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莫理斯塑造武俠偵探 辮子頭的「福邇摩斯」揭晚清香港典故

2017-07-31
■莫理斯寫作的新作品是偵探小說。 焯羚  攝■莫理斯寫作的新作品是偵探小說。 焯羚 攝

假如世界上最偉大的偵探福爾摩斯不是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人,而是生於晚清的中國人?假如他屢破奇案的地點不是英國倫敦,而是遠東一隅的晚清殖民時期香港?

學貫中西的劍橋博士莫理斯發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將風靡全球的《福爾摩斯》搬到香港,執筆寫成他闖進文學世界的首部作品《神探福邇,字摩斯》。書中福邇穿梭於老香港的大街小巷,偶遇不同的歷史名人,更會施展武功與兇手上演飛沙走石的場面!■採、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陳添浚

莫文蔚哥哥莫理斯在劍橋大學時曾想過主修英國文學,但後來因獎學金對主修科目的限制而最終選擇了法律,但在學期間他一直有寫小說的習慣。籌備三年,其間飽讀歷史典故,一年前動筆,莫理斯終於憑《神探福邇,字摩斯》一圓作家夢。

莫理斯原來和《福爾摩斯》早有不少淵源。莫理斯小時候已經是《福爾摩斯》的粉絲。不單如此,故事中的大反派、福爾摩斯終生的宿敵Professor Moriarty的中文譯名是莫理亞提教授,與莫理斯名字中的「莫理」同音,而主角名字「摩斯」又與「莫理斯」(Morris)的讀音非常近似,所以莫理斯早已將自己代入成故事中的主角,好像故事是為自己度身訂做一樣。

辮子頭、拉二胡的福爾摩斯!

其實《福爾摩斯》的改編作品歷來多不勝數,但故事一般設定在西方世界。早於三、四十年代就已經有福爾摩斯與納粹黨對決的改編作品,而最為人熟知的當然是由「卷福」主演、將十九世紀英倫搬到現代英倫的BBC版本。游刃有餘地遊走於中英歷史和文化的莫理斯本人也有看過BBC的改編作,正是在期間產生了要把《福爾摩斯》帶到香港的奇想。「既然《福爾摩斯》可以從維多利亞時代搬到現代,為什麼不能更進一步連地理、國籍、文化也一併轉移呢?」於是,福爾摩斯搖身一變成1880年代期間身處香江的福邇,書本封面的偵探剪影也由標誌性的獵鹿帽(deerstalker)變成了清代的辮子頭。

將本名的「爾」改成「邇」,原來也有段故。晚清洋務運動時期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的橫匾寫了「中外禔福」四字,語出《漢書.司馬相如傳》「遐邇一體,中外禔福,不亦康乎?」。向來以天朝自居的中國在晚清時期卻不再宣示權威,只祈求與各方相安無事,是晚清積弱的真實寫照。而書中的「福邇摩斯」就是當年曾越洋留學,希望透過洋為中用改變中國人在晚清處境的知識分子。

為了更切合晚清的歷史背景,莫理斯也對原著的人物特色作出了別出心裁的修改。原著的福爾摩斯擅長拉小提琴,中國版則改拉二胡;原著福爾摩斯是吸食可卡因的癮君子,來到莫理斯筆下卻改吸鴉片。「原著後期把福爾摩斯染上毒癮一事淡化,但我把這條故事線重新發展。而且當年中國就是因為鴉片問題而被迫割讓香港,福邇作為一位期望利用西洋知識改變中國命運的知識分子,豈料自己卻先染上鴉片毒癮,實在是一大諷刺。」莫理斯說。

武俠元素反思「義」

在莫理斯的神來之筆下,原著中的武打和科學情節也獲得重生,更因為同時加入中西元素混合而碰撞出不少新火花。「原著主角是位科學家,發明了新的驗血方法,但這點一般為影視改編忽略。但破案其實往往離不開科學鑑定,而且法醫學之父更是一位中國人,也就是南宋提刑官宋慈。因此我更加名正言順地把故事搬過來中國。」

本身是金庸小說發燒友的莫理斯也透過加插中國武俠元素革新原著中的武打情節。原著福爾摩斯其實也是身手敏捷之人,與莫理亞提決一死戰時就使出了日本柔道,又同時精通西洋拳。這次福邇則被莫理斯塑造成一個如《史記》所描述「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爭x」的俠士,除了「武」功高強外,更是行「俠」仗義、重然諾的好漢,可謂俠骨柔情。

但「俠」的精神又往往與不近人情的「法治」衝突,韓非子就曾批評「俠以武犯禁」。典型的武俠故事都發生在一個無政府主義的空間,容許主角快意恩仇,而不需考慮法律後果,但在一個偵探小說的框架裡,福邇作為一位堅信法治、維護法紀的偵探,他必須摸索怎樣化解為人解冤除難的「義」和偵探維護法治的「義」的矛盾。例如福邇必須施計引出意圖殺人的罪犯,掌握證據才能把兇手繩之以法,但過程中他又會起惻隱之心,發現對方情有可原,覺得應該在對方出手前勸他懸崖勒馬。所以「俠義」的不同文學性理念都在莫理斯的創作中得到反思。

當福爾摩斯遇上中國歷史名人

另外,福邇雖然是一個虛構的人物,但就如1974年出版的改編作品《百分之七的解決》(The Seven-Per-Cent Solution)中讓福爾摩斯與同時代的心理分析師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相遇,莫理斯也在自己的小說中讓主角與中國歷史同時代的名人邂逅,使故事虛實交錯,妙趣橫生。作為一位偵探,福邇想要進入案發現場就必須先跟警察打交道。莫理斯翻查歷史,發現當年警隊首長田尼(Walter Meredith Deane)麾下竟然有唯一一位名叫William W. Quincey的華人督察。因此,Quincey就被莫理斯順理成章安排為福邇的密友。

無論你是偵探小說死忠、歷史專家、武俠小說狂迷、甚至是研究互文性的文學愛好者,都可以從《神探福邇,字摩斯》這部曲折離奇、不同元素層層交疊的偵探小說中找到驚喜。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