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西澳的斯卡布羅集市

2020-07-30

伍呆呆

澳洲已進入冬末,為期一個月的寒假快放完了,女兒擔心自己到時沒有時間陪我外出遊玩,便趕在開學前帶我去了一趟Fremantle。

Fremantle是個小鎮,離我們的住處很近,坐火車轉大巴過去也不過一個小時的路程。女兒告訴我說那埵酗@個童話般的集市,於是去的路上我便一直在想像童話般的集市的模樣,到最後卻是滿腦子的《斯卡布羅集市》歌曲的旋律。

與澳洲別處那些有蚞史沉澱的小鎮一樣,Fremantle的街道上亦有不少十九世紀的建築,有的甚至因年久失修荒廢在路邊,讓人忍不住擔心到了夜晚會不會從堶戚艇X一個騎荓蔗牧熄糧T女巫。我們去的時候陽光明媚,街邊的青草地上一群雪白的鸚鵡旁若無人地在啄食樹上落下的果實,街道兩旁有許多散發蚇@郁的文藝氣息的小店。女兒去過的那個童話般的集市在小鎮的中心,大抵因為疫情的緣故,在她印象中熱鬧無比的集市如今只有零散的幾個行人,偌大的街道上僅剩一個賣披肩的攤位在寒風中煢煢孑立。

集市逛不成,女兒便帶我到了Fremantle港口,據說這堿O我們所在的西澳洲珀斯市的發源地,當地人喜歡稱這堿蚌reo。西澳天氣多變,剛到Fremantle的時候還被太陽曬得睜不開眼睛,轉眼間卻風雲變幻,港灣堛熔謚有Q烏雲籠罩,狂風在海面上掀起一陣又一陣的巨浪,大雨毫無預兆地傾盆而下。

我們便被這場突如其來的雨逼得逃進了港口旁邊的沉船博物館。

進了博物館就是另一個天地,雨聲被隔絕在石牆之外,館內精心調控的溫度頓時讓人感覺溫暖起來。然而溫暖之後立即又被嚇得渾身冰冷:在展廳入口處那小半隻被精心恢復了的船身旁邊,敞開的玻璃棺內擺放茪@具完完整整的骸骨。回過神來細讀骸骨旁邊的「說明書」,才知道那是從海底打撈上來的一位船員的遺骸,此前他在海底已經躺了300多年。於是我們的博物館之旅便從安靜地躺在那媕~人的船員開始了。

沉船博物館內展示的自然全是從海底打撈上來的各種殘骸,作為中國人,一眼便從展櫃內那些殘缺的紅陶罐、銀燭台、紅酒杯、航海燈,以及大大小小的煙斗、黑乎乎的煤炭等物品中間看到了藍白相間的青花瓷器,儘管經過了幾百年,那些青花瓷和其它的物品一樣已經成了碎片,但在碎片堶惆斨瞻Q分搶眼,便不由得有了幾分莫名的自豪感。

與其它博物館兩樣的是,沉船博物館那些殘骸背後更多的是生動的故事。館內一共有4隻船的遺骸,其中最著名最為人知的是Bataiva號沉船。這艘船在1692年載300多名乘客從荷蘭出發前往爪窪,航行途中就有船員陰謀奪船,船隻在途經澳洲的時候觸礁擱淺,船員和乘客們便逃到了島上,在島上又發生了大規模的謀殺事件,到最後整船近400人僅40多人活下來,留下了這個慘烈的沉重的故事。

沉船博物館的故事未讀完,雨停了,天亦晴了,我們便向荈坏而去,把沉重的故事留待下次再讀。回去走了另一條路,路邊種滿了各色香草,我便再一次想起《斯卡布羅集市》,想起歌手反覆吟唱的那句歌詞:「香菜、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此地都有,只是集市不再。 (澳洲漫遊記之二十七)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