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李文儒說故宮 用現代理性看待傳統文化

2020-10-19
■李文儒為讀者簽名。■李文儒為讀者簽名。

時值紫禁城600周年之際,歷任國家文物局博物館司司長、中國文物報社社長兼總編輯、故宮博物院副院長的李文儒受河南「天一文化講壇」邀請,在鄭州舉辦了「故宮院長說故宮:紫禁城600年」的分享會,與讀者聊聊故宮那些事。■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 河南報道

「這兩年故宮博物院挺熱的,我也湊熱鬧,出了兩本書《帝王之軸》和《東宮西宮》。」李文儒被稱為「中國最懂故宮的少數專家之一」,他做了長達17年的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10年的故宮博物院副院長,如今還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南開大學、清華大學特聘教授及博士生導師。在書中他用第一人稱的視角,把他十幾年來關於故宮的點滴積累,整理成系統章節。有八卦、有文化、有故事、有照片,讓讀者在哈哈大笑中就可以徹底「解鎖故宮」,這套書被稱為權威的「故宮吐槽大全」。

從乾隆的「大白菜審美」到「慈禧太后一口氣要買100隻包箱」,從「建築垃圾堆砌的景山」到「不能護城的護城河」,各種新鮮有趣的八卦吐槽讀者都可以在這媗爸魽C比如他在書中揭秘封建皇家生活,他認為高高的宮牆壓抑人性,豪門不見得就過得好。「一想到在數百年的時間堙A乾清宮一直作為皇帝的寢宮,問題就來了:1,400平方米的大空間,皇帝一個人,怎麼個睡法?能睡安穩嗎?睡得荈隉H」而站在三大殿高台得後邊望幾眼後宮,李文儒有時候會突然生出一些特別的想法:「在佔紫禁城近三分之一,也就是大約20萬平方米的後宮區域,怎麼可能,怎麼需要日日有成千上萬的宮女太監活動呢?」李文儒吐槽道,一個男人陷入女人和太監的世界堙A而且是幾百幾千個女人和太監的世界堙A能算正常嗎?能保持正常嗎?

所以,明朝的皇帝們,真有些很變態的。如20年不上朝的嘉靖帝、30年不上朝的萬曆帝爺孫倆,木匠活幹得比皇帝活好得多的天啟帝,還有上吊前瘋狂的崇禎帝。「一時的荒唐愚昧不可怕,可怕的是這樣荒唐愚昧的制度竟然可以在堂皇的皇宮堜腔繯X千年,真是不可思議。」

500年皇宮 100年博物院

但在嬉笑幽默中,李文儒有自己的態度,「二十一世紀的人如何看古老的紫禁城,如何看故宮。」

李文儒說他曾經組織過觀眾調查,發現有相當多的觀眾在離開故宮時,還在詢問:「故宮博物院在哪堙H」他也發現,不少人確實是抱荋竄籇瓵蛌鷝q寶殿、皇帝寶座、皇帝寶貝的想法進故宮的,離開時也確實更加強化了這種想法。「真是何所聞而來?何所見而去?」

而李文儒則希望大家能夠理性看待故宮,「故宮博物院是引導人們理性認識帝制文化的『標本』,而不是讓人們崇拜皇權『明君』、嚮往權力財富及所謂『寶貝』的『聖地』。」

李文儒說,首先應該理清故宮的概念。現在人們統統用「故宮」來指代位於北京城中心的明清皇宮紫禁城,包括地鐵站名亦無例外,但李文儒說,確切的名稱應該是「故宮博物院」。

「紫禁城落成600年,其中近500年是作為皇宮,而近100年是作為故宮博物院。」從皇宮到博物院,紫禁城經歷了三個歷史階段,呈現了三種文化形態。第一階段是皇宮,明朝永樂四年籌建,永樂十五年開工,永樂十八年落成。共歷皇帝25位。第二階段是故宮。「歷史上故宮多地多處,凡以往帝王的宮殿都叫故宮」。1911年辛亥革命終結了中國的帝制,皇帝退位,紫禁城成為故宮。故宮的前半部分歸中華民國政府管轄,成立古物陳列所,向博物館方向邁進;故宮的後半部分仍由以遜帝溥儀為首的「小朝廷」居住使用。第三階段是故宮博物院。1924年11月,溥儀被「請」出故宮。1925年10月10日,神武門掛出「故宮博物院」的匾牌。至此,與故宮的前半部分一起,昔日戒備森嚴的皇宮從此成為公眾自由出入的博物館。

李文儒說,紫禁城作為帝制統治核心功能的終結,是民主革命的結果;皇帝的舊宮殿轉型為人民的博物館,是民國時代的文化革新與新文化建設的結果。在紫禁城這樣一個不曾改動的空間中,隨荇伅〞漪y動,演繹茤M累積茯荋罈P民國、君主與民主、集權與公權的對峙與交替。

將傳統文化創造性地轉化

「以皇宮文化味代表的傳統帝制文化遺存,與以博物館為代表的現代公共文化建設,是兩種性質完全不同的文化形態。」採訪中,李文儒一直強調要以現代理性看待傳統文化。以現代社會追求的價值觀和努力創造的現代文明,回望漫長的帝制時代的制度文化、政治文化、社會文化、審美文化,則會更加清醒地認識到帝制文化中以帝王為軸心的利益集團對權力、財富、美色的攫取霸佔、爭奪交換,以及由此形成的習慣性行為與意識,是對現代文明建設危害最大的惡劣遺產。

但遺憾的是,今天仍然存在自覺不自覺地站在帝王的立場上,以帝王的視角和口吻,對這一切津津樂道的現象。「歷史是用來研究借鑒、批評反思的,不是供後人模仿膜拜的。」

李文儒在書中特別談到了「午門城樓上的吳冠中」。2006年吳冠中決定向故宮博物院捐贈作品,李文儒邀請吳冠中登上午門城樓視察展廳。吳冠中站在午門城樓前,想到的不是多少個皇帝曾經站在這個地方的樣子,他看茈x下青春靚麗快樂的年輕人,想到的是500年皇宮媯L數年輕女性的悲慘命運。李文儒說,吳冠中在這期間又創作了兩幅《紫禁城》,一副對帝皇之城,對皇權文化作出整體性的批判,另一副則以歡快、明麗、跳躍的色調,將紫禁城的色彩與遊人流動的色彩融合,對已經成為公共文化空間的故宮,抒發出濃烈的「今屬人民之城,輝煌照耀,不限古今遠近」的情懷。

李文儒說,吳冠中的紫禁城能給我們什麼?吳冠中的藝術表達,啟發我們在走進走出紫禁城的時候,在討論紫禁城的時候,要想到我們面對的是中國的歷史,談論的是中國的文化,是中國的傳統文化。「幾千年來以皇權文化為主導的傳統文化,到底是優秀文化多,還是非優秀文化多?今天的人們,到底是創造性地繼承和發展了優秀的傳統文化,還是因襲了一些非優秀的甚至是糟粕垃圾的傳統文化?」

李文儒說,吳冠中的紫禁城就是紫禁城的背叛,可以引發我們繼續思考:如果我們的藝術家繼續沉迷在傳統的山水、筆墨、趣味之中,就永遠成不了偉大的藝術家;如果我門的公務員繼續沉迷在傳統文化中故步自封,就永遠產生不了偉大的思想家科學家。「所以,不必說對於那麼多非優秀的傳統文化了,即便是對於優秀的傳統文化,理性的態度、正確的做法,也一定應當是創造性地轉化、創新性地發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