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英雄如山(上)

2018-04-16

雪 櫻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山,或巍峨高聳,或連綿起伏。從兒時記事起,父親就經常帶荍琤h四里山。「這座山是後來毛主席給起的名,也叫英雄山,這裡長眠茧L數革命烈士。」他講給我聽。從此,「英雄山」這三個字就像一粒種子,根植在我的心中,每每想起它,我就想起毛主席,想起那些拋頭顱灑熱血的革命英雄。

最初的記憶,源自上學時的掃墓。每年清明節的前幾天,學校都會組織高年級同學去英雄山革命烈士陵園祭掃烈士,去之前要做大量的準備工作。根據老師的佈置,我買回黃色、白色的柔性絹紙,親自動手製作祭祀的小花,再找來鐵絲紮一個小花圈,還要準備朗誦的詩詞。作為少年先鋒隊志願者,我被安排在王盡美烈士的墓前,向遊人進行講解。那個時候,沒有電腦,搜集烈士的資料是個不小的「工程」,通過老師的講述和多方的查詢,英雄的形象在我心目中高大起來,在幼小的心靈中投下一抹紅色的影子。

徒步掃墓,整隊出發,浩浩蕩蕩,場面非常壯觀。從學校到英雄山,步行需要一個多小時,但沒同學喊累,我也從未覺得多麼遠。集體祭掃儀式分場次進行,先是敬獻花圈,默哀三分鐘,再每個單位致悼詞,深切緬懷革命烈士。那一天,總會下點小雨,雨絲裊裊,胸前的紅領巾迎風飄揚,我覺得無比神聖。置身烈士陵園,內心不自覺地會升騰起一種敬畏感,我告誡自己,好好學習,奮發向上,發揚烈士的革命精神,長大後才能報效祖國。在園內瞻仰烈士墓的時候,很多墓都是無名烈士,碑文上刻有︰英名未留,魂昭日月。

我們停下來,拿出帶來的抹布,輕輕擦拭,撿拾樹葉,然後肅立,向無名烈士鞠躬,默默悼念。記得當時學校有個宋同學,他的父親是警察,一次執行公務中因公殉職,被追認為烈士,安葬在革命烈士陵園。清明掃墓,我們會和他一起悼念他的父親,只有在這個時候,我才會想起他還有個身份︰烈士子女。

掃墓回來,我對英雄山也有了深入了解。一座山,多少為國捐軀。英雄山最早的時候叫「赤霞山」,清代詩人王蘋在山下置有田莊,其父的墓地也在這裡。因距濟南市中心四里路,這裡也叫「四里山。」1948年,濟南戰役結束後,我軍有5,101名將士的熱血灑在濟南大地,各界都沉浸在萬分悲慟中。就在濟南解放的第21天,市政府決定在四里山修建濟南革命烈士陵園。中途一波三折,直到1968年才正式落成。毛主席親自題寫的「革命烈士紀念塔」七個大字,鐫刻在34米多高的紀念塔上,成為園內最耀眼的標誌性建築。毛主席手書的「死難烈士萬歲」和其他中央領導的題詞,被題寫在清明廣場北側開國元勳題詞碑上。2005年,這裡被改建成濟南革命烈士紀念群雕,群雕整體高7.1米,意指黨的生日,象徵廣大革命戰士在黨的指引下奮勇征戰;寬2.6米,紀念在濟南戰役中我軍傷亡的2.6萬指戰員;長24米,與濟南解放日相吻合,寓意深遠。

一座山,多少英雄歌泣。1952年10月27日,毛主席首次視察山東,當天下午聽完視察活動計劃後,他問山東軍區司令員許世友:「世友同志,祖炎同志的墓地在什麼地方?」「在南郊的四里山。」許世友回答說。黃祖炎是毛主席的秘書,1951年在濟南參加軍區文化工作座談會時,遭遇反革命分子槍殺,被埋葬在四里山。「我要去祖炎的墓地看望一下。自1938年初延安一別,他去贛南接陳毅下山組建新四軍,到如今已經14年了,沒想到那一別竟是永別。」在許世友的陪同下,毛主席沿蚖d蜒山路而行,黃祖炎的墓在烈士陵園最高處,他快步來到墓前,深鞠一躬,並說道:「墓修得好,山東烈士的撫恤工作做得不錯。」他環視四周,青山蒼翠中遍是烈士陵墓,他不無感慨地說:「真是青山處處埋忠骨啊!有這麼多的英烈長眠在這裡,四里山就成英雄山了!」

從此,「英雄山」這個名字聞名天下。後來,市政府在濟南革命烈士陵園墓區最高處,建造「毛澤東主席拜謁濟南革命烈士陵園紀念碑亭」,永久紀念這一事件。

一座山,多少光輝變遷。改革開放以來,英雄山景區變身市民休閒娛樂的地方,1998年赤霞廣場正式開放,成為濟南市著名廣場之一。廣場中央為「藍天舞池」,可以跳舞、滑冰,舞池北側矗立茪@尊高大的毛主席雕像,早已成為這座城市的精神座標。2009年,英雄山合唱團正式成立,規模日益增大,現在已經發展到三四千人。每到周末,市民就會不約而同的來到山上,唱唱紅歌,放飛心情,退休的老人、外來務工者、大學生、坐輪椅的老歌友......他們以《東方紅》、《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開場,最後以《歌唱祖國》結束。除唱紅歌外,英雄山廣場上還有個雷打不動的節目,就是廣場論壇。晨曦微照,很多中老年人紛紛聚在廣場上,大嗓門的辯論,從很遠的地方就能聽見。「他們已經堅持十多年,上午一次,下午一次,天天如此。霧霾天算啥,雨雪天都不會斷!」有人說道。而練嗓的、打拳的、敲鼓的、演奏的、跳舞的......應有盡有。有位山友曾親自製作錦旗稱讚,「天籟之音光榮綻放,歌壇百靈縱情歌唱」,讓第一次來的外地人絕對大開眼界。

英雄長眠的地方,精神在綿延,鼓舞茖C一個人。英雄長眠的地方,靈魂在低吟,護佑茯u城兒女。生活的城市裡能有這樣一個地方:英雄山--「最市民」的山,讓我們隨時過來,洗滌精神,安放心靈。英雄如山,鐵骨崢嶸;山如英雄,千古傳頌。如果說年幼時我對英雄的印象是神聖和仰望,那麼長大後則是英雄的高貴品格愈來愈多地影響荍琚B激勵荍琣V前。什麼樣的壯舉才是真正英雄?面對他們,我們又能做些什麼呢?我經常不自覺地陷入這樣的思考。多少次,我走進英雄山下的濟南戰役紀念館,展廳裡的大型塑雕,再現英勇抗敵戰士的面孔,將歷史一下子拉到眼前,耳畔響起轟隆隆的槍炮聲。那些黑白照片,凹凸蚞史光影,講述茯Q日戰事,無聲勝有聲。就在不遠處,「作戰英模」展台前,一耄耋老人正在聚精會神地看圖片,他弓虒y,舉茼悛愨銵A瞇茞晰,看了又看,那一幕叫我心裡一動,漾出滿滿的敬意。

相似的一幕,在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圖片展上我也遇見過。侵華戰爭圖片展示櫃前,有個小男孩小聲地問道:「媽媽,照片上的老爺爺為什麼閉茞晰?」「他在回憶以前不高興的事情。」「什麼事情呀?」他追問。「他因為戰爭失去了很多親人。」「那就不要戰爭呀!」男孩的回答,讓旁邊的人一陣沉默,也戳中了人們心底的情結。沒有革命英雄的負隅頑抗,就沒有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