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香港專題 > 正文

擺公僕上^ 非香港之福

2019-06-29
■6月21日,示威者堵塞稅務大樓等政府辦公大樓,企圖癱瘓政府運作。 資料圖片■6月21日,示威者堵塞稅務大樓等政府辦公大樓,企圖癱瘓政府運作。 資料圖片

示威者圍辦公樓癱政府 朱敏健嘆政治化衝擊體制

在修例風波下,維持社會秩序的警務人員身處風口浪尖,成為示威者惡意攻擊的對象;另邊廂,示威者煽動市民堵塞入境事務大樓、稅務大樓等政府辦公大樓,阻撓公務員工作,企圖癱瘓政府運作,讓恪守政治中立的公僕無辜捲入這場政治漩渦中。

香港文匯報訪問兩名分別來自紀律部隊及水務署的資深公職人員。他們均異口同聲慨嘆,政治化的社會氛圍將公務員當成「出氣袋」及「箭靶」,衝擊茯F治中立的公務員體制。其中,前監警會秘書長、現任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朱敏健在逾40年的公職人員生涯中,見證了本港民主進步的同時,社會氛圍卻變得政治化,為市民服務的公僕也被「擺上^」,實非香港之福。 ■香港文匯報記者 文森

朱敏健1978年加入當時只成立約4年的廉政公署。香港從港英殖民統治到回歸祖國、特區政府的成立,令他感受最深刻的是,回歸後中央政府給予特區政府高度自治,「長遠而言,我對香港的前景是樂觀的,但不能忽視現在的隱憂。」

爭論不休社會停滯

在見證「港人治港」落實的22個年頭裡,朱敏健承認,特區政府的施政或有未盡人意之處,「因為每個人在一個時空裡,只能走一條路,彎也好,直也好,走的時候並不知道(是對是錯)。政府承認做得不好、要改,公眾也應該給政府一個改過機會。如果堅持要政府聽從某些意見,或者繼續爭論不休,社會就會停滯不前。」

他直言,現在很多人都認為理性討論不管用,自己的觀點不被接納就要用激烈方法反抗,這並非民主的本質。「民主社會裡,不同政見的人絕非站於對立面,因為民主是有商有量有協議,各方都要讓步才能達成有建設性的成果。社會如果陷入長期爭拗,恐怕就會發展滯後。」

香港回歸祖國前,港英政府未有讓港人享受真正的民主,當時的立法局充斥茤e任和官守議員,方便港英政府的管治,朱敏健說:「當時的政治生態較務實,沒有太多政治化議題。」

立會不合作難施政

回歸後,香港政制的民主成分大大提升,立法會無論是功能組別還是地區直選議員都經選舉產生,再也沒有委任或官守議員,政黨如雨後春筍,政治光譜十分寬泛。不過,香港特區實行的民主制度,和西方民主制度十分不同,比如在英國,下議院的多數黨黨魁是該國首相;但香港特首則需要脫離政黨獨立存在,特首與立法會政黨只有合作關係,而無從屬等更緊密的關係,故特首所推行的政策極有可能不獲立法會支持,這個先天的結構性因素導致了政府的施政困難。

同時,不幸的是,政黨、政客將不少社會議題政治化,並以「監察政府」為名干預政府施政。他感慨道:「政府行政效率開始下降,社會爭議漸多,尤其遇到政府無法控制的難題時,公務員的工作也會變得倍加困難。例如1997年金融風暴,2000年科網股泡沫爆破,2003年沙士等香港的困難時期,都是對政府工作的嚴峻考驗。」

公僕中立不應被擾

在政治化的社會氛圍下,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傳統也備受衝擊,「行政部門雖然很難不受政治團體左右,但是維護法紀的紀律部隊不應有政治立場,這是社會的底線。」他形容,本港警隊在2014年非法「佔中」事件上仍能力挽狂瀾,以政治中立的原則維持社會秩序。「很慶幸香港有健全的執法制度,同時法庭亦能做到不偏不倚 ,這些是香港最值得依賴的基石。」

然而,這塊基石在最近的修例風波中,被外界猛烈衝擊,「紀律部隊以及所有公務員的政治都應該中立,這是香港核心價值,政府作為行政主導機構,公務員的職能是執行政府政策,政治立場不應影響工作。」

朱敏健始終認為香港是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市民能自由表達政見是這座城市的優點,「香港有很多溝通渠道,讓我們理性表達意見,政府不會聽不到大家的聲音。我做了幾十年公職人員,看到現在社會民情變得極端,有些議題訴諸情緒發洩,令人擔憂,這對香港並不是一個好現象。」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