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追憶消逝的時光》 遺忘不是絕對

2019-04-13
■《追憶消逝的時光》香港藝術節提供■《追憶消逝的時光》香港藝術節提供

今屆香港藝術節請來的英國重新劇團,帶來從認知障礙症或腦退化患者的視角出發的作品《追憶消逝的時光》,透過呈現其心理和情緒狀態,檢視人類在遺忘記憶之後,所面對的是怎樣的記憶,往日的生命又「剩下」什麼。演出中,主角湯姆五十五歲生日這天,女兒替他選定了生日派對的外套,她小心地告訴父親到時候該穿上哪一件,但患有初期腦退化的湯姆卻無法記住整個指示,劇團藉茼b找尋外套期間時穿上不同的衣服,讓湯姆走回孩童時期、學生時代、戀愛經歷、結婚晚會、女兒出生及妻子離世等的各個階段及事件,展示人在腦袋受損傷後,記憶部分怎樣操作。演出以結合默劇、舞蹈、戲劇及現場音樂的形體劇場風格去展現故事。

《追憶消逝的時光》由導演及主角紀欽.皮格與劇團演員共同創作,透過他們跟英國阿茲海默氏症協會的訪談和工作坊所取得材料,並與神經科學科專家凱特.傑夫瑞合作,從科學層面去認識大腦的記憶系統如何運作,而創作了這個以科學知識為基礎但沒有板起面孔說教或硬套知識演出的作品。

演出團隊成功地以形體動作、舞蹈及現場音樂去表現湯姆內心的惶惑,演湯姆的皮格尤其出色,他將往事回憶是如何不由自主地出現他的腦海的狀態,只靠身體動作及表情來傳遞。觀眾看時也許不知道某些動作或劇場的處理有其科學根據,看場刊的介紹就會明白:像以活動衣架上那一排衣服象徵湯姆的記憶--由這一頭女兒揀選的外套到那一端的校褸,次序排列就是大腦內對往事的存檔方式,舞台中央的演區是他經歷事件的場所,就像大腦記憶系統在特定位置存放我們的記憶。細心地看,會發現每次重複某一個相同事件時都會有些新的資料投進,原來大腦主管記憶的組織有時會為我們加添本來不存在的情節,將記憶連起來!即使不知其根據,但也無損觀眾理解湯姆的經歷和明白其感受。至於他回到現實以手搥頭,又或者那強大的敲擊樂聲,則分別象徵了他希望聚焦現實,以及如何被突如其來的回憶所襲擊。

除了皮格之外,其餘幾位演員,甚至樂手都要分飾不同角色。演出的節奏相當明快,除了女兒囑付湯姆時說過一句話外,全場沒有其他對白,演員以身體動作成功交代故事和情感,像學校課堂的青春活潑,戀愛時兩人踏單車的溫馨,以致妻子離世的意外,都躍現觀眾眼前。而且,舞台道具也不多:活動衣架,幾張常見的學校桌椅,他們將之幻化成汽車、婚宴餐桌,睡床等等。

《追憶消逝的時光》沒有刻意煽情,甚至可說充滿歡樂(因為湯姆記起的大部分都是愉快的時光),卻看得人揪心,也同時有荍き--一直把女兒誤認為妻子的湯姆,在她獻上生日蛋糕的一刻,喊出了女兒蘇菲的名字。遺忘不是絕對,希望還是存在的。 文:江藍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