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天下第一狗」行世六千五百年 張華偉:摶土成器 器以載道

2018-03-10
■淮陽泥泥狗傳人張華偉。■淮陽泥泥狗傳人張華偉。

狗年言狗。此「狗」非狗也,這隻「泥泥狗」,乃與伏羲祭祀相生相隨6,500餘年的國家非遺。而今,泥泥狗瀕臨失傳的困境,身為傳人的張華偉憂心忡忡,他深知自古傳承有序的泥泥狗,不僅是器物,更是原始圖騰文化的延續,乃中華民族的圖騰。張華偉鐵肩擔道義,別具匠心研發大型泥泥狗,賦予這一古老的泥玩具新的生命力。■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童心 河南報道

泥泥狗傳人張華偉的家,與淮陽太昊陵近在咫尺,而他幼年所讀的小學坐落在太昊陵陵園裡。

太昊陵是中華人文始祖太昊伏羲氏的陵廟。因太昊伏羲氏位居三皇之首,太昊陵被譽為「天下第一陵」。每年二月初二,太昊陵舉行祭祀活動,不少海外華僑前來認祖歸宗。這一祭祀自古綿延不絕,至今6,500餘年。

張華偉從一出生,就承恩伏羲氏光環的蔭庇。不過,幼時他難以讀懂伏羲氏,他只是喜歡「二月會」的人山人海,喜歡廟會上兜售的、以黑為底色上繪五顏六色點與線的絢麗多彩泥泥狗玩具。

這充滿神秘色彩與原始意蘊的黑底色泥泥狗,流傳至今也6,500餘年了,與伏羲祭祀並駕齊驅。

「泥泥狗與伏羲氏祭祀文化相生相伴,它是守護太昊陵的『陵狗』或『神狗』,是中國流傳至今的最古老的玩具。也是唯一黑色底的傳統玩具。」張華偉說。

源遠流長 中華民族圖騰

淮陽泥泥狗是淮陽太昊陵「人祖會」的泥玩具總稱,為紀念伏羲、女媧摶土造人育萬物而製,是原始圖騰文化下產生的一種獨特民間手工泥塑藝術,被專家譽為「真圖騰」、「活化石」、「天下第一狗」,已入國家非遺名單。「泥泥狗」的名字只是一種統稱,實際上除了狗,還包括眾多的奇禽怪獸,如九頭鳥、人頭狗、人面魚、蟾蜍、蜥蜴、豆蟲、蠍子等。

在張華偉的工作室,陳列茪@些泥泥狗展品,雖然品種各異,但皆通身黑底色,其上用大紅、桃紅、白、黃、綠五種色畫出點與線組合而成的生殖圖案和其他符號,線條稚拙而生動,色彩絢麗又不失沉穩和諧,艷而不俗。泥泥狗超自然的體形,映現了原始圖騰藝術的魅力;它的造型古樸敦厚,呈現蚨ˇ鼎M古陶的意蘊,尤其是渾身黑底色渲染茪@種神秘與原始色彩。

實際上,浸淫泥泥狗幾十年,張華偉不僅只是一個傳人,尚是泥泥狗文化研究領域的專家,他業餘還研讀肇源於家鄉淮陽的八卦易經。他說,泥泥狗的五色體現了八卦五行的思想,泥泥狗的生殖圖案或造型,體現了原始社會的生殖崇拜。

在各類泥泥狗作品上,「明目張膽」地呈現了生殖器官符號或造型,尤其是女性生殖器官的符號顯而易見。張華偉認為,泥泥狗的大部分主題旗幟鮮明地歌頌交配(譬如「雙頭狗」)、生殖、男女性器官,並且在正統儒家文化主宰的中原大地經歷了漫長的封建時代,依然存現,委實是一種奇蹟,更顯示泥泥狗頑強的生命力。

「原始社會,哪個部落人口多,實力就強,因此重視生育,進而產生了生殖崇拜。而泥泥狗誕生的時代是原始母系社會,以女性為貴,女性的生殖圖案在泥泥狗上體現得更為明顯。通身黑色的底色,是因為伏羲時代尚黑。」 張華偉說。

