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浪漫食譜《詩經》

2018-05-17

伍呆呆

風雨過後,天仍舊陰荂A花園裡的黃花菜開了一半,金燦燦的,給陰沉的天氣帶來了幾分明媚。作為一枚素食多年的吃貨,我終究沒有經受住饞蟲的引誘,把黃花菜們摘了洗淨、過水、清炒,於花園的樹蔭下坐而食之,唇齒間便瀰漫了初夏的清新。

黃花菜是從千里之外的父親的園子裡移植過來的,種下後蔓延極快,蟬鳴的季節,花兒便一片一片地盛開了。沒有把黃花菜當做食物的時候,它自妖嬈地躋身花叢,美其名曰「萱草」。《詩經》中《衛風.伯兮》云︰「焉得諼草,言樹之背。願言思伯,便我心痗。」這樣的萱草,便詩意地帶茷銎尷漕道。

村裡有家做梅州醃麵的小館子,麵條柔韌,嚼起來不軟不硬,b油濃香而不油膩,最美妙的是配上一碗清香的枸杞葉湯,葉綠果紅,飲之,腹中溫暖而清爽,身心都得到了既簡單又充實的滿足。

不知古人是否以枸杞為食,但可以肯定他們是有種植枸杞的。《詩經》中描寫宴飲的《小雅.湛露》中在寫了「湛湛露斯,匪陽不晞。厭厭夜飲,不醉無歸」後,接荋N寫了「湛湛露斯,在彼杞棘。顯允君子,莫不令德」。夜露下的屋舍外遍植枸杞,微醺的君子們醉不失態,風度優美,無論食不食枸杞,都是一幅令人嚮往的美好畫面。

其實《詩經》裡提到的食物頗多,我最鍾意的還有蘆蒿,《周南.漢廣》中稱之為「蔞」,「翹翹錯薪,言刈其蔞。之子于歸,言秣其駒。」詩中的蘆蒿大抵是癡情的青年用來做柴火或者給他心愛的姑娘餵馬的,真的是浪費了這香噴噴的好食材。若是換做我,「刈其蔞」後,必定是要來一個清炒蘆蒿大快朵頤。想想都要流口水。

廣東人愛煲湯,土茯苓是最常用的煲湯料,排毒祛濕的功效明顯,因此是廣東師奶們的最愛,土茯苓龜湯、土茯苓排骨湯是多數廣東餐館的例湯。我不吃肉,也常常以茯苓為主料煲祛濕湯,據說茯苓還有養顏美容的作用。這就難怪在《邶風.簡兮》中有「山有榛,隰有苓。云誰之思?西方美人。」的句子,此間「西方美人」,大約是喝了不少茯苓湯的。

仔細讀來,《詩經》裡所寫的能夠食用的多是花草和瓜果,譬如《周南.桃夭》中的「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邶風.谷風》中的蒲公英「誰謂荼苦?其甘如薺。宴爾新昏,如兄如弟。」《大雅.抑》中的「投我以桃,報之以李。」以及《唐風.葛生》中的「葛生蒙楚,蘞蔓于野」等等。幾百篇的詩歌裡,除了《頌》,《風》、《雅》篇中,信手拈來,幾乎皆有可食之物。就連中國人耳熟能詳的在戀愛中應用最廣的那句「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其實也是來自《王風.采葛》中的「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兮。」

在吃貨眼中,《詩經》簡直是一部浪漫的食譜。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