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年輕插畫家章柱基 繪小燈人閃耀香港

2018-01-19
■Kila和第一件小燈人作品「小地藏」放大版。張岳悅 攝■Kila和第一件小燈人作品「小地藏」放大版。張岳悅 攝

常在路邊地盤見到一閃一閃的工程燈,在夜間帶來溫馨的提醒,而在本地年輕插畫家章柱基(Kila Cheung)的筆下,道路警示燈紛紛變成人類,被繪畫成不同的樣貌及穿荂A成為「小地藏」、「小運動員」、「小摔角手與小貓」、「小土人」等趣怪可愛的角色,他也為這些從不顯眼卻為大家照明的小黃燈,帶來了一點注視。

Kila數月前以路上常見的道路警示燈作為媒介,打造出名為「Twinkle Twinkle Little Guys」的30天藝術計劃,連續30日把小燈人放置在香港的不同地方,風雨不改,吸引眾多網友關注並跟隨找尋它們的身影。他原定在計劃完成後把小燈人回收,可惜最後大部分作品都失蹤了,只能找到其中7件,他坦言曾感到不開心,因為部分作品的快速消失,使很多觀眾失去欣賞的機會。是次Kila於香港尖沙咀「海港城.美術館」舉行《Twinkle Twinkle Little Guys一閃一閃小工程》展覽,重新繪畫30個小燈人,讓新舊朋友相遇的同時,亦同場展示巨型小燈人「小地藏」及標明30個小燈人過去快閃位置的手繪地圖,另有30日快閃活動的照片,使觀眾可以從中了解更多快閃期間的有趣故事。展覽於即日起至1月21日。

街頭經歷豐富作品故事

據介紹,小燈人代表茩輕鉹ㄕP的人,更標有不同的名字,例如:小地藏、小和平人士、小運動員、小PC 167、小關公、小娘娘、小月王子及小我們等,他更為每一隻小燈人配了一句說明的文字,如曾擺放在文匯街停車場旁巴士站的「小塵」,他這樣寫道:「人多車多,讓我的肺積了塵。」

如此多的趣怪角色,不由問Kila的靈感由何而來?他答道:「因應每日的不同感受,當我做到十幾日時開始想不到應該畫些什麼,就畫了一隻『小煩惱』出來。」而關於小燈人的擺放位置,Kila表示曾考慮過將其擺放在著名的景點,但後來發覺日常生活中的細微位置也有獨特的吸引力,「有一隻『小月王子』,當日我剛好在灣仔聽完一場演唱會,想起附近的日月星街,便將它放了過去,比較隨意。但有些在繪畫的過程中已經有了方向,比如有一隻『小再見』,我一早便決定將它放在紅磡,那裡的殯儀館正是講再見的地方。或者有些想不到擺放地點,我會周圍行下碰下運氣,看看哪裡會更適合。」關於巨型小燈人「小地藏」的理念,Kila解釋,工程燈每日在路邊提醒我們要小心危險,就好像日本擺在街邊寓意平安的地藏菩薩一樣,於是便有了首件作品「小地藏」。

在擺放小燈人的過程中,Kila也遇到了不少趣事和難忘的經歷,即使當日恰逢8號風球,Kila仍然沒有失約,披茷B衣將「小狗Rocker」帶到城門河的橋上,而放在長洲的「小賓客」,則成為一對情侶第一次約會的內容,也有不少人將尋找小燈人作為約會或娛樂的活動,或者某日放工回家途中的偶遇驚喜。這些與觀眾互動的過程對Kila來說別具意義,而街頭的經歷也使作品內容變得愈加豐富。

赴日研修開眼界

Kila生於香港,香港理工大學畢業,是全職藝術家,從事繪畫、雕塑創作,兩種介質互相啟發。Kila曾獲得香港設計青年才俊獎,於2017年往日本研修,並開始了木雕創作。他認為人不要太成熟,要保持好奇心,有勇氣反叛,有時間發夢。

在日本研修階段,他主要在藝廊從事策展工作,也藉此認識了一眾國際級藝術家。「這段經歷使我打開了眼界,了解具有國際水平的藝術家的藝術修養和工作態度,也學習到為這類藝術家策劃的展覽應該做到怎樣的水準。未來半年我會去台灣的藝廊研修,也為認識台灣的藝術市場,台灣的市場包容性更大,而日本則有配套相對完整、在亞洲具代表性的藝術市場,令藝廊和藝術家合作更為緊密,互相扶植,甚至會促進地方文化旅遊,在這方面日本做得很好。」他說。■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