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香港專題 > 正文

母悲泣證彥霖自殺:放過我們一家人

2019-10-18

女兒感示威變質不再參與 懇求煽暴派勿再起底騷擾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余韻)傷心、悲痛、愧疚......或許,一切可以用來形容「悲傷」的詞彙,都無法形容這個母親此時的感受。失去至親,心中的傷口難以癒合;女兒離世的噩耗,更被傳媒、輿論一次又一次放大、利用,甚至進而起底滋擾,殘忍得有如傷口被人硬生生地掰開。上月22日發現的15歲少女陳彥霖浮屍自殺案,煽暴派為達政治目的,一直將悲劇炒作及消費受害人,為的只是要指控警察「殺人滅口」。連日轟炸讓彥霖媽媽何女士苦不堪言,終於昨日首次走在鏡頭前,明確表示其女兒有情緒問題,「她(陳彥霖)是自殺,不是被殺」,並已因反修例行動「變質」而退出示威者的行列,希望煽暴派「放過我們一家人」。

針對陳彥霖的自殺個案,警方已多次澄清,經解剖後發現,死者表面沒有傷痕,也沒有被性侵跡象,死因並無疑點,故被列為自殺案處理。但大批黑衣暴徒為達政治目的,不惜將陳彥霖的個案不停扭曲,將其化作因參與反修例事件而被警方「殺害」的「義士」。

指女疑思覺失調 兩現幻聽

不過,煽暴派仍堆砌所謂「疑點」,鋪天蓋地地進行文宣炒作,消費死者,藉此抹黑警方。彥霖母親於本月15日在fb發出帖文《請保護我女兒私隱及還我們一個寧靜》,指其因女兒逝去而被捲入政治漩渦,讓她及家人飽受滋擾及二次傷害,強調火化遺體是她及家人的決定,希望外界不要做無謂揣測。

然而其後煽暴派繼續炒作,瘋傳及質疑彥霖生前的片段,令一直沒有公開露面的何女士,昨日終於站在傳媒鏡頭前,訴說近日所受困擾。

為免被人誣陷「造假」,她在接受無邦q視訪問時展示女兒的出世紙和母女二人的合照,以簡潔有力的話,讓煽暴派啞口無言,「我想澄清這件事,她(陳彥霖)是自殺而不是被殺。」事發後,她和警方一直保持聯繫,每個閉路電視片段她都仔細看過,「當時片段所見,她的神情有異樣。」

何女士憶述,8月時,彥霖至少說過兩次,耳邊出現陌生男人的聲音,故懷疑她當時受思覺失調困擾,又轉述女兒的話,指「那個男人聲經常和我說話,讓我睡不荂C我覺得很辛苦,我不要再回到女童院了,那真的很恐怖」。

何女士解釋,彥霖在8月,曾到塘福懲教所探望男朋友,其後她情緒失控又拒絕付的士車費,又動腳踢到現場女警,故被判入女童院。然而當時的醫生診斷不禁讓她嘆息,「醫生只是說她是反叛,而不是情緒有問題......」

何女士又澄清,女兒的死與反修例示威無關。「6月時,女兒曾去派『文宣』;但7月時她跟我說,『媽媽,我已不想出去了,因為(運動)已經變了質。』」

有指網上流傳彥霖於8月11日曾在「前線」中催淚彈的影片,何女士指,當日彥霖到尖沙咀買蛋糕給同事時,途中誤中催淚彈,而非參與示威。

何女士又憶述,在彥霖失蹤前的中秋節,一家人還在一起燒烤,亦收到女兒短訊祝賀其生日,卻沒想到一周後悲劇就發生......

「我已失去女兒,不要這麼殘忍」

女兒離世卻遭煽暴派炒作,何女士不想多提傷心事卻受到不明人士騷擾,「有人起我底,工作地點等個人資料全被公開,甚至半夜三更也打來滋擾我」,並坦言現時日日提心吊膽不敢出街,「我已經失去女兒,不要這麼殘忍......」

「不需要你們去為她『沉冤得雪』!」何女士表示,「不要再推測、不要胡亂去講任何『你們認為』的事,我只想他們放過我們一家人!」說到此處,她甚至一度哽咽,「現在,我想我的女兒安息。以前她最怕人煩、怕人吵,現在你們天天在吵,我相信她在天之靈也會覺得困擾。」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