叫長谷川的日本人。據他說是當年叢林作戰訓練留下的習慣,他每天要吃一個生雞蛋和兩個香蕉。在徐州東郊賓館住了一夜他就直奔蘭考--他在這裡打過仗。這天,他出去溜了一圈,很興奮地回來了,說是他甚至找到了當年用來架機槍的那個土墩!這讓我不高興起來,便質問他:「當年你殺了多少中國人?」到了開封,長谷川居然反倒成了嚮導,按照他的指點,詢問了幾處人家,終於找到他年輕時的情人門前,據他說:對方是當時維持會會長的女兒。一陣敲門以後,隨荂u呀」的一聲門響,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走了出來,兩個人同時說了一句相同的話:「你還活荂I」當晚,長谷川請我和司機在樊樓吃了一頓,並沒有請他的老情人。可是我對他卻餘怒未消。吃是很有學問的,朋友之間可以捨命陪君子,如果不是朋友,則可以拚死吃冤家,我決定把這頓飯吃得邪乎一點,把那些最貴的都點上。令人沮喪的是,菜單上最貴的一個菜也不過220元,那就從頭來一遍吧......

這兩件事,也正如作者所說,「自戰爭以來,很多中國人身懷民族的恥辱感」,戰爭留下的創傷必然將長久地延續下去。戰爭給人們的物質和精神帶來了巨大的損失與痛苦,而基層社會長期以來形成的道德文化權威一旦崩塌,重建起來更不易,痛恨外辱的同時,反省自身落後的原因也是相當沉痛的。

「成功的佔領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征服者與被征服者內部的反叛者、同情者以及野心家之間的共謀。」佔領軍之後,緊跟的是由「特務部」管轄的南滿鐵道株式會社派出的「宣撫班」人員,負責組建地方維持會。這使這些「從來沒有機會被派到實地從事有意義工作的人,帶來了刺激......因為雄心壯志和艱苦條件是人生前進道路上一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通常不會輕易落到社會地位不高的人頭上。」而「幾乎所有的『維持會』都由政治上默默無聞者組成。」這些「大部分是不可靠的、品德和能力都令人懷疑的人」,也想乘機借外敵之力改變卑微的命運,而且「希望日軍成為他們的工具,按照他們的利益重建地方政權。與『宣撫班』的同床異夢,各懷鬼胎,卻不知道彼此都是臨時性地被利用了一回而已。」

「歷史研究越來越趨向社會史和小人物的研究。歷史是由芸芸眾生創造的,也是由芸芸眾生體驗茠滿A但在平常年代,小人物很難在歷史上留下痕跡。」將小人物作為研究對象,可以全方位地立體審視在秩序淪陷情況下的人性,無論在人類學,以及傳統文化影響,都是比較別開生面的研究。■文:龔敏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