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博 > 正文

溫情抗疫 「港樂」重回音樂廳

2020-06-27
■港樂父親節音樂會,現場架設錄影裝置,觀眾在網上觀看。  港樂提供■港樂父親節音樂會,現場架設錄影裝置,觀眾在網上觀看。 港樂提供

儘管康文署轄下的演藝場館已恢復安排有現場觀眾的演出,但只能接待原有座位量半數的觀眾,相連座位不得超過十六個,並要隔行入座......顯然,劇場仍未到正常運作的時候,為此,香港管弦樂團上周便安排了兩場「特別」音樂會來和樂迷歡度父親佳節,藉茩絳眭熒鑄′陘j家打氣抗疫。 文:周凡夫

這兩場以「HKPO我們回到音樂廳」為口號的演出,演出者回到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演奏,但觀眾仍只能透過網絡欣賞;同時,兩場演出亦非「現場直播」而是預先在6月12日錄影的製作。為此,也就沒有了「即時」感覺,但經過剪接製作,節目可有較多變化,節奏亦可更緊湊。為此,首場六首樂曲,全場只用了36分鐘,第二場六個家庭的表演,亦只用了半小時。網上閤家歡節目,確實是宜短不宜長。「港樂」首場安排有現場觀眾的演出將在7月4日晚上上演,由本港活躍於國際樂壇的廖國敏執棒,於是這兩場迷你音樂會便成為樂團重回音樂廳演出的前奏。

梁建楓父親節音樂會

首場溫情音樂會,吹管樂手座位間加裝有分隔透明膠板,部分樂手戴上口罩,執棒的是年來於樂團演出之餘,活躍港、澳兩地指揮活動的樂團第一副首席梁建楓。在他訓練下的澳門青年交響樂團、香港理工學院、拔萃女書院的學生樂團所取得的佳績,有目共睹。這場音樂會開始前,他在文化中心觀眾席中介紹音樂會時,提到他身為三個兒子的父親,對父親節音樂會有更多一重感受。其實,如果畫面能配上他與三個兒子的生活照片,甚至音樂會最後加上一段四父子聯手的四重奏作為加奏節目,相信大家的感受亦會更強。

這場迷你音樂會選奏的六首樂曲,全是節奏明快的舞曲,都是歡樂開心的音樂,如柴可夫斯基《胡桃夾子》中的西班牙舞曲、《尤金·奧涅金》的波蘭舞曲、德伏扎克的第八斯拉夫舞曲,這些舞曲說易不易,說難不難,特別是布拉姆斯的第六匈牙利舞曲,充滿彈性速度的節奏,便不好掌握,能奏出神采,可非易事呢。

相對上音樂會的始與終兩首樂曲,幅度較長,羅西尼的《絲質梯子》序曲,算是一首不時演奏的樂曲,原來「港樂」上次演奏已是二十年前的事,至於用作壓軸的第二丹珊舞曲(Danzon),是墨西哥作曲家馬桂斯(Arturo Marquez,1950-)的作品,是音樂會中最長的一首(約十一分鐘),還要加上鋼琴來演奏,節奏色彩變化豐富,但看來大家對這首樂曲都頗為陌生,原來「港樂」上次演出亦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六個家庭的溫馨演出

這場音樂會第一副首席梁建楓當了指揮,首席王敬沒有出現,也就由第二副首席許致雨頂上做音樂會的首席了。不過,6月21日父親節下午三時的第二場(二部分)迷你音樂會,這三位首席都沒有出場,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舞台現身的是樂團六個家庭組合,還有和他們在演出前於後台出場口做訪問的主持人王耀祖。

六個家庭組合和所演節目都各有特色。開場中提琴首席凌顯祐在嚴翠珠(唯一與「港樂」無任何關係的鋼琴家)伴奏下以小提琴演奏艾爾嘉《愛的禮讚》(Salut d'amour),演奏前由稚子凌澤光用法文唸誦卡雷姆的《致我的父親》,然後坐在椅子上聽爸爸演奏,他可是整個演出中最年幼的一員。第二項節目由樂團的小提琴家倪瀾,以中提琴與兒子倪鎮傑演奏巴赫簡短的二重奏D小調小步舞曲,兒子採用兒童用的大提琴,較中提琴大不了多少呢。

隨後上場的是首席雙簧管演奏家韋爾遜(M.Wilson),他與吹牧笛及拉大提琴的兩個兒子演奏一曲《強烈搖擺》後,再加入「港樂」兩位同事以鼓和低音提琴助陣,以五人組演奏《低沉搖擺》,很輕鬆的音樂。最意想不到的是「港樂」的夫妻檔圓號手李少霖與敲擊樂手胡淑徽與十六歲的兒子李恩曦攜手上場演奏的小步舞曲,是李恩曦所寫的圓號、馬林巴琴及鋼琴三重奏,李恩曦自己演奏鋼琴,那可是一首可用作考試的五分鐘原創曲呢,一家三口包辦了作曲和演奏!

大提琴家陳屹洲則以父女檔上陣,在年紀輕輕的女兒陳黛兒的鋼琴伴奏下,演奏了一曲巴赫的F大調《田園曲》,稚嫩的鋼琴聲,增添了純真的美感。接上壓軸一曲,風味截然不同的美國歌手Bruno Mars(1985-)的《Count on Me》,定音鼓首席龐樂思(J.Boznos)與一女兩子組成四人組,他自己演奏馬林巴琴,大女兒演奏烏克麗麗,兩個兒子分別演奏小號和鼓,又唱又奏又跳,好不熱鬧,演出前與演出後,還與太太一家五口接受王耀祖訪問,最後各組以不同方式向大家祝賀「Happy Father's Day!」將音樂會結束。(這兩場父親節迷你音樂會在網絡上回放大概會有兩星期,可登入「港樂」的fb收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