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石頭落地最輕鬆

2019-09-12

伍呆呆

算起來我的小花園已快十歲了,在近十年的種植過程中,它和人一樣,漸漸地有了自己的風格。其中也有石頭的一份功勞。

因為住得離河邊近,我每次出去散步,都會順手帶幾塊鵝卵石回家,那些形狀各異,大小不一的鵝卵石散亂地擺放在花園各處,日子久了,一些栽植得比較低矮的植物的蔓藤爬上去,便使得整個花園有了一股充滿生機的野趣。

我不喜歡收藏東西,但不知怎麼回事,有一段時間家裡的石頭忽然多了起來,有自己外出旅遊帶回的奇形怪狀的石頭,也有一些是親戚朋友送的,其中有一部分是黃蠟石。家裡擺不下了,便把一堆大大小小的黃蠟石搬到花園裡,丟在那些鵝卵石之間。我以為所有的石頭都一樣,本來就是天地孕育出來的,自然經得起風吹日曬雨淋,於是把收藏石頭頗有心得的朋友曾經傳授的要給石頭打蠟上油的經驗拋到腦後,任由石頭在花園裡平等地享受自然的一切。

後來有新認識的朋友到家裡來玩,轉悠到花園裡,看見被我隨意放在各處的黃蠟石,直呼我是「富婆」。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黃蠟石就是「黃龍玉」,有一陣子黃龍玉原石和它雕琢出來的飾品、擺件在玉石市場也被賣起了一定的價格。一時間,我的小花園前所未有地熱鬧起來,大家都擠進去研究起那些「黃龍玉」的純度,又拿了小電筒一塊一塊地翻來覆去地研究它們究竟有多「透」,然後又七嘴八舌地談論起那些石頭的價值......

如此一來,我很難不受影響。朋友們散去了,我又一個人呆在花園裡,看看這塊石頭,看看那塊石頭,便財迷起來,做了很荒唐的舉動,把一些看起來真的很透很潤的黃蠟石搬進屋裡,加了幾分小心收藏起來。有長得好看的,還給配了底座擺在客廳顯眼處,偶爾也會給它上點油,像收藏家朋友教的一樣「養」起來。

一日在客廳搞衛生,拖地的時候,長長的拖把桿不小心撞上那塊被我擺放好的石頭,石頭落地,因為結實,非但自己無事,還把地上的瓷磚砸出一條裂縫。這一下便平白地惹出了煩惱:早已裝修好的房子換瓷磚實在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忽地想起來從前在書上看過的一個故事,說的是有位老先生天天坐在自己家門口,悠然自得地用一把紫砂壺喝茶,喝的年月長了,紫砂壺被他在手中摩挲得油光發亮,有識貨的人士經過看到,說他的紫砂壺是寶貝,起碼價值幾十萬。結果老先生再喝茶的時候,每天看茼菑v手中價值幾十萬的紫砂壺,不由得多了幾分小心,再也沒有之前那種悠然自得的心境。故事的最後,老先生終於把那把壺摔碎了,重新換了一把普通的新壺喝茶,又尋回了以往那種悠然自得的心境。

請工人來把瓷磚換掉之後,我又把那些被我小心翼翼地搬回屋內的石頭搬到花園裡,仍是隨意地堆放在花前、盆下,卻覺得它們看起來前所未有地順眼,有了「心中的大石落了地」的感覺,人也變得輕鬆起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