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童年與故鄉,從未遠離的精神家園

2018-04-02

──評羅大佺散文集《童年的酸鼻子樹》

《童年的酸鼻子樹》

作者:羅大佺

出版:花山文藝出版社

一部好的作品,是需要慢慢品味的。《童年的酸鼻子樹》就是如此,一遍一遍地重讀也不會心生厭煩,而是會讓人愈加對命運和凡俗生活心懷感激。作者筆下的童年時光爛漫天真、妙趣橫生,生活、求學、玩樂、勞作的種種場景,自然地銜接成他的成長軌跡。這是一部懷念故鄉和童年生活,追憶成長歷程的懷舊散文集,充滿歡快、溫馨、樂觀的色彩,如一幅生活氣息濃郁的多彩鄉村畫卷。我想,能把童年和故鄉描繪得這般美妙和美麗的作家,一定是一個富有童心、熱愛生活的人。這讓我想起中國當代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

汪曾祺先生很多散文和小說作品中,對童年生活和故土風情的描繪,充滿童趣和「家鄉」的味道;對人世的滄桑、歲月的變遷總是於無聲處道來,話語雖輕、雖淡,卻最能打動讀者心底的柔軟,激盪起記憶深處的漣漪。羅大佺的文字也有這樣的魔力,會讓人靜靜地步入由他的文字營造的秘密花園,一同感受作者在那個特殊時代的童樂和天真。

汪曾祺曾在他的《我和民間文學》一文中,提到他編輯了四年《民間文學》,對其在文學創作上有較大的影響,甚至說「一個作家要想使自己的作品有鮮明的民族風格,離開學習民間文學是絕對不行的」;羅大佺也曾經在文化部門做過收集整理民間文學的工作,「這項工作雖然工資低,但累積了民間文化知識,提高了文學修養,為我日後進行文學創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文學創作啟蒙時》)。不同的是,汪曾祺老先生所處的時代名人輩出,接觸的知名作家、學者眾多,還曾拜師沈從文;而羅大佺的文學之路上,雖有不少前輩的指點,但更多的是靠自學,這也顯出了他在文學之路上的勤奮與艱辛。

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中國四川農村地域封閉,在物質匱乏、飢貧交加的重壓之下,羅大佺的童年生活清寒、艱難,還要承擔繁重的勞動,但這並沒有影響他心智的健康成長。他苦中作樂,生活的情味、童真的歡笑始終相伴左右。在父母溫厚、善良、正直的優良品德的熏陶下,他善於發掘一切有趣的事情,細心觀察身邊的人和事,感受荇a鄉的溫情與暖意。

讀羅大佺的文字,你會發現他是一個很會講故事的人。他把自己珍藏在記憶中的童年娓娓道來,上山放牛,下河摸魚、洗澡,田間勞作、玩耍,走親訪友,家鄉美食、美景......看似樸素、平常的事物,在羅大佺的筆下卻有無窮韻味。這些童年記憶,如同珍寶一般,任由他從記憶寶庫中擷取,著成一篇篇至情至深的文章。羅大佺在文學創作上的成就或許恰好印證了汪曾祺先生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一個人能不能成為一個作家,童年生活是起決定作用的。」但同時,我以為,羅大佺在文學事業上的成功,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他對文學的熱愛與執荂B堅守與勤奮。這兩者共同鋪就了他的文學之路,並最終成就了他的作家夢想。《童年的酸鼻子樹》等書的出版,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部散文集從作者的童年開始寫起,收錄「童年的記憶」「 故園的溫情」「 成長的滋味」「 家鄉的美景」四輯四十多篇文章。看似寫的是人、事和物,但串聯這些如珍珠般散發閃亮光澤的文字的,卻是他多年來,內蘊於心的對故鄉熱愛和眷戀的炙熱情懷。

安徒生說:「當我在為孩子寫一篇故事的時候,我永遠記得他們的父親母親也會在旁邊聽。因此我也得給他們寫一點東西,讓他們想想。」雖然《童年的酸鼻子樹》這本書寫的多是童年故事、童年生活的無憂無慮,不像一些作家刻意地用散文這種載體去表現人生的沉重和思想的深度,但我認為這是一本老少皆宜的書,閱讀時能讓讀者感受生活的溫度與煙火氣息,每一篇作品讀後思緒頗多,少年時代面對困苦卻樂觀向上的精神既能給現在的青少年以啟迪,也能激發一代人美好的回憶,作品裡的感情真摯細膩,善於以小見大,在細微處、小事件上見大道理,真感情,在我讀過的散文作品裡,幾乎沒有人能達到這種水平。

大詩人李白在二十五歲離開蜀中故鄉時,寫下了《渡荊門送別》一詩。詩人以「仍憐故鄉水,萬里送行舟」這樣委婉的詩句,借用流過蜀地的江水表達他對故鄉的依依不捨之情。而在羅大佺的筆下,在南昌喝茯味的瓦罐煨湯,想起的也是遠在四川的故鄉:「故鄉的冬天比南昌暖和吧?屬於故鄉的那個小村莊,未嘗不像一個瓦罐一樣,給遊子以溫暖,給遊子以營養,給遊子春天的嚮往。」

你看,他鄉的美味再好,也抵不過家鄉的味道;現在的生活再好,最想回去的,還是那童年。■文:劉燕軍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