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教師待遇和操守

2017-09-11

潘國森

上回談到改善香港教師團隊整體表現一事,有兩個方向要做,一是改善待遇,一是正視教師失德和約束教師守法。

政府先從幼稚園教師的薪酬和福利入手,但是中學巧立名目聘用所謂「教學助理」而製造「同工不同酬」的疵政也不可忽視。

教學助理的入職要求跟常額教師沒有差別,個別也還要負責日常課堂教學或批改作業,但是工資差了一大截,可以說是「二等公民」。產生這個畸形現象是因為現時中學教師行業是一個買家市場(buyer's market),起因是教師供應過剩而學校教席需求不足,於是校方可以肆意剝削新入行的年輕人,以低於常額教師的工資聘用這類「廉價勞工」。如果政府增撥教育經費,應該降低師生比例,即時取締這種辦學團體不肯尊師重道的惡習!

教師升遷的制度也是長期不公,現時中學教師升級不升級,對工資影響很大,「學 位 教 師」(GM)升為「高 級 學 位 教 師」(SGM)月薪會大幅跳點,這是借用公務員薪級表帶來的弊病。現時升不升級沒有公平、公正、公開的準則,許多中學校長「任人唯親」是教育界長期詬病的陋習,處理辦法是檢討現行薪級制度。

而另一個毛病是教師必須參與行政才有升職的機會!但是教師的主要任務是教學而不是行政,修讀短期課程不會令一位好老師忽然搖身一變而成為高效的行政專才。香港的中學應該另外聘用行政人員,讓教師只要專心教學亦有升遷的可能。

現時香港的中小學制度入面,校長的權力過大,教師的升遷評核都極有可能一個人說了算。假如小人竊據高位,就會出現隻手遮天的情況。新學年香港就出現一宗要勞動教育當局介入,撤換校長的大新聞。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只是冰山一角,事態沒有那麼嚴重的違規學校諒必還有,只是未有去到這樣嚴重地步而已!學政改革當然會觸及不少「既得利益者」的特權,曾有一位宗教界名人以交回數以百計中小學的辦學權來要脅政府!

二零一四年爆發非法「佔中」之後,社會大眾對個別大學教師、中學教師的私人品德有了全新的認識,簡直大開眼界!然而教師團隊,以至香港社會道德標準嚴重下滑的分水嶺,還可以追溯到二零一三年「粗口教師」林慧思在鬧市辱警和阻差辦公一事!校方和背後辦學團體的包庇,更令一眾「粗口教師」有恃無恐!

宗教組織的高級傳教士指使和鼓煽信眾用粗口罵人來宣洩個人不滿情緒,對此筆者無話可說。不過在約束教師參政時的操守,倒也可以學習「先進國家」!歐美許多國家都任由教師參政,但是多有規範教師不可以在課堂內推銷自己及所屬政黨的取向。要講,只能講學界有共識的流行學說。更不要說私自帶領學生去遊行示威,或者跨過校方和家長讓學生直接接觸外面的政團。

我們講四個「M」的產業管理,第一個「M」就是人,也就是人力資源,在教育產業主要是教師。去除沉貌爾穭ㄝe易走呀! (再談香港教育沉說D之三)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