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再會韓國愚公

2019-06-12
■筆者(左)於今年4月28日參觀思索之苑,與成範永合影。 作者提供■筆者(左)於今年4月28日參觀思索之苑,與成範永合影。 作者提供

彥 火

我第一次去濟州,大抵於十年前,留下印記中最鬱亮的,除了花園般的濟州大學,就是由韓國外語大學研究院院長朴宰雨教授及濟州大學宋?宣教授陪同去參觀享譽遐邇的「思索之苑」。

返港後,我寫了幾篇文章。

這次濟州行,我們近三十位學者、作家也被安排去參觀思索之苑。

十年後的思索之苑,面貌已大為改觀了。可以說,門庭更雄偉,園林花木更繁茂了,規模更宏大了,佈局更整潔了,也更為現代化了。

思索之苑負責人成範永先生白髮比前皚亮,還是穿茪@襲對襟的白麻布唐裝,與過去沒有兩樣:儼然一個典型農夫、一個典型的園丁。

眼看遊人如鯽,我問起他的夫人--十年前遇見的那個身軀有點佝僂而慈祥的老婦人。成範永說,他的太太因早年太辛勞,晚年積勞成疾,已舉步維艱了。

我不禁為之黯然。我的耳畔仍回響起成夫人寫的那一首樸實而饒有深義的詩--

在地球有一個小小的地方

有一個堅強的,智慧的民族

有一塊上天恩賜的土地韓國

在這塊土地的最南端

有一個迷人的和平之島

無論走到哪裡,都會感受它的美麗

這是濟州島的寫照,也是《永立苑》詩的開首。

成夫人年輕時是一個幹練的白衣天使,但她卻毅然嫁給從部隊退伍的阿兵哥。

丈夫成範永六十年代解甲歸來,曾在漢城開一爿小服裝店。在一次電視節目有關濟州的介紹--一睹這個坐落於韓國南端的海島風采:滿目蒼翠的漢拿山,加上藍天碧海,那顆心蚢磞a被綰住了。

(《韓國行》之七)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