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言必有中】金庸武俠小說 大眾語言糧食

2019-10-23

自1955年金庸(本名查良鏞)在《新晚報》執筆寫《書劍恩仇錄》計起,距今六十多年,超過一個甲子。2015年《明月》為金庸武俠小說組織為期三個月的專題,筆者有幸重讀多篇鴻文,其中胡菊人的《中文萬歲》談及金庸絕佳的中文寫作,筆者同意極了。

五四之初,有過所謂文白之爭,起初白話文滲入不少歐化用語,但比文言更易傳播思想,影響現代文學的發展近三十年。白話文的流播,濫觴於晚清,曹雪芹的《紅樓夢》、劉鶚的《老殘遊記》可被視為代表。如劉再復所言,現代文學從五四以來開展了兩大流向,一是本土文學,一是新文學;前者代表有張恨水、張愛玲、金庸。(《中國現代文學的兩大流向》)自上世紀50年代起,香港社會對武俠小說的強烈需求,香港便成為金庸引入本土文學的重要地方,發展起新派武俠小說來,運用亮麗的中文書寫,糅合西方的表現技巧(如心理描寫、多線平行敘事)、建構嚴謹而複雜多變的故事情節(倒敘、插敘並用),最重要是對中國文化起茤荈ヰ漣@用,小說中所傳遞的文化信息,可以從古典詩詞、對聯、角色塑造(俠文化)、家庭道德倫理找得到。

直到上世紀90年代,金庸小說才受學院派注視,十數年間,先後在北京、台灣、美國、香港等地舉行過武俠小說的學術研討會。

當時的香港作家中,土生土長而又出色的不多,舒巷城、侶倫都是難能可貴的人才,其餘的大多是南來作家,金庸也不例外。1948年被《大公報》派駐來港工作,跟很多南來作家一樣,金庸起初是極不喜歡香港的,但很快因為香港的都市化以及香港人的熱情而改變了他的想法,在香港開展了他的事業和人生。

金庸小說的秀麗中文,讀來自然、流暢,不造作、不矯揉,不用艱澀的文字,但能把複雜的事情娓娓道來,變成老嫗可解的讀本。這一類沈恩登所謂的「成人的童話」,不單要武功出奇,還要結合兒女情長、民族情結的元素。每天在報紙副刊的500字武俠小說,是當時不少人的最廉價娛樂,因此用字要精且準。

新加坡已把《射鵰英雄傳》和《雪山飛狐》納入正規中學中文教材,香港也有不少出版社跟之隨之,編入參考篇章之列。相信不久將來,金庸小說的認受性可以更上一層樓,發展到將來,當可以視為一種學習中文的良好素材。

■區肇龍博士

香港專業進修學校語言通用教育學部講師

網址:www.hkct.edu.hk/

聯絡電郵:dlgs@hkct.edu.hk

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