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路地觀察】黃子華棟篤笑

2018-07-11

湯禎兆

今次談黃子華。

的而且確,今次的黃子華棟篤笑是較為沉重的一次,也可是較「深」的一回。那不一定是表面上的內容,事實上黃子華的棟篤笑已伴隨我們多年,他的套路對我們來說已絕不陌生。

我所指的「深」,是他的整體佈局。由黃絲藍絲的佈局開始,到反思香港的黃金時代(即黃金華段落),乃至後來為同志、性工作者及陳冠希事件發生,其實全皆扣緊「面斥不雅」的主題。

是的,今次表演不應以《金盆𠺘口》命名,反而應正名為《面斥不雅》──背後突出的是法律的有限性,當大家不斷在強調香港的核心價值為法治精神,黃子華已屢屢提出法治的局限。由七警同樣可以為人追捧,至不同港人集體口頭禪的回應,說明在法治之外,「面斥不雅」背後的人文素質,才是更加重要的核心價值來。

對我來說,如果要為《金盆𠺘口》增補,對「面斥不雅」的金句對應,我認為一定是另一上世紀八十年代港人集體口頭禪:「大家心照啦!」當中黑白兩重的含義也十分對應棟篤笑中,一直貫徹的正反合港人特質結構。「大家心照啦!」既可以是大家「搵着數」的灰色表白,但同時也是盜亦有盜,彼此有不成文的「文明」法則的無形契約在內,於是才有「面斥不雅」的提示─因為「大家心照啦!」所以理論上是不會出現「面斥不雅」的場面,一旦要面斥,即大家沒有「心照」的默契來了。

此所以他提及的香港核心價值就是「無價值」,其實感受良多。我太太在旁也笑道,好像把我日常與她說的嘮叨話,在台上由黃子華再說一次!其實「無價值」,就是一終極價值,但又不可把它粗淺地理解為隨機應變,甚至變質地演繹成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所謂「無價值」,其實一定有底線,而底線就是「面斥不雅」,只不過在過去的日子,彼此可以「大家心照啦!」但今天這契約已不存在,因為……

容我掃興地說一句:香港已再無集體回憶,我們只有彼此的私憶,各自表述,再無共識,包括已成歷史的部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