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語奧探知】捷克語比英語更「屈折」

2019-11-28

編按:語言是人與人之間溝通的橋樑,不同語言或有荇t天共地的文字、符號、發音元素,但背後其實亦藏有類似的邏輯規律。作為現時全球12項供青少年參加耵L匹克科學競賽之一的語言學奧林匹克(語奧),便是以世界各地語言片段為材料,透過提供相關語言編碼方式的差異性,以及一些例子與已知訊息,讓參加者即使面對未知的語言,亦能以邏輯思維和綜合解難能力,拆解其規則結構,並作靈活的歸納與推理,被形容為「數理邏輯與人文知識的完美結合」。

【語言學小知識】

漢語中的「我」在英文中是「I」也是「me」-詞形變化在作怪(作者原題供參考)

以漢語為母語的人士在剛開始學習英語的時候,遇見的第一個問題或許就是最基本的人稱代詞「我」,作主語時是「I」,作賓語時卻成了「me」。雖然很多時候我們牢記了這些詞形變化,但背後的原因往往卻是不求甚解了。

在世界現存的6,000多種語言中,我們可以根據詞的形態(morphology)將之粗略分為兩大類-分析語(analytic language)及綜合語(synthetic language)。分析語基本無詞形變化,主要依靠詞序及虛詞等特徵來表達文法關係(如漢語);而綜合語的詞序相對自由,藉助詞形變化傳達意義(如英語、日語等)。通過詞形變化表現不同語法類別-「屈折」(inflection),是綜合語的一項重要特徵。

2018年香港語奧的捷克語一題中,仔細對比捷英對譯,不難發現捷克語比英語更為「屈折」。例如,當專有名稱出現在句中不同位置時,詞的形態也隨之變化,如下表所示:

事實上,名詞在捷克語中有七種不同的「語法格*(case)」,還可根據單複數、陰陽性等不同發生變化。也正因如此豐富的屈折變化,詞序在如捷克語這樣的綜合語中就顯得無關緊要了。 ■鍾隱 香港理工大學中文及雙語學系博士生

*不同格具有不同語法功能,如主格(nominative)、賓格(accusative)、所有格(genitive)等。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