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托馬斯·弗里德曼: 在加速時代,為何要感謝「遲到」?

2018-02-12
■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L.Friedman) 網上圖片■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L.Friedman) 網上圖片

曾以《世界是平的》、《從貝魯特到耶路撒冷》、《凌志車和橄欖樹》等著作享譽全球的《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L.Friedman),帶來新書《謝謝你遲到:以慢制勝,破題未來格局》(Thank You for Being Late),其簡體中文版由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於今年1月出版。

早在2006年,弗里德曼出版《世界是平的》時曾提出:全球化進程下的科技和通信領域閃電般的迅速發展,使全世界的人們可以空前地彼此接近,世界漸漸變得平坦。弗里德曼原本以為書裡面的分析架構還能用好幾年,但沒想到,這個世界從2007年就開始出現巨大的轉變。■文:潘啟雯

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如弗里德曼所言,很大程度是拜摩爾定律所賜--任何一個事物,如果多年保持2倍、3倍或4倍的增長,將會發生什麼?最終的數字會有多大?摩爾定律講的正是指數級增長:每兩年微芯片的處理能力就能翻一倍。

弗里德曼認為,摩爾定律的持續加速會對科技產生巨大影響。但是,弗里德曼認為今天的世界機器更加複雜。因為並不僅僅只有技術變化進入了棋盤的下半場,還有其他兩個巨大的力量也是如此:即市場和大自然。

「市場」是弗里德曼對全球化加速的簡稱。商務、金融、信用、社交網絡的全球流動以及互聯互通的能力將市場、媒體、中央銀行、公司、學校、社群以及個人緊密地編織在一起。信息和知識的流動使我們的世界不僅相互聯繫得越來越緊密,甚至過於緊密。「大自然」則是弗里德曼對氣候變化、人口增長以及生物多樣性減少的簡稱。所有這些都在持續加速,並也已經進入了棋盤的下半場。

由此,弗里德曼得出這樣的一個結論:市場、大自然和摩爾定律的同時加速構成了「加速時代」,這就是我們現在身處的時代。

「超新星」力量重塑一切

葡萄酒講究年份,歷史也一樣,弗里德曼說2007年是個重要拐點,也是「歷史上的一個大年」:2007年不僅誕生了iPhone手機,還有一群新公司(如愛彼迎、臉書、推特、改變網等)和新產品(如安卓系統、Kindle、高電介質金屬柵極、具有認知能力的機器人等)在那一年前後出現,以及硅基芯片、軟件、存儲、傳感器、大數據、DNA測序等領域的技術進步,創造了一個新的技術平台,弗里德曼稱其為「超新星」(即雲端科技)。

「超新星」或「雲」,將所有不同形式的能力,包括機器的處理能力、個人的力量、思想流動的威力,以及全人類的力量,都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許多機器現在能夠擁有人類的五種感覺,還擁有處理這些感覺的大腦。在很多情況下,機器現在可以自己思考。

這顆「超新星」還正在極速地擴大並加速流量的力量。新思想、診療建議、發明創新、誹謗、八卦、協作、匹配、借貸、貿易、交友、商務及學習,都可以在全球範圍內傳播和流動,並且正以一種前所未見的速度和廣度發生。這些數字的流動將「超新星」的能量、服務和工具帶到了全世界,任何人都可以融入這種全球流動,開辦新的企業、參加全球辯論、學會新的技能,或是分享他們的作品和愛好。因為「超新星」能夠釋放出超級強大的能量,並正在重塑我們周圍的一切,小到我們如何呼叫出租車,大到國家的命運前途,就連我們最親密的個人關係也為之改變。它為個人和小團體創造了巨大機遇來拯救這個世界,或將其毀滅。

科技創造更多新職位

要讓「加速時代」變成我們的親密朋友還是致命敵人?弗里德曼建議我們必須「讓新發現的個人之力、機器之力、眾人之力以及流動之力成為我們的朋友,成為我們在不可逾越地球邊界的情況下創造豐富資源的工具,而不是我們的敵人」。當「加速時代」的颶風來臨,我們該如何在風中起舞?身為樂觀主義者,弗里德曼認為,我們需要「重新思考員工和僱員、學生和教育機構、政府和公民之間的契約」。

弗里德曼坦言:工作不會消失,但是好工作所需的技能要求卻在提高。換言之,技術進步或者人工智能的大量出現,「終結的不是工作,終結的是工作的全新時代」。只要個人、企業和政府致力於終身學習,機器人不會搶走所有工作飯碗,科技甚至會創造出更多新職缺。

對於職場新人來說,中產階級職業被「向上提升」(pulled up)得更迅速,門檻也正在快速提高,由此需要更多的知識與教育,才能夠有成功的表現。為了能競爭得到這樣的工作,弗里德曼認為,需要提升3R技能:閱讀(Reading)、寫作(Writing)和算術(Arithmetic),以及4C技能:創造力(Creativity)、協作(Collaboration)、溝通(Communication)和編程(Coding)。

在此同時,每份工作也被「撤出」(pulled out)得更迅速。這導致工作者必須更加自我激勵、努力不懈、堅毅地學習新技能或社交情緒技巧,通過終身學習,使自己比機器人及其他任何有技能的外國人領先一步。每份工作也被「向下拆解」得更迅速,不但更容易被拆解、外包出去,過時的速度也會更快速。這導致需要在每一個層面,展現出更多的創業家思維:持續尋找新利基、新機會,以開創可以賺錢和創造就業的事物。

人為何需要放慢速度?

深入觀察和研究,弗里德曼發現當今世界的一個悖論:世界變化得越快,市場、大自然和摩爾定律這三股巨大的加速力量對我們生活方方面面改變得越多,每個人就越需要放慢速度,夯實足以支持終身學習的強大教育基礎,並將自己錨定在強大的家庭和健康的社區之中,就像20世紀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弗里德曼從小長大的那個明尼蘇達一樣。

世界的變化越快,那些你無法從網上下載的事物就變得越重要,而且這些事物只能通過古老的方式傳遞--通過好的老師傳遞給學生,通過好的父母傳遞給孩子,通過好的官員傳遞給市民,以及通過好的道德領袖傳遞給他們的社區。

聖路易斯公園正是政治哲學家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在他的經典著作《法國大革命反思錄》(Reflections On The Revolution In France)中所描述的那個他稱之為「小單位」的東西。在書中,他向社區致敬,認為這是一個健康社會的關鍵構件,也是產生信任的源泉。

在它們最好的時代,聖路易斯公園和明尼蘇達州為其公民提供了一個歸屬於相互交織的「小單元」網絡的機會,使人們可以歸屬於由信任組成的社區,這些良好社區顯然形成了歸屬感和公民理想主義的基礎。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