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擊破懷舊純愛世界-《愛的成人式》的時代對倒妙趣

2018-09-24

《愛的成人式》

作者:乾胡桃

譯者:張鈞堯

出版社:尖端出版

提起《愛的成人式》,不少人都應有所聽聞,15年的電影版有前田敦子及木村文乃壓陣,自然大收旺場。而當中最為人談論的,首推原著中的敘述詭計,令到人不期然會墮入圈套,直至最後才明白被作者狠狠玩弄了。

不過,知悉背景的讀者,其實又不會感到太愕然。作者乾胡桃是著名的日本推理小說作家,筆下早已誕生了不同的推理小說系列,如林四兄弟系列及克拉偵探事務所系列等。事實上,《愛的成人式》同樣來自塔羅牌系列作,代表第六張牌卡的THE LOVERS,其中正反含意兼備:同心協力和分離、轉移目標並置,兩者拉扯牽引正是小說的主旨所在。

而既然乾胡桃是推理小說大家,那麼推理小說的慣技之一:即敘述詭計的應用,在此便變得理所當然。當然《愛的成人式》風潮,某程度也頗具偶然性。書成於2004年,雖然也曾入選推理小說獎項成為候選作,但不見得到廣為人認知的地步。反而在2014年,因為被搞笑藝人有田哲平大力推薦,竟然在節目後的一個月後,加印並售出了21萬本,令到書籍成為突破百萬本銷量的暢銷作。

我私心推想,《愛的成人式》的最大賣點,不是預先張揚的敘述詭計,因為讀者早已被提醒,怎樣也好已有心理準備,反而循此方向去欣賞的,是作者如何去經營及鋪陳他的敘述詭計。這一點電影版最為平易近人,事實上小說版的結果本來戛然而止,但電影版則把繭子的劈腿場面也拍下來──兩個鈴木在聖誕夜相遇,令一切真相大白。導演堤幸彥為防觀眾仍摸不蚗Y腦,於是把由1986年4月25日繭子與鈴木辰也相識,到1987年7月10日與另一鈴木(即夕樹)相遇,然後至12月24日三人碰面為止的終局場面,順時序地重新整理一下來表達,好讓讀者有一清二楚的頭緒。

由2004年出版,到十年後忽然竄紅,說到底有什麼敘述詭計,也應該早已人所共知。反過來,我認為小說中另一堅實的基礎,是當中大量對八十年代背景的細膩刻畫,由電視節目到運動場上的人事,簡言之只要你活在那個年代,便一定有所共鳴。

但我的意思,也不是說因為《愛的成人式》充斥如「W淺野」式的短髮(繭子髮型),又或是戲劇節目《男女七人夏物語》,乃至綜藝節目《求婚大作戰》中的「來電情侶五對五」,甚或綾C行人的《殺人十角館》及任天堂的Famicom等時代標記,因而變得令人過目難忘。果如是,那它極其量不過乃稱職的風俗小說,價值意義也不高。

我推算《愛的成人式》的忽然再爆發成焦點,主要原因是八十年代對零零年代的受眾而言,益發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複雜感情在內。它是日本紙醉金迷的日子,也是泡沫經濟「奠基」的時期,可以說是今天日本年輕人承受苦楚的「孕育期」。但與此同時,對晚來者又不會心生又愛又恨的嚮往,埋怨為何自己沒有搭上最後一班繁榮富庶的華美列車,好好享受風花雪月一擲千金的物慾橫流黃金歲月。

就是在此複雜的感情背景下,《愛的成人式》才別具新詮意義。繭子在文本中刻意被神秘化,正好吻合了零零年代的日本新一代,對八十年代的「前輩」想像──一種肆意式的報復想像。

你看,你看,繭子不也是如我輩功利市儈,有什麼值得嚮往?

從時代上的作用而言,可對自2001年片山恭一《在世界中心呼喚愛》出版後的懷舊煽情風潮掌摑一巴,更為重要的拆解了整個懷舊神話,把純愛謊言無情揭破。那才是《愛的成人式》最成功的時代任務以及誘人迷醉的原因。■文:湯禎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