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鵬情萬里】打破杯子的遐想

2020-01-15

趙鵬飛

昨天早上喝完牛奶,順手一放,淡藍色的玻璃杯居然沒有站穩,順蚍p房的水池邊一滑,落地開花,跌成渣渣。這是兩年前所買的六隻玻璃杯中,最後被打破的一個。這一組六個玻璃杯終於以另外一種方式,重新回歸到了同一個狀態裡。

碎(歲)碎(歲)平安,無論打破了什麼器物,中國人通常都會在其落地那一瞬間,順口唸上這一句咒語。彷彿與此有關的所有霉運,頓時煙消雲散。英國也有一句打破或是打翻餐具時家喻戶曉的諺語:別為打翻的牛奶哭泣。顯然,在打破餐具這件事情上,英國人首先關注的是餐具裡裝茠滬鼓哄A其次才是要體悟的生活信念。就文化而言,這兩者之間並無高下之分,但卻很好地反映了一個有意思的現象,中國人藉由意外打破的杯子,對未來的吉祥平安作出期盼的祝禱,很具儀式感。英國人以即刻止損的心態,勸慰肇事者不要被眼前的窘境所羈絆,態度很務實。

我忽而想起貢布里希在談到中國和西方藝術比較時的一段論述。他說西方的藝術家,似乎都在亟不可待地超越他們的前輩和師長,他們還經常運用譬如透視法之類的科學知識,去改善模仿自然的技術。於是西方的藝術故事,就是無休無止的藝術實驗,追求前所未有的新穎和獨創效果。中國的藝術則大不相同,偉大的藝術家所創立的傳統,即使經常改動和改進,也照舊受人尊崇。中國的藝術有更多的時間去追求雅致和微妙,因為公眾並不要求急於看到出人意表的新奇之作。

這段話說得頗有見地。每次在故宮裡參觀,都驚異於大量名貴木料製成的皇家傢具上,無以復加的繁紋重飾。雕刻上,圓雕、浮雕、透雕、半浮雕、半透雕。裝飾時不僅彩繪加貼金,還要包銅或琺瑯,有的甚至還要再鑲嵌玉、象牙、大理石、陶瓷等材料。這些代表明清兩代最高藝術水準的傢具,無論是桌椅案几,床杌妝台,其比例形制都非常合乎一定的規範和準則。跟我在彼得堡艾爾米塔什博物館看到的沙皇傢具,是完全不同的風格。在這裡,每一個宮殿和房間裡的傢具,形制上的變化異常多樣,裝飾也多以明麗絢爛且幅塊較大的材料為主,看起來恢弘開朗富麗堂皇。兩相較之,更覺得貢布里希「雅致和微妙」這兩個詞用得傳神精準。

我又想起很早之前,在雲南昆明西山華亭寺參訪時,偶然聽過的一個打破杯子的故事。華亭寺始建於元朝,後多次毀於戰火。一百年前,幸得時任雲南省長唐繼堯邀約,由高僧虛雲和尚主持重建。虛雲老和尚開悟的機緣,就是起於打破一個玻璃杯。

自十七歲萌生出家志向,十九歲在福州鼓山湧泉寺披剃受具足戒,虛雲一心向佛經年苦修,餐風露宿,遍訪名山古剎。直到五十六歲在揚州高旻寺禪七。間歇時,有侍者例行給他的杯子裡添熱水,滾燙的茶水飛濺在他的手上,他下意識地一縮手,杯子墜地發出清脆的破碎之聲,他頓斷疑根,如從夢醒,終於開悟。

之後,便有了那首著名的《開悟偈》:

杯子撲落地,響聲明歷歷。

虛空粉碎也,狂心當下息。

開悟是佛家祛除無明,獲得至上智慧的必經階段,但凡得道高僧大都會有此機緣。虛雲老和尚的這篇開悟偈大致的意思是,當茶杯破碎的聲音響起時,那一瞬間,耳朵裡只有這一種響聲。周圍的萬物,全部都粉碎消失,彷彿從來都沒有存在過。內心存在過的游離遲疑,在這一瞬間也都徹底停息了下來。由此,他便進入覺悟。

我們庸庸碌碌於喧囂塵世,自然無法體會真正進入無慾無求狀態時,內心的清明透徹。不過,偶然打破一個杯子,也能倚廚想到這些,也算有所得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