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反對派傾頹 圖搞「大和解」

2017-08-13
■反對派想搞「大和解」「合流」。 香港文匯報記者莫雪芝  攝■反對派想搞「大和解」「合流」。 香港文匯報記者莫雪芝 攝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治祖)「港獨」分子此前與傳統反對派互相攻擊,但雙方聲勢均大不如前,竟想搞「大和解」來「合流」。多名「社運」中人、前學運領袖、政黨成員昨日聚首一起,聲稱自違法「佔領」後,反對派情況越來越差,又認為反對派內部矛盾源於對中央的研判,故應盡快「全面抗共」,不可能再以安逸舒適生活方式處理,希望找出共同可行方向、求同存異。

「公民聯合行動」昨日舉行名為「全面打壓下──民主運動的對策初探」的論壇,邀請了「佔中三丑」之一戴耀廷,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鼓吹「自決」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社民連「長毛」梁國雄,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民主黨成員、「民陣」召集人區諾軒出席。

周永康稱,自從違法「佔領」後,反對派情況越來越差,「這些日積月累令人覺得好累、不知如何行落去,令人心酸。」他認為,大家應要辯論問題,找出共同可行方向、求同存異,希望未來有更多類似的更多討論會,「社運需要有溝通文化出現。」

稱陣營在戰線上難生存

黃之鋒則稱,由非暴力和平公民抗命到取消議員資格、「強力部門」事件,公民社會動員疲勞,大家顯然未準備好進入威權體制,反對派陣營在戰線上生存並不容易。

馮敬恩則稱,反對派內部矛盾源於對「中國」的研判,故應盡快「全面抗共」,還是在「曖昧空間」讓港存在達成共識,又聲言香港應要進入「全面反共、抗共」,才能「抗衡中共」,在港從事「反抗運動」亦必然要預計受到壓迫、打壓,不可能再以安逸舒適的生活方式處理。

他續稱,議會內的反對派如何成為有效的反對派需由議員思考,在體制內反對時應拿出道德勇氣,而不是做安逸的反對派。

狡辯難政治申辯 抗爭「白搞」

不過,梁國雄反駁稱,在本港法庭抗爭與其他地方的政治抗爭不同,當事人不能在法庭上作政治申辯,只能就刑期求情,故認為即使香港發生幾多次「雨傘運動」或「魚蛋革命」都會只是「白搞」。

梁天琦認同,香港「反抗運動」出現疲態,是因為過去對法治社會的理解所做的抗爭都較為舒服、代價較少,但在「專制」下從事「反抗」則要坐監、被剝奪自由。

他續稱,社會上有不同人,凡有人提出主張,定有反對及支持,「如果目標是民主社會,一定有分歧存在」,認為縱然分歧不斷,但爭取民主者應有「民主機制」,不應「自己人打自己人」,「你話我左膠、我話你排外法西斯......我覺得在facebook上,是好差工具,助長我們留在同溫層,標籤人]係鬼、人]係共謀、拖後腿。」

戴耀廷就聲言,當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8.31」決定是分界線,中央可以給香港的自治、民主,原來並不是港人一直所想的,充其量是「威權式」的,並稱港人不能再相信香港基本法框架,「要實現自主,基本法不能做到」,故要準備「長期抗爭」。

他又稱,中國可能「崩潰」、「碎片化」,聲言若將問題想得遠一些時,未來是中國「四分五裂」或「聯邦中國」,香港現在談的「港獨」、「自決」就分歧不大,「共通都是想主權在民,追求港人可以自主地管理」云云。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