中原民俗文化學者倪寶誠認為,泥泥狗是中華民族的圖騰;淮陽地處中原,歷史上戰爭災害持續不斷,而泥泥狗可以穿越6,500餘年,伴隨茈鬵玨蔽薑憭えy傳下來,沒有斷代,沒被外來文化所衝擊,實乃罕見。且無論其色彩形態還是繪畫,都有很高的藝術價值。

推陳出新 賦予新生命力

或許是一直與泥土打交道,40餘歲的張華偉看來依然如泥土一樣質樸,和善可親。他指自己只是一介凡夫,因為傳播泥泥狗文化而受到外界關注,是泥泥狗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軌跡。

從自孩提時代起,張華偉對泥泥狗愛不釋手。15歲那年,張華偉跟隨舅父學習泥泥狗製作。1991年,19歲的張華偉去雲南服兵役,三年後退役歸鄉重操舊業,繼續泥泥狗的製作與泥泥狗文化的傳播。彈指間,20餘年過去,一些藝人因泥泥狗無以承載養家餬口之重,另擇他業謀生,而張華偉心無旁騖,安貧樂道,在泥泥狗領域一心鑽研,推陳出新,鼎新革故,終苦盡甘來有所成,是如今淮陽泥泥狗為數不多傳承人的傑出代表。

傳統的泥泥狗多達兩百多個品種,工序主要包括選土、除雜、盤泥、晾泥、造型、染黑、上色等環節。張華偉在這一領域躬耕幾十年,技藝爐火純青。在經過長久沉澱之後,他推陳出新,創製了一些新的品種,為泥泥狗家族增加了20餘名成員;而他最大貢獻是在泥泥狗的傳統原始元素基礎上,研製符合現代人審美觀點的大型作品,並因此聲名遠揚。

張華偉的大型泥泥狗作品高達70厘米,重20多斤。如果以製作普通小型泥泥狗的膠泥作為原料,則難以支撐如此規模的構架,而張華偉之所以能大功告成,一是因為他使用了澄泥(較膠泥更精細),二是因為他具有製作陶瓷的經驗。為減輕大型泥泥狗的重量,他一次又一次試製「空心化」泥泥狗,歷盡萬難終獲成功。

大型泥泥狗強化了空間裝飾性和觀賞性,超脫了小型泥泥狗只作為傳統玩具的藩籬,從而登堂入室,成為點綴現代居家生活空間的文化裝飾品。可以說,張華偉的創新,賦予了泥泥狗新的生命力,提升了它的價值。

張華偉的大型泥泥狗,曾受到李克強總理大加讚賞,也堂而皇之地走進阿里巴巴馬雲的辦公室。

器以載道 欲盡一己之力

與太昊陵祭祀相生相伴的泥泥狗生生不滅,持續了6,500餘年。往昔,每年的太昊陵「二月會」,是泥泥狗的銷售契機,它被逛廟會的人買回家,或者把玩,或者投進水井,以消災辟邪。淮陽當地不少人以製作泥泥狗為生,上世紀70、80年代,泥泥狗製作人員一度達千餘人。

如今,流傳了6,500餘年的淮陽泥泥狗,卻在當代面臨斷代危機。張華偉說,時過境遷,因泥泥狗收入有限,不足以養家餬口,不少人為了謀生而無奈放棄製作,因外出打工收入更高;另一方面年輕人也嫌棄泥泥狗製作「髒累苦」。因此,如今真正的泥泥狗傳人只有區區十幾名。

張華偉堅守了幾十年,且因創新製作大型泥泥狗,賦予其新的生命力,而境遇有所改善。不過,面對泥泥狗斷代的危機,他憂心忡忡。為使泥泥狗薪火相傳,生生不息,他每每走進校園,向中學生和大學生傳播泥泥狗文化。

張華偉表示,泥泥狗已傳承了6,500餘年,實屬不易,它作為遠古的民間藝術流傳至今,是一種原始圖騰文化的延續和拓展。雖然它只是一種傳統玩具,是一種器物,但器以載道,身上有中華文化的文脈和氣息,正如倪寶誠學者所言是中華民族的圖騰。

「泥泥狗已經傳承了6,500餘年,我希望它一直傳承下去,不要消亡。我願意為泥泥狗的傳承,盡我之力。」張華偉說。淮陽縣及周口市政府正採取一些措施,促進泥泥狗傳承。

據張華偉透露,下一步他將嘗試泥泥狗與陶瓷結合,使之珠聯璧合,為泥泥狗注入新的活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