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來鴻】深山最美的風景

2018-03-10

吳翼民

浙西衢州古城多山,去城數十里延綿不斷都是環環相套的深山,謂之紫微山脈,主峰水門尖高一千五百米許,也很有些氣勢了,與閩北、皖南、贛東諸山系相連接,是一個山的世界。

山一深一高,就有些看頭,崇山峻嶺是層層疊疊的蒼翠,深綠的是松、修長的是竹,還有各種各樣別的植物,如山杜鵑,亦即映山紅,介於灌木和喬木之間,比人工栽培的杜鵑粗獷得多,春風一度,一簇簇粉白艷紅滿山崖的點綴,還有怒放的山梨,於蒼翠艷紅中白得耀眼,山就更加嫵媚多姿。

樹、竹和別的植物都蓄水,把江南雨霧霜雪的滋潤都蓄了個充盈,山就顯得清新嬌嫩,像發育健美、水靈靈的少女,勃發茪ㄔi遏制的生命力。不知哪個山谷裡就響起一片潺潺的流水聲,循聲處拋出一匹銀光閃閃的瀑布,從高高的山崖上抖展開來,在陽光裡顯七彩霓虹,飛濺下千顆晶瑩的珍珠,然後就沖鑿出一個清澈的深潭,再沖刷出一條活潑跳躍的山澗,那山澗蜿蜒於山中,高高低低的瀉落,彈奏茼n聽的樂曲,多條小山澗匯合成大山澗,從深山一直吐湧到山外,歡快地歌唱荂B奔騰荂A最後變成溶溶漾漾的大河,或者竟至流出一個碧波千頃的湖泊。江南的山之所以秀麗,就是有水的緣故,山和水有機地組合,水活,山也活。

山是那麼的水靈,植被是那麼的豐富,於是就吸引來飛禽走獸們繁衍生息。這裡的飛禽最可人意,擔當茪j自然歌手的角色,到處唱,獨唱、對唱、重唱、合唱,有唱美聲的,也有唱流行的,還唱出了多聲部,都率性,唱的都是情歌,殊不知春天是愛情的季節,深山裡的鳥兒無拘無束、無憂無慮沐浴虓R的陽光雨露哩。除了飛禽,深山裡的走獸也不少,有野兔、野鹿、野豬......居然還有老虎和豹子。當地人言之鑿鑿說,有樵夫在夜間跟老虎遭遇過,那傢伙夜色中目光如炬,以燈照之,遍體條紋,便對視、對峙,有頃,老虎居然不戰自退,堪歎山大王全沒了威風。這大概就是世界最瀕危的華南虎了。有人不信這裡的深山有虎蹤,我信,緣為這山實在深不可測,虎是山的精靈,也深不可測,是此間豐富的生物鏈之制高點。捨此,這山就顯得小氣。不過,走獸們可不像飛禽那樣無憂無慮,山固然深,但人類的觸角無所不至,山下農家菜館就有源源不斷的野味供應。別說獐兔之類聞之喪膽,連山大王也不敢貿然露臉呢。我們期望荅酮藒M見茪偵礞@鱗半爪,是見茪F,只不過是小小的變色龍而已,即便如此,對我們這些久居平原城市的人來說也是聊勝於無吧。

深山裡是藏有好風景的,所謂的好風景應包含有峭壁巉岩、飛瀑深澗、古樹名木這些元素。當然,有了人文景觀更是相得益彰。衢州的深山裡多的是這些元素,一不留神就踩出一個風景名勝,衢州人早不滿足於有海內青霞第八洞天之稱的爛柯仙山和南孔廟這些名勝了,正努力向深山索要寶藏呢!於是藥王山和天脊龍門等一流景觀就應運而生。

衢州深山裡的景觀都是大景觀,雖不如五嶽和黃山這般大氣磅礡,在江南也可以傲視群雄了。便如天脊龍門陡壁上層層疊疊的人工棧道即是別處見不茠滿A足足兩公里長,還有山崖間一百餘米長的索橋,皆是自然和人工相和諧的傑作。我一向討厭所謂的高山索道,使得好山水就大煞風景。而衢州的風景開發非是畫蛇添足,而是畫龍點睛矣。

在藥王山深山的山道上,時能見茩邐於山道上的背夫背婦,他們佝茩I,低蚗Y,背上馱茩囿哄A手裡拄紘形的拐棍,一步一步向前走荂C他們所背何物?細一看,原來是沉重的水泥和黃砂,一二百斤重的分量,高高低低,上上下下的背,進出一趟,約兩個小時,所得報酬,二十元而已。他們背去的黃砂和水泥就用於山道的修築,崇山峻嶺間層層疊疊的道路都出自他們的雙肩啊!我仔細留意了,這些背夫背婦皆飽經風霜的模樣,精瘦,臉面粗糙、刻茞`深的皺紋,有的已然頭飛霜雪,他們在創造美麗的風景,自己身上卻失去了美麗的風景,而我們這些人連欣賞美麗風景有時也怕苦怕累,對照之下,不免感到愧疚。其實,眼前這些背夫背女即是深山裡的好風景哩,比什麼樣的風景都好。看荂A你會感悟到人的剛毅、人的偉大,你會更加熱愛好山好水,珍惜跟山水一樣美好的人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