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素年滋味

2018-02-15

伍呆呆

自我改吃素食這幾年來,飯桌上屢屢被親朋好友以及新相識的朋友問及一個問題就是:吃素啊,你是否信佛之人?而我總是答非所問,告訴他們我在路上,是個在做夢的人。如此的回答總是令到問話的人一頭霧水,我也不解釋。

吃素的日子長了,身邊的親友們也慢慢地接受了,只是逢年過節的時候總還是有人覺得需得吃點葷腥才算是過了年節。我不以為然,每每到了年節,仍舊是一桌素菜,半壺素酒,清清淡淡地便也過了。我稱我的年為「素年」。

我不喜熱鬧,也不好應酬,這些年來也習慣了一個人過年,也不專程為了節日去拜訪親友,也不希望親友們要專門花時間來探訪我。久而久之,親友們也習慣了,一到節假日,門前車馬稀,我也落得輕鬆自在,時而在書房裡讀讀書,寫寫字,時而到園子裡給花草們修修枝,澆澆水,時而給我的寵物狗兒梳梳毛,剪剪指甲,日子便閒閒地過去了。相比之下,輕鬆之餘,心底又充實無比。

其實從前我也喜歡過熱鬧。小一點的時候喜歡過年的爆竹煙花,領了長輩們給的利是錢,幾乎都是去買了爆竹煙花,和小夥伴們聚在一起,大街小巷地笑鬧,看煙花璀璨,聽爆竹轟鳴,覺得那才是「年」的樣子。

到了青春飛揚的時候,年便也是飛揚蚢L的,年除了是一大家子的團聚,也是和年輕的朋友們聚在酒吧恣意揮灑地暢飲,也是一群年少的人在旅途中的探索和享受。那時我最喜歡的,是過年的時候外出旅遊。這些年來我根本不選擇在過年的時候外出,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源於春運。如今什麼都能往「文化」上面扯,春運也被「扯」為中國特有的文化現象,對於這種「文化現象」我倒是不敢苟同,或者至少這種文化現象確實不那麼文化。

每到春節期間,無論海陸空的運輸都是人滿為患。全國各地的公路上汽車排成長龍,常常要堵上幾天幾夜才能滿身疲累地到家。而全國各地的火車站也都是人山人海,春運期間的新聞報道便常常能看到這個火車站擁堵荋X十萬人,那個火車站也擁堵荋X十萬人,新聞媒體發出來的圖片也很是嚇人,不管是大大的廣場,還是小小的候車室,成千上萬的人擠在一起,不是像沙丁魚罐頭,就是像肉罐頭,看起來,圖片上蔓延茪@股濃濃的葷腥味兒。

而在這股葷腥裡,卻是瀰漫茬o些在路上的人夢的味道,他們在外面辛勞了一年,只有這一個假期,可以讓他們回鄉和家人團聚,可以讓他們把在外奮鬥了一年或者多年的成績向親人匯報。

我的師父也是一個「在路上」的人,但他更是一個智慧的人。每逢年關,師父一旦完成了手頭的工作之後,便馬上拒絕一切邀約,毫不停留地就坐上飛機奔向大洋彼岸,與自己的兒孫開開心心地在國外「避年」。國外不流行過中國的農曆年,也沒有「拜年」的繁瑣禮節,到了過年的時候,也不過是一家人圍坐在一起清清靜靜地吃一頓飯,團團圓圓地,也享受了難得的天倫之樂。師父的家人不吃素,但和吃素的我一樣,他們過的也是「素年」。

每個人都有夢,每個人的夢都不一樣,有的嚮往繁華,有的趨於平淡,無論繁華抑或平淡,我們都在走向實現它的路上。

希望有一天,所有擁擠在路上的人,有夢的人,都能安安心心地過個素年。如果有那一天,素年還素嗎?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