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蘆葦花的精魂

2020-03-26

扶 雲

蘆葦花隨風飄逸,那一片片的風景,搖曳在家鄉的冬春季節。輕柔的蘆葦花,溫煦中有蒼涼,像一軸一軸的黃雲在斑駁的綠海中塗抹,又像一展又一展古戰場的旌旗。蘆葦花不似葦海裡枝葉那般喧鬧,只是在微涼的感覺中,送一絲絲潤滑過來。也許,那種油潤的夢,那種柔情的恬,都活在那裡。

我站在蘆葦蕩旁邊,眼看、心感,總覺得蘆葦花有一種說不清的精魂在那裡飄拂。真的,很少有植物的花帶給人這種感覺,即便是颯颯秋菊也要輸給蘆葦花。秋菊還是帶有些艷的顏色,蘆葦花的樸素與柔細像極了母親,歷經滄桑,還是那般親切,她渾濁的老眼透溢出慈祥的光芒。

曾記得作家趙太國在《北方冬天的魂魄》中,有這樣的詞句:那些或老或死或枯或敗或眠或藏的動植物,它們枯而不死、退而不敗、敗而不亡,顯示茈糽R裡最本質最優秀的部分。他雖然沒有提到蘆葦花,但哪一字不都是在寫它?這也叫荻花的花,果然有魂魄在周遭飄拂,我的直覺沒錯。

蘆葦花內裡,最深邃的那份情感,魂繫蚅疙姪漯漱砟葍紋z。細想下去,天地造蘆葦,這葦卻不盡是乾癟,雖然它腹中空洞卻詮釋了「空也是富有」的極妙哲理。這也許有些難懂,「空」與「有」本是相反的兩極,怎麼能搞在一起?但及待蘆葦抽出了蘆葦之花,我才真正懂得蘆葦的氣質--心那般空,愛是這般厚。

蘆葦的心間呀,盛茪@片天,它怕這個天太空寂,慢慢捧出充滿質感的蘆葦花。這花像似人生的徹悟,在黃葉與綠葉中間綻放一種白髮蒼蒼的弧度美。

我心中不由一驚,沒有什麼比這樣的畫面--更讓人感受到冬野之真味了......有什麼植物能把毛絨絨的花,撐過一個又一個清冷的黃昏,與寒冬深情地去握手,你來說一說?請不要講,瀟瀟冷雨打滄桑,呼呼寒風吹斷腸。整個蘆葦蕩,已然跨越清冷,不知是蘆葦花溫暖了殘陽,還是落日渲染了荻花美?這樣的畫面,就像寫意畫中的真情,完全可從情境讀到心靈深處。於是,我頓悟了,蘆葦花的質樸溫暖和堅韌不拔,讓蘆葦蕩獲得了達觀、博愛的人文意趣。想起蘆葦瘋長時的濕地:葦葉飆生,葦莖恣意,盛況非凡。千枝萬根蘆葦鋪展得一望無際,像一場聲勢浩大的合唱,激情而張揚。可如今,蘆葦蕩已然頹敗,但蘆葦花還用熱烈真摯的愛心--把生命的殘酷和悲涼改寫成詩的禮讚。可想而知,這些荻花終將被風吹盡,將經歷無數的悲苦,而它卻把微笑的種子播撒給無邊無際的濕地。

我想起一個女性朋友,在遭遇身體誤診、丈夫背叛、失去女兒的苦難後,她的心沒有灰暗甚至死去,卻用自己的愛去溫暖一個又一個孤兒。她說,在愛中學會愛,自己很像一捧蘆葦花。我聽後,在淚眼模糊中--突然感到了蘆葦花人性的甜美。

一個人良知何處來?生於良心;那麼,良心又從何處來?生於不滅的心性。凝思一想,蘆葦做到了心要虛,無一點兒渣滓;而蘆葦花做到了愛無邊,無一絲欠缺。寧靜、忍耐、安詳、謙虛、涵容--蘆葦蕩裡的荻花,讓我懂得秋天不是寂寞冷落,冬日也並非萬物凋零,這就是蘆葦花寫在空氣中的不滅精魂呀!就這樣,蘆葦花在無聲的大自然中,在冷冷暖暖的顛簸之間,不斷與時間賽跑荂C這讓我想起患漸凍症的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他在抗擊新冠肺炎病毒第一線堅守,也是醫護人員的妻子感染了病毒被隔離治療,他說:「我怕得哭了。」

當時,分身乏術的張定宇不能陪在妻子身旁,有時一連三四天都看不上妻子一眼。談到自己的漸凍症,張定宇卻沒有半點害怕。但他說,在開車去看妻子的路上,自己害怕得哭了,心裡怕失去她。所幸,妻子感染後已經康復。就像初春依然挺立的蘆葦花一樣,張定宇的雙腿已開始萎縮,全身會慢慢失去知覺。他對時間特別敏感,因自己的身體會漸漸被這種罕見的病魔「凍」住。他曾說,自己跑得更快,才能跑贏時間,一定把重要的事情做完;必須跑得更快,才能從病毒手裡搶回更多病人。

初春依然挺立的蘆葦花,像張定宇一樣,如同一面面旗幟,站在蘆葦蕩的那頭遙遙照耀而來,拉出一片片暖意,一點點在我的心扉展開,似有一個聲音在呢喃和敘說,一點一點地將生命的抗爭用毛筆在天地間--一筆一劃地寫荂B寫荂A像慢鏡頭一樣。天暗淡得幾乎讓人窒息,午夜下起了小雪。清晨,日光沒有從天際的那邊射過來,一切在肅殺中隱隱約約變得朦朧,生命的楷書似在風中隨蘆葦花隨意翻動。冬春時節,蘆葦花像一個奔跑的孩子,似雪花在空中任性地飛舞。這正是「忽忽百年行欲半,茫茫萬事坐成空。此生飄蕩何時定,一縷鴻毛天地中」。那飄揚在葦杆上的花呀,一直鋪展在我們的心房。每年三月燒蘆葦作草木灰,觸目即是的蘆葦花顏將不復存在,過去的艱澀和榮光只有蘆葦根知道。有人說,秋天蘆葦花開了,就意味茈糽R光華鋪射,那便是高峰閃現。青青蘆葦嬗變成白茫茫的蘆葦花,這乃成熟冷峻的美,然後直至枯萎。內心質樸的人們,卻一直把蘆葦花裝在心頭,陽光不斷透過指縫進入瞳孔,似乎新葦在眼前努力地生長。

巴斯克爾說:「人不過是一根葦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東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葦草。」在澳洲昆士蘭大海邊,有一溜溜、一片片、一簇簇的蘆葦叢,纖細圓滑的葦杆把灰白的蘆葦花撒向空中,任憑海風帶到遙遠的他鄉,李存修君稱之為「海上蘆葦花」。他是一位見蘆葦叢喜愛、遇蘆葦花放情的人,當蘆葦花絮搖得滿天飛舞,李存修的一顆心也跟茩舅W了雲天。他對蘆葦花的興趣、神秘和晚間的那些夢,幾乎和張定宇與時間賽跑的心願一樣,都活在茫茫葦海裡......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