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古寺,幽遠在現實的明媚中

2017-09-25
■《古寺巡禮》的翻譯者譚仁岸副教授。■《古寺巡禮》的翻譯者譚仁岸副教授。

在同屬漢字文化圈的東亞,佛教文化與藝術乃是中日兩國共同的文明資產。日本哲學家和C哲郎(1889-1960)在他的《古寺巡禮》一書中,感歎了日本奈良佛教古剎的藝術魅力和價值,也對背後的文化發出了更多的讚美和抒懷。文化是共同的精神家園,對於中國與日本而言,相似的文化歷史背景,也構成了未來世代友好的堅強基石。■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徐全 、圖:資料圖片

翻譯《古寺巡禮》一書的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副教授譚仁岸,在日本一橋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專攻近現代中日文學史、日本思想史的他於自己博士就讀階段完成了此書的翻譯。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日前訪問的過程中,譚仁岸表示,《古寺巡禮》一書的譯介,對於中國民眾深入了解日本文化,能夠起到更好的橋樑作用。

原作者乃京都學派人士

京都學派乃是日本思想史中非常重要的學術流派,其領域涵蓋了哲學、歷史學、法學等。在研究方法論上,京都學派主張融匯貫通東西文化。《古寺巡禮》的作者和C哲郎便是這一學派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據譚仁岸介紹,《古寺巡禮》一書出版於1919年,乃是1917年和C哲郎前往奈良旅行時寫下的遊記。那時的日本,正處於大正天皇時代,這是一個已經經歷了明治時期的文明開化、正逐步全面歐化的歲月,日本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民眾的精神面貌也較為進取、積極和樂觀。《古寺巡禮》就是在這一背景下誕生的。

譚仁岸表示,自己翻譯這本書大概用了一年左右的時間,初衷乃是受中國內地的學者託付,加上自己也覺得這本書不錯,所以對《古寺巡禮》進行了認真的翻譯。雖然和C哲郎乃以研究尼采哲學為優勢,但是在寫作《古寺巡禮》這本書時,卻表現出了一種極為特別的感性和澎湃。譚仁岸告訴記者,由於和C哲郎這本書在本質上是鑒賞日記,其用字多採取深入的場景描寫和文學式的抒情筆調,這為翻譯增加了不少的難度,但是也顯現出了這本書在內容上的文化價值。

對佛教藝術極為推崇

關於《古寺巡禮》的主旨,譚仁岸特別向記者表示,這並非是一本探討佛教教義的書,而是重點講述奈良寺廟中的佛教藝術。從這個意義上看,《古寺巡禮》既是藝術評論,也是一本帶有文化史研究性質的書籍。據譚仁岸介紹,作者在寫作這本書的時候,搜尋了大量的資料和文獻,在觀察視角上,具有青年學者特有的熱情和大膽。譚仁岸特別向記者提及,在日本,名人的遊記頗多,但是有關奈良佛教藝術的鑒賞記,《古寺巡禮》應該是第一本。

作為一名哲學思想家,和C哲郎對東西方文化比較具有非常獨特的見解和認識。譚仁岸說,和C哲郎對中國古典文化極為推崇,而奈良古寺在文化上和中國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該書可以看作是中日古代文化交流的一種比較獨特的概述和總結。另一方面,譚仁岸指出,和C哲郎並沒有將佛教藝術局限在東亞的文化圈中,而是一直上溯到了印度、古希臘的文化淵源。譚仁岸認為,對於一個青年學者而言,和C哲郎寫作這本書時所表現出來的文化審美非常深邃:他比較了日本的佛像和西方的雕塑,認為西方的雕塑乃是人類願望的理想投射,而日本的佛像則更像是彼岸之超越者在人體上的神秘顯現。由此可見和C哲郎對日本佛教藝術的推崇。

開闊的文化觀

近現代的日本史本身是一個曲折的歷程。經歷了明治時代的文明開化和大正時代的全面歐化,日本卻最終在西化和國粹之間選擇了後者,並且將其作為一種戰爭動員的精神資源。在昭和日本時期,國家神道高於佛教,因為神道乃是用來培養國民的國家認同。這種在極端民族主義煽動下形成的國家意識顯然帶有非常強烈的排外性、攻擊性。

但閱讀《古寺巡禮》,則完全不會得出一種國家主義的叫囂之感。譚仁岸說,書中抽離了時空背景的古剎和佛像似乎是在將參觀者從喧囂和不安的現實中帶入到古寺的柔美和寧靜中。這種略帶有小資情調的抒情作品顯然與昭和時代日本軍部倡導的精神相違背。因此,譚仁岸告訴記者,在日本軍部專權的年代中,《古寺巡禮》曾被禁止再版,恐怕是因為它無法成為軍部動員國家的工具,卻提供了反效果的資源。

這或許就是《古寺巡禮》一書最為重要的價值。翻譯此書的譚仁岸認為,這本書的確是一本向自己民族文化致敬的作品,但是它並非將民族文化限制在狹隘化的論述之中;作者和C哲郎以非常開闊的視野和胸懷甚至是文明觀對奈良各個古寺中的佛教藝術進行了深入考察,將多元文化的包容與審美格局呈現在書中。文化並非是排他的產物,這可以看作是《古寺巡禮》的最大傳播價值。

如今,古寺,幽遠在現實的明媚中。戰爭的時代已經過去,軍部專權的歷史在日本也早已結束。那段黑暗的日子真的不應該再回來,因為無辜的人們都為那場戰爭付出了極為巨大的代價。雖然戰後的日本經歷了巨大的變化,但是奈良的這些古寺仍然是古寺,在講述千百年滄桑的故事。我們尋找唐宋遺風,最好的去處就是佈滿了古寺的日本奈良。在這些古寺中,有唐招提寺,當年中國的鑒真和尚曾經前往日本弘法講經;同時,這些古寺也見證了日本派出遣唐使來到中國的歲月。這些故事同樣不應當被後人忘記。這些故事最終的主題只有一個:和平。這是古寺本身的精神意義和坐標,也是中日兩國世代友好的堅定追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