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一本民國報人不錯的書

2018-06-11

《綺情樓雜記》(足本)

作者:喻血輪

整理:眉睫

出版:九州出版社

這本書曾在2011年由長安出版社出版過,但內容遠不及此次出版的「足本」之多。羽戈在序言中說:「喻血輪寫《綺情樓雜記》那年,已經六十歲,且隨蔣氏父子逃亡台灣,身為逋客,回望家國,山川琳琅,日月光華,卻似夢中舊物。按說,其筆下應該風雨蒼茫,悲聲不絕如縷。然而,喻血輪如老驥伏櫪,依舊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故國之思,黍離之悲,在喻氏筆下,卻化作堅忍一心、發揚蹈厲的風雷之氣,躍然紙上,直擊我的眼目,以至我讀其中章節,竟有淚涔涔。」不難看出,回憶往事的寫作,正是他對於鄉愁的寄託。

李敖、錢歌川等人都提起過這部在台灣流傳多年的民國筆記。「整理者」說:「此後三十年,從未再版。」應該是指一九八三年之後而言的,其說法是台灣出版後,喻血輪有續作沒有收入集子。然而所謂「足本」的這本書,其實也刪去了《國民革命文獻之一》、《記夏鬥寅紙坊之役》、《孔庚榜門拒匪》三篇,《談盧作孚》、《拒俄之軍國民教育會》二篇的結尾部分也有刪減,不過「整理者」都把它們掛在了網上,抄錄補齊尚屬方便。對於這本書的定位也比較混亂,說它是「民國版世說新語」、「清末民國人物言行錄」等等都是不妥的,因為其中還有不少非民國的內容,倒不如說像麻辣火鍋,放進去的除了葷素之外,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各種配料。不過正如這本書內容的駁雜,讀者可以在雜亂中尋找覓寶的樂趣,其滋味也因為雜而多樣化。所以打亂了重組整理沒有意義,將原樣呈現給讀者,妥當與否應該讓讀者自己判斷豈不更好?而且還弄出了百樂門變成白藥門之類的錯誤,但不管怎麼說,書能夠出版總是一件好事。

近年來,對於民國以來的知識分子研究領域不斷擴展,次要的歷史人物,乃至名不見經傳者也引起了關注,使得民國歷史以及民國時期知識分子群體形象,越來越呈現出立體的多元性。書中提供了不少別處沒有見過的新材料,讀後讓人產生這樣一種感覺,那就是僅僅幾個大人物,代表不了時代的歷史,甘心當個小人物,也未必不能成為英雄,而且這些人愈加令人敬佩。

全書八百多篇短文,涉及歷史、文化、民俗、新聞、政治、軍事等多個領域。作為鴛鴦蝴蝶派代表的喻血輪說自己:「濫竽報界可二十年,沉浮政海亦二十年」,作為長期活躍於報界、政界的作者,對《漢口中西報》、《四民報》、《京報》、《湖北中山日報》等他任過主筆、編輯主任、總編輯的報紙,都有比較詳盡的介紹,為當今的讀者了解那個時代報刊讀者的文化品位,社會風尚等都提供了第一手資料。全書的內容雖然蕪雜,特別是一部分考證的內容如《卑左》、《「內子」與「內人」》、《寒山寺碑》等也都存在不全面和偏頗。「整理者」說:「個別內容與馮自由的《革命逸史》雷同,我們初步可以判斷是作者抄自馮著。」還說,這本書「不是一部正史範疇的回憶錄,而是『志人』體的筆記......作者未必真正做到『就事寫實』。恐怕讀者只好抱荂y姑妄言之姑聽之』的態度吧。」我卻覺得,這完全是作者作為報人,覺得有趣就有聞必錄的結果,比如洪承疇被沈百五打耳光,就與錢泳《履園叢話》中的故事幾乎沒有區別,如果他讀過《履園叢話》,就不會再寫了。歷史是不可重複的,而即便是官修的正史,也只能作為參考,所謂「全信書不如不讀書」,這是常識。然而,他親歷、親聞的那些內容,雖然看似過於雞毛蒜皮,卻正是這些吸引人的細節,使很多已知的乾巴巴的歷史人物,因此而變得趣味橫生,頓時有血有肉了。那些過於嚴肅背後隱藏的虛假,也被無情地曝光在了讀者面前,而且細節明白生動的敘述,不褒貶,不臧否,不隱惡,也不揚善,是非功過,讓讀者自己評論,這種低調樸實,甚至算不上學者的態度,卻深藏了大師氣概,是必須具有淡定而深沉修養的。

我比較感興趣的有:後來成為南京國民政府司法院院長的居正等人,為了 籌錢,居然密謀到廣濟縣偷金佛,往返三次,最終只弄斷金佛的胳膊;梅寶磯為激發革命而假傳革命黨名冊被寶善搜去之消息,促成打出武昌起義的第一槍;「老婆不借書不借」的葉德輝在書中夾藏春宮畫來防火;湯薌銘偷孫中山皮包......都是以前沒聽說過的。不能指望書都會給人一些教益,一本書如果能夠提供一些思想或者知識就不錯了,而這本書,就是一本不錯的書。■文:龔敏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