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 > 正文

【探索新絲路】糧企哈國找「糧機」 年產值翻番

2019-11-20
■愛菊集團董事長賈合義(左二)與科研人員在哈薩克斯坦種植基地調研。 受訪者供圖■愛菊集團董事長賈合義(左二)與科研人員在哈薩克斯坦種植基地調研。 受訪者供圖

建跨國產業鏈 減成本增收益

【編者按】「一帶一路」倡議提出至今6年,不少企業對於到中亞等地投資仍抱蚙[望態度,有人認為缺少商機,更多的人因為不熟悉當地情況而不敢邁步,還有人認為資金雄厚實力強的國企、大財團等才去投資,無人無物的中小企業更不願意去當地冒險。事實如何?

香港文匯報的《探索新絲路》系列,透過訪問在當地做生意的國企、私企和初創企業,當中包括在中國做生意的外國人,告訴大家他們在當地投資的真實情形、經驗和教訓。在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中美貿易摩擦未有消除的當下,這些企業和個人在當地投資的經驗,或許可以成為包括港企在內的其他企業發掘新出路的一個借鑒。

2016年,隨荂u一帶一路」建設的不斷推進,擁有85年歷史的西安愛菊糧油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動「出擊」哈薩克斯坦市場,成為中國首個在哈薩克斯坦落地的糧油類企業。在打通中哈雙向貿易通道的同時,愛菊集團並建起了「北哈州─阿拉山口─西安」三位一體的跨國糧油產業鏈,企業年產值亦由原來的5億、6億元(人民幣,下同)躍至13億元。 ■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仕珍 西安報道

包括哈薩克斯坦北哈州在內的西西伯利亞地區,被譽為農產品種植的「淨土」,其天然綠色的農產品一直廣受全球糧商的青睞。然而,由於交通、政策等諸多因素的影響,長期以來,面對優質的農產品,糧油商們只能「望洋興歎」。

曾幾何時,因為地處中國內陸腹地,愛菊集團在糧油進口方面吃盡了苦頭。「以前從俄羅斯進口油料,海路輾轉鐵路,一趟下來得近兩個月時間。」愛菊集團副總經理劉冬萌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運輸耗時長,加之油料價格容易波動,企業成本亦隨之增長。為了找尋新的市場,2016年,愛菊將目光瞄向了「一帶一路」沿線的哈薩克斯坦。

哈薩克斯坦農產品高質

「那裡的土地和環境特別好,高品質的農產品和愛菊的追求不謀而合。」劉冬萌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愛菊到哈薩克斯坦進行了多番考察,最終決定在當地開展合作。

由於糧食種植周期較長,愛菊便選擇從採購貿易入手。2016年3月,中歐班列「長安號」首個回程班列順利抵達西安,搭載的便是愛菊集團採購的2,000噸哈薩克斯坦油脂。然而隨荈T易合作不斷加深,愛菊漸漸發現,當地的生產工藝和產量已難以滿足市場的需求。

運送耗時 當地設加工廠

「以前總覺得『走出去』就是把東西拉到國外賣出去,但事實上,『走出去』的本質應該是互通有無。於是我們開始考慮在當地建廠。」劉冬萌說,集團選定在哈薩克斯坦的產糧大區北哈州建立物流園區,同時又收購了一個糧庫,並建成了一個年產30萬噸的糧油加工廠。通過訂單農業的形式,部分原料直接運回西安,部分則經初加工後拉回。

但隨虓~務量加大,愛菊進口的糧油在進入中國境內後卻面臨茬q關效率低下的問題。「70%的中歐班列都從新疆阿拉山口口岸通關。從哈薩克斯坦運送貨物回西安,在新疆阿拉山口通關時,往往排隊時間太長導致成本增加。」

為了節約成本,愛菊2017年在阿拉山口建起了農產品物流加工園區,從哈薩克斯坦運回的糧油產品可直接進行初加工,再輻射至全國各地。

加工後進口 稅項成本降

「在阿拉山口的園區降低了我們的物流成本,因為從哈薩克斯坦到阿拉山口保稅區等於一站式到達;另一方面,進口的產品在阿拉山口保稅區進行初加工後,飼料麩皮等不用再納稅,企業稅收成本節約近30%。」劉冬萌說,如此一來,從哈薩克斯坦種植初加工到阿拉山口物流集結和全國輻射,再到西安主銷區,三位一體的跨國產業鏈條便形成了,三地聯動,互為一體,又互為補充。

三年多來,日趨完善的跨國產業鏈使愛菊發展欣欣向榮,並成為中國跨國產業鏈試點企業之一。劉冬萌說,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愛菊既是實實在在的受益者,也是推動者和實踐者,未來愛菊還將通過打造有效海外糧倉,繼續深耕「一帶一路」市場。

續建海外糧倉 下站俄羅斯

他表示,目前愛菊仍以哈薩克斯坦為主要市場,今明兩年將計劃在俄羅斯建設糧倉,進一步拓展區域合作,收購俄羅斯的小麥和油料。「哈國已擁有一個糧庫,一個年加工30萬噸的油脂廠。通過在俄羅斯建設糧庫,累計或將帶動種植500萬畝以上,流轉約150萬噸糧食和油料,直接和間接帶動就業3,000人以上。」

「我們也將逐年擴大進口額度。」劉冬萌預計,明年愛菊進口的小麥麵粉將會達到10萬噸,也將加大與中糧及其他企業的合作,進一步做大國際糧油貿易,爭取在3-5年內,成為中國具有重要影響力和競爭力的國際性糧食企業。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