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 昨日紀】鄒曉麗老師

2017-09-11

陶 然

大學同班群組忽然傳來聚臣發出的訃告: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著名語言文字學家鄒曉麗先生,因病醫治無效,於2017年8月31日17時3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0歲。

看到之後,不免一驚。聚臣大學畢業後留校,與鄒老師由師生關係變成同事,而我自那年離開,雖然回過母校多次,但跟任何當年老師都沒有什麼聯繫,印象中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後期,我住北師大賓館,有一次逛校園,碰到正在校園騎茼萓璅悚滌邢s國,他低我們一年級,留校,到底說了些什活A早忘了,無非是打個招呼吧。

後來為慶祝校慶一百周年,母校出版社計劃推出一批書,鄭君禮副校長建議出一本關於我的研究集,由當時的北師大出版社總編輯馬新國具體負責。此書當然不會由我編,同學好友曹惠民教授挺身而出,由他主編,於是,厚厚的一本《閱讀陶然:陶然創作研究論集》便在2000年9月問世了。我在留校的楊聚臣陪同下,去齊大衛老師家裡坐過,以前聽過他唱歌,非常好聽。

再有一次,也是由楊聚臣陪同,去看望同樣住在校內的寫作課老師劉錫慶教授,記得當時他送了一本他的著作,並且笑言:「當年我還看不出你會成為作家,你們班我那時看好的是張詠梅和錢曉雲。」這我也清楚,她們的作文常常貼堂示範。錢曉雲是當年全國文聯副秘書長、著名作家、藏書家阿英的小女兒,當初開學時,她由小車送來,那時沒什麼私人小汽車,不免引起小小震動。

後來,一幫同學還曾去她家,參觀阿英的藏書。她的男朋友,是《文藝報》編輯,在我們這幫文科大學生眼裡,自然是文壇小權威,會圍茈L問長問短。但他從沒到過我們宿舍,我也沒有見過他,只是風聞而已。只是後來好多年了,我回北京,兩次見過錢曉雲,一次是在鼓樓的竹園賓館,一群北京同學在那裡聚會,另一次是我應上海作家周佩紅之約,去團結湖看錢曉雲家。

我一向跟老師們都不太親近的,不是不尊敬,而是無力打成一片。鄒曉麗老師大概是比較例外,因為大學一年級時,我住校醫院一個月,缺課。教古代漢語課的鄒老師怕趕不上進度,便叫我每晚到他家裡補課,至今難忘。我當然懷念鄒老師,但受個性所限,即使到了北京,也不會主動去聯繫。一方面覺得不宜打擾,另一方面也常常就是三幾天,以北京城之大,交通又擁擠,一天只能辦一件事情,結果許多東西便只好放棄了。

其實我懷念的,還有鄒老師的先生張恩和教授,他也在北師大,當時是我們的現代文學課老師,教課時他常常舉出各種說法,最後拿出他的見解。課後,同學陳啟智曾對我表示,讚賞他的教課方式。我還記得他教魯迅的作品《傷逝》時,應該是冬天吧,他圍茬礞y,當時在我眼裡,活像魯迅小說主人公涓生。他們遊走校園,是當時我們眼中的一對才子佳人。後來,張恩和教授也被調去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那已是我離開學校很久的事了。

如今,鄒曉麗老師遠去了,更早的,劉錫慶、齊大衛老師也不在了。也許,塵歸塵,土歸土,人人的歸宿都一樣,但即使如此,鄒老師和其他老師大去,總叫我們這些活茠漱H悲傷,這也是人之常情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