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人間大美海棠花

2018-07-11

韓小榮

我家的院子裡種植了一棵木瓜海棠。春季的四月初,木瓜海棠開花了,花兒是大紅色,紅紅火火,喜氣洋洋,給小院增光添彩。木瓜海棠花期很長,花兒能開到五月底才紛紛旁落。花兒落了結下的卵球形果實,個頭不大,雖然叫木瓜,卻不是人們日常食用的水果木瓜。

這棵木本的海棠樹,長勢緩慢,自別處移栽來的時候,有一米多高,我精心養護了三年,如今,還是不到兩米高。查了有關書籍,得知木瓜海棠屬於落葉小喬木,長不高是它的本性使然。也好,院子本來就不夠寬敞,這樣的樹形反而生出一份和諧之韻來。

木瓜海棠是上好的景觀樹種,賞花觀果兩不誤。它的花兒雖然美,果子味道生吃卻不佳,善於烹飪者,經過蒸煮,能製作可口小點心。這種木瓜果入藥後,還有舒筋活血、祛風止疼的作用。木瓜海棠早在幾千年前就被人們種植。 詩經《衛風.木瓜》曰︰「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據考證,這裡的所謂木瓜,就是木瓜海棠樹上那些袖珍木瓜。

明代《群芳譜》記載:海棠有四品,皆木本,分別是:西府海棠、垂絲海棠、木瓜海棠和貼梗海棠。從排序可知,西府海棠乃是四品之冠。梁實秋在《群芳小記》中寫道:「海棠的品種繁多,以『西府』為最勝,其姿態在『貼梗』、『垂絲』之上。最妙處是每一花苞紅得像胭脂球,配以細長的花莖,斜欹挺出而微微下垂,三五成簇......」看來,西府海棠是上品無疑, 連大作家也積極為西府海棠正名,不惜筆墨,頻頻讚美呢!

前幾日,從朋友圈看到消息稱,中國郵政會於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五日發行《海棠花》特種郵票一套四枚,其中,就有西府海棠花。西府海棠花的創作源頭就是濟南珍珠泉大院海棠園的千年海棠樹。

這棵千年西府海棠,是北宋齊州知州曾鞏所植。主幹枯殘多年,後有幼芽從樹墩處闢開新路,漸漸枝繁葉茂。老樹新幹,相依相戀,樹冠達八米多高。這株海棠,我是見過多次的。十年前,我家住在珍珠泉大院附近的後宰門街,離茯簿]泉大院僅有百米之遙。海棠園內南側有一道泉溝,泉水清澈冰涼,是夏天納涼的好地方。那時,我經常帶孩子到海棠園的泉溝裡戲水。去習慣了後,也就不分季節,頻繁去海棠園。春天圍荇棠樹看花,秋天觀果。有時候,也能摘到樹枝低矮處的海棠果。西府海棠的果實很小,黃中帶紅,很像一個個的黃蜜櫻桃。咬開來吃,味道酸酸甜甜的。因為不是常吃的水果,我和孩子都不敢多吃。

除了這棵著名的海棠,濟南的各大公園都植有西府海棠。去年七月,文友小蔡來濟,我們一起來到五龍潭公園遊玩。路邊低矮的柵欄裡那些根深葉茂的海棠樹吸引了我們的目光。確切地說,是滿樹小巧玲瓏的海棠果,讓我們停住了前進的腳步。我對小蔡說︰「這些都是西府海棠樹,三月底開花,可漂亮了﹗可惜你來得不是時候。」

小蔡和我仰蚗Y十分稀罕地看海棠果,幾乎同時發現了奇蹟︰哦,海棠花。按理說,七月的海棠樹,早就過了花期。我們面前的一棵海棠樹,粗壯的樹幹上冒出來一枝新枝,新枝上居然綻放荋X朵海棠花,開得那麼明艷,那麼美好。誤了春花灼灼,趕上夏花燦燦。小蔡欣喜異常,她套用林黛玉的詩句,朗聲吟道︰「偷來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縷紅。」這紅白相間的海棠花,不正是兼具了梨花、梅花之美嗎?

其實,海棠反季節開花,有據可查。讀者諸君還記得《紅樓夢》中怡紅院的海棠開花嗎?晴雯含冤病死的時候,海棠花萎了幾棵,卻在一個冬日,忽然開了花。賈母說是喜兆,命孫輩們作詩。寶玉、賈蘭、賈環,彼此都想討老祖宗喜歡,所以都作了曉暢明白的詩。老太太看懂了,直說蘭兒的詩好。「草木逢春當茁芽,海棠未發候偏差。人間奇事知多少,冬月開花獨我家。」從賈蘭的詩看出,海棠反季節開花,那就是人間奇事。那麼,我和小蔡也算是有奇遇的人了。小蔡也因為這奇遇而直言不虛此行。

說起《紅樓夢》,又不免想起了才子佳人們成立的海棠詩社。紅樓夢中第三十七回,秋爽齋內,李紈道:「方纔我來時,看見他們抬進兩盆白海棠來,倒是好花。你們何不就詠起它來?」於是,在李紈的帶動下,大家開始詠白海棠。結果,薛寶釵的海棠詩被李紈評了第一,林黛玉屈居第二。因此,引來賈寶玉不滿,卻也無可奈何。那些白海棠詩,篇篇佳作,句句精彩。文中獨獨沒有交代,那兩盆白海棠是什麼品種?我在朋友家見過白色的盆栽貼梗海棠。那盆白色的海棠花兒,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白色的梨花、白色的梅花、白色的茉莉......

曹雪芹一定是海棠花的忠實粉絲。《紅樓夢》中,他多次提及海棠。比如第五回中,又寫到了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圖》。看電視連續劇的時候,我曾經注意到那一幅圖,正是美人如花,花如美人,懨懨欲睡,互相依偎。《海棠春睡圖》的真跡早已失傳,倒是唐伯虎的《海棠美人詩》流傳至今:褪盡東風滿面妝,可憐蝶粉與蜂狂。自今意思和誰說,一片春心付海棠。

海棠花兒風致楚楚,美艷迷人。美中不足的是,古代的海棠品種沒有香味。西晉石崇見荇棠,嘆說:「若使海棠能香,當鑄金屋以藏。」石崇是款爺級別的,品味自然獨特。有錢難買萬事如意,海棠無香,真乃千古遺憾也!西府海棠是有香味的 ,這個品種,當年的石崇無緣得見。又或許,西府海棠是晉代之後出現的新品種也未可知。

我養過草本的麗格海棠,也是有香味的。那次去英雄山遊玩,赤霞廣場正在展銷花卉,就近一看,喜歡上了一盆開茼椰毓尷嶊瘧R格海棠。買回家,花兒持續開放了月餘,香味兒也飄蕩了滿屋。古人家財萬貫亦不能使海棠飄香,而今,栽培技術的發達,令我輩足不出戶便可暢聞海棠之香。不得不說,活在當下,真是幸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