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攬炒平台」違憲禍港玩火自焚

2020-12-28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由攬炒派議員主導成立的「公民議政平台」,目標是吸納逾80名區議員,成為香港最大的區議員組織以及所謂「影子議會」,醞釀半年後宣布在大除夕正式成立。然而,至今已有至少3名籌委突然宣告退出,公民黨黃大仙區議員劉珈汶直言退出是因為與平台政治理念不大一致;民主黨沙田區議員周曉嵐和葵青區議員韓俊賢則以私人原因辭任籌委。在這三人退出籌委後,意味茪牊麍ㄗ滮j黨民主黨和公民黨在這個平台將再無代表,至於其他傳統反對派政黨也表明對參與平台「有保留」,當中劃清界線之意已是躍然紙上。

為何傳統反對派要急急與平台劃清界線?這不但是因為所謂「影子議會」,根本毫無法律基礎,是一個違憲的政治平台,理所當然會被法律追究,更在於「公民議政平台」實為「攬炒平台」,志在「攬炒」奪權,絕不可能有任何政治空間和前途。

反對派在區議會上早已有運作多年的「18區民主派聯絡會議」,統籌區議會事務,在性質上看不出「公民議政平台」與「18區民主派聯絡會議」有什麼分別而需要疊床架屋再搞一個新組織?唯一的解釋,是攬炒派要借新平台,奪取傳統反對派在區議會的主導權。攬炒派一直認為2019年區議會大勝,完全是他們的功勞,但最終多個區議會正副主席卻落入傳統反對派的老政客手上,攬炒派雖然議席不少,但卻一直不能掌握區議會主導權。

「公民議政平台」的出現,就是為了取代「18區民主派聯絡會議」,作為反對派在區議會的聯合組織和平台。由於這個平台由攬炒派主催、主導,自然被攬炒派牢牢掌控,而他們亦一直推動以至脅迫傳統反對派政黨加入,民主黨、公民黨當然知道他們算盤,但卻不敢不從,最終派了幾個不見經傳的區議員加入以表誠意。

然而,隨茬o個平台逐漸成型,外界更加看清這個平台並非是為了處理區議會事務,而是為了攬炒,為了癱瘓議會,將公帑資源私相授受,以至為「黑暴」提供資源。攬炒派的所為在社會上引起極大反彈,尤其在香港國安法出台後,攬炒派仍然死心不息,繼續利用區議會作為反中央、反特區的平台,「公民議政平台」在本質上就是一個「攬炒」平台、一個違反香港憲制、無法律依據的「影子議會」,這樣一個「攬炒」違憲的平台,注定是引火自焚。

民主黨、公民黨到了這個地步,終於知道不能再搭上攬炒派的「賊船」,於是指示幾個代表隨便找個原因急急退出籌委,一方面向攬炒派表明自己不會再參與這個「攬炒」平台,另一方面也向外界表明與這個平台沒有關係,不要殃及池魚。

其實,攬炒派再搞什麼平台也不過是垂死掙扎。攬炒派借「黑暴」上位,曾經不可一世,可惜他們貪勝不知輸,不但將區議會當作「提款機」,更企圖整合「攬炒」力量擴張版圖,在區議會外另搞一套違憲的「影子議會」,更妄圖沾指立法會及選委會選舉。隨荌磞w法出台,中央重手整頓立法會,樹立「愛國者治港」的政治規矩和底線,攬炒派以為可以憑荌狦雪|負隅頑抗,不過是一廂情願。

現在中央、特區政府終於動真格,要求公職人員宣誓效忠,立法會議員、公務員都要宣誓,區議員難道可以說不?屆時攬炒派議員如果宣誓,等於背棄了自己「攬炒」路線,如何向支持者交代?不是人人可以學鄭松泰。如果他們宣誓,但以其昔日的煽暴煽「獨」所為又當如何?只要他們再有「獨行」,就可立即DQ以至追究刑責,攬炒派怎麼辦?現在還再搞什麼「公民議政平台」,根本沒有作用,也阻止不了攬炒派敗亡的命運。民主黨、公民黨為什麼急急割席,就是知道攬炒派時辰已到,還會任其綑綁拖累嗎?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