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博 > 正文

製作人袁鴻:後疫情時代需共育健康演藝生態

2020-07-11
■聲音劇場《回家》,這部作品中,觀眾亦即演員。■聲音劇場《回家》,這部作品中,觀眾亦即演員。

上海「表演藝術新天地」如期登場

新冠疫情防控常態化後,內地首個大型線下藝術節終於啟動。一年一度的「表演藝術新天地」日前在上海新天地如期登場,雖因疫情之故,大幅調整了參演劇目,首次由內地演藝團體挑大樑,但整場藝術節仍保持高水準,諸多創意令人耳目一新。藝術節製作人袁鴻坦言,後疫情時代市場競爭加劇,演藝界需提供更多優質創作,同時盡量降低票價,只有共育健康演藝生態,才是行業生存王道。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章蘿蘭 上海報道

「表演藝術新天地」目前已成長為內地最具影響力的藝術節之一,過去四年間,有近50個國際表演藝術團隊在此平台,完成了其世界首演、亞洲首演和中國首演。

但今年,新冠疫情令許多國際表演團體無法成行,策展團隊及時把策展方向聚焦於「尋找表演藝術新勢力」,在5月初迅速啟動Plan B,調整了大半劇目,轉而在本土青年創作者中,挖掘人才、孵化作品。最終,以國際化、多樣化、親民的方式,將20部劇目、近200場精彩演出,搬到城市公共空間與商業空間,並全部免費對公眾開放。

抗疫題材溫暖人心

藝術節策展人、藝術總監水晶博士介紹,2020表演藝術新天地的策展主題為「愛的聯接線」--圍繞這一策展主題,為了表現廣大醫務人員及人民,在整個新冠疫情抗疫過程中的英勇努力和動人故事,藝術節在多個劇目中呈現了這一元素。

聲音劇場《回家》即是其中之一,這部作品中,觀眾亦即演員。表演前,七位觀眾隨機抽取序號,扮演病人家屬、醫務人員、記者、快遞員、志願者等不同角色,直至輪到自己朗讀,方可啟封劇本。根據真實故事改編的《回家》,以此將每一位表演者投入到未知命運中,重返疫情最危急時的武漢。末了,表演者均將獲贈一張4月8日武漢「解封」之時,自當地長江郵局寄出、並配有各自台詞的明信片,作為參演留念。

疫情期間,窩在沙發埵乎成為每一個人的宅家縮影。在《我們真的在一起》這部舞蹈作品中,青年舞蹈家江帆和其他藝術家一起,就以無限期的居家時光作為創作靈感。此外,《街舞新勢力》不僅讓觀眾領略了中國最炫酷的街舞hippop流派,一次性將街舞的四大元素MC(主持)、DJ(音樂主持)、塗鴉和Breaking Boy帶到新天地,且同樣將抗擊新冠疫情元素,融入街舞和現場噴繪表演中。

本土藝術家挑大樑

今年的藝術節中,大量充滿「國際范兒」的本土優秀節目和藝術家站上了舞台。「世界球王」曹凱是球技表演世界最高紀錄保持者,他的球技節目曾在全世界60多個國家演出過。9個球同時在曹凱手中,演繹變換茼U種造型,伴隨蚑蟢鬈R擊打地面的節奏,彰顯了「球王」的風采。

畢業於嵩山少林寺武僧團的陳桃,在「功夫飛環」中,展現了凌風駕雲的過人神技;寧夏街頭藝術表演者陳鵬飛,則以足以亂真的「斗笠銅人」,給城市景觀帶來驚喜與活力;上海本土裝置藝術家申昕彤,將自己對於社會生活的理解和認識,融入傳統剪影形式之中,古色古香的陳樓舊瓦間,投映出了飛船、太空服和宇宙。這些極富創造力的青年藝術家們和其他「表演藝術新勢力」一起,將上海新天地的餐廳、咖啡館和各種公眾空間,瞬間變成了形式各異的「劇場」。

藝術節製作人袁鴻在接受香港文匯報專訪時表示,其實這些獨立藝術家們均具備絕佳技藝,在各自領域亦已享有高知名度,但此前或因自我宣傳意識不足,不少藝術家甚至還拿不出像樣的表演照;今次在如此緊迫的時間內,得以成功展示那麼多高質量節目,足以表明只要找到好的承載方法,本土表演團隊同樣潛力十足,一些原本稍欠藝術含量的表演,經過具有經驗的策展團隊協助加工編導,令之更加符合藝術規律。

演藝行業艱難求存

論及後疫情時代的演藝市場,袁鴻略略有些悲觀。他坦言,如今全國演藝行業一片哀嚎,很多民營演藝公司已經歇業,因疫情之故,劇場需執行30%的上座率標準,導致普通演出根本無法收回成本。「因為演員不可能只拿三分之一的酬勞,機票、賓館也並不是只要支付三分之一的費用,加上劇院方也沒有減免相關收費,民營演藝公司完全沒有辦法去做演出。」他提到,身邊很多同行已經離開,連有十多年從業經驗的舞美技術人員都為了生存,不得已去了工廠流水線打工。

「『表演藝術新天地』至少讓近200個演職人員在今年開了工,在艱難的大環境下,我們還是希望堅持自我,能盡量做輕盈的藝術,抵達觀眾內心。」他提到,上海黃浦區政府十分務實,新天地所屬瑞安集團亦致力於將文化藝術作為常態,令藝術節策展方與之合作成為可能,「不似有些地產商只是為了賣樓而做藝術;還有一些地方則常常布置『命題作文』,要求在藝術作品中融入『口號』,此類策展就算是給錢,我們也不願意做。」

袁鴻以今年「表演藝術新天地」中的作品《回家》為例說,《回家》雖是抗疫題材,但如果一定要在劇本中加入「口號」式台詞,就會十分彆扭,現代劇場意識是要讓生活自然而然地在劇場中發生,讓觀眾自然而然地感受、融入,而不是要做那種奔走呼號的作品,「事實上,在最初的Plan A中就已將《回家》列入其中,但隨茠Z漢疫情的加重,我們反而想表現得更淡,最後決定用最簡單的讀劇方式,讓每一位參演者的命運,都與劇中人物關聯,普通人對家庭、社區的投入,就是愛國愛家。」

疫情影響行業生態

在袁鴻看來,新冠疫情將深刻影響行業生態,首先是創作競爭會更加激烈,「疫情期間,大家都可以不看戲,可見看戲不像吃飯購物,並非必需品,所以在疫情後,如何將觀眾喚回劇場,本身就對藝術作品質量提出了高要求。」

他直言,早前演藝行業的高票價,在後疫情時代或將無以為繼。「票價必須要降下來,有點流量的小明星,就要動輒880元、1,280元的票價,本來就非常不合理,年輕人一個月也就是七、八千收入,其中一半用來交房租,再扣去吃飯、交通等必要開銷,一個月頂多也就有千元左右的閒錢,用來進劇場看劇、買書,但現在看一場演出,居然就要花掉這麼多!」

袁鴻希望,特殊時期有關部門可考慮為演藝行業減免相關稅收,國家也要加大對文化產業的投入,但要把錢花在刀刃上,不要浪費,有些劇目很燒錢,觀眾卻不多,如果加大對新生創作團隊的扶持,則可能催生更多價廉物美的創新劇目;還有一些劇場原本是斥巨資所建,卻每晚都要七點半才開門,一年下來演出還不到100場,這些空間其實都可以活化、利用起來,讓演出團體進得去、演得起。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