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人圖》人群消失之後

2020-10-10
■《人圖》   攝影:Dicky Wong■《人圖》 攝影:Dicky Wong

看到《人圖》中大大的銀色波波,會想起編舞黃靜婷2018年的作品《遙遙之城》,舞者與彈性球體的拉扯、對抗、依偎有蚥憭H的化學作用。在那之後,她不斷尋求機會將作品再發展,例如曾嘗試推茞y去到布拉格的街頭,看如何與人相遇互動;也嘗試構思未來不同的作品系列。

一路摸索過來,現在再回看自己與波波間的magic moment,她腦中畫面定格在某個時刻。「我記得有一次綵排,10個球出現在studio,感覺很震撼。就好像在一個波波鎮堶情A見到好多個自己,讓我想起很久以前去過的一個歐洲的mirror maze。當時是下午,陽光灑進來,很多個自己,有很奇怪的情緒出來了。我開始嘗試推它,或者在它們中間走。就覺得好有趣,這個道具的特質是不斷反射,不同的球不停反射來反射去。哇,我很記得那個感覺。」

這顆種子埋在心堙A在《人圖》中長出了小芽。在原本的計劃中,銀色波波會佔據大館的監獄廣場,人們可以自由走入其中,與表演者相遇,收穫每個人自己的magic moment。「大館很大,波波也可以在其他地方出現,比如被表演者推上斜路。作品虓N的,更多的不是表演,而是觀眾的體驗,表演者會出現,觸發某些東西,所做的是在加強觀眾的觀感。」對黃靜婷來說,鏡面和圓形,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新元素,但她好奇每個人走進這個「波波鎮」,會不會像她在那個午後一般,心中突然被觸動。未必是什麼嚴肅深刻的思考,也許就是最單純的快樂。「比如小朋友,他們可能會特別被吸引,會湧過來。」她幻想,小鳥如果從天上往下看,會看到人們穿梭在「波波鎮」中,如同走入迷宮,容易迷失,卻也能遇到自己。「他們的倒影、城市和環境的倒影,所有的這些都在堶惇y動。人在這個世界中很渺小,很無力,很多事情做了好像都是徒勞。但是其實沿途有路,有風景,這風景就是人。人群,這是作品主打的方向。」

疫情影響下,作品要與觀眾網上見。沒有了周遭城市的聲音,沒有了大館反射的影像,沒有觸碰沒有互動,甚至連人群都不見,那些不期而遇的瞬間該怎麼觸發、怎麼呈現?「對我們這個project很難。我們本來就沒有video的元素在其中。我們也不是一個舞作來的嘛,最核心的東西就是觀眾進來這個空間。那怎麼辦?去大館拍一些素材拼接起來嗎?問題是,這樣的記錄並不是作品的核心。我想不通。」

黃靜婷笑說,剛開始思考怎麼拍攝時,自己「腦子亂到-殺到來了一定要變!」根本沒有清晰的想法。後來找到錄像導演潘健豪合作,一邊做一邊試,作品慢慢地產生了。除了在大館中拍攝,表演者與波波也移師到室內。在迥異於戶外的黑暗空間中,表演者穿梭其中,如同在迷霧中摸索自己的路。黃靜婷說,最後出來的片子,是無法展現本應在大館中的作品樣貌的,但透過這另一種媒介,她仍然想去傳遞自己關於人生路途的隱喻。

拍攝也讓她嘗試接觸許多創作的新元素。「我自己沒有試過做dance video,但是很有興趣。第一波疫情的時候,我就去了學拍照。這次一路做下來,反而是覺得,舞蹈、戲劇、電影、電視......這些在學習時可能會分得很開,但是不同的媒介其實是『通』的。『通』就在於,這次當我們(不同範疇的人)緊密地去溝通,都不執茤韟菑v所擅長的形式,而是去想怎麼把我核心想要表達的東西轉化為可以在這個媒介下去記錄,可能從動作、鏡頭、音樂、裝置上去發想。」她形容,數碼融入藝術創作在未來可能成為一個趨勢。這次的創作讓自己有了更多的經驗,下一次可以更深入、更坦然地去嘗試。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