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天言知玄】天命與國畫之緣

2019-06-12

楊天命

若要追溯天命與藝術的緣分和興趣,應從第一次「退休」說起。當時是1992年,我移民加拿大,雖然不是身家豐厚,但也可以自給自足,享受生活。由於計算到自己還沒到享受名利的時間,所以選擇「隱退江湖」,只是業餘算命、看風水賺錢。

於是,便有更多時間分配給藝術。當時大概30歲初的我,更有緣跟隨佘玅緻老師學畫。她是嶺南派趙少昂老師的得意弟子,有「牡丹王」之稱,畫作受到日本收藏家歡迎。

我與老師很投緣,她甚至把我認作乾兒子。更令人驚訝的是,她的第二個老師就是天運占星學的吳師青大師,因此她亦有分享吳師青大師的許多生平軼事和占星知識,令我受益良多。

在恩師門下,我學習的是嶺南派的國畫。既受藝術熏陶,亦有時間研究知識。還記得一開始學畫竹樹時,天命不捨得花錢買太多宣紙練習,便在報紙上練。一兩年後逐漸打好基本功,竹樹、鳥類、蜜蜂......都曾躍然天命紙上。話說回來,不知閣下是否知道,若能把蜜蜂畫得漂亮,其實可與名畫家「聯手」,在畫中添上一隻蜜蜂,就可以擁有一張與畫家合作的作品?

天命恩師的恩師,便是嶺南派名畫家趙少昂大師。趙大師晚年入住九龍法國醫院,健康狀況堪憂,佘老師囑咐我幫忙,我便特地從加拿大飛回香港,看看是否能從玄學、風水方面提供幫助。醫院中的趙大師雖然未到彌留狀態,但亦可看出,人生的果實已然成熟,快要到達圓滿落下的一刻。最終,天命也只是有緣見到他沉睡的最後一刻罷了。

這便是我與國畫的緣分。回想那幾年,除了畫畫之外,也學習欣賞畫家的真跡,雖然物質上樸實無華,但精神上很富裕。大師們的作品和風骨,都滋養荍琲漸糽R,將永遠伴隨我,縈繞在記憶的深海中。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