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聶震寧:從提高閱讀率 到提升閱讀力

2020-12-30
■聶震寧■聶震寧

「全民閱讀活動推廣以來,效果超乎預期,中國的綜合閱讀率明顯提升。」出版人、作家、全民閱讀主要倡導者、韜奮基金會理事長聶震寧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專訪時表示,開卷有益,不論是線上閱讀還是線下讀書會,「讀總比不讀好」。然而,「在閱讀力的培養與提升方面還任重道遠。」聶震寧最新出版的《閱讀力決定學習力》便是針對提高閱讀力的一本書,「不僅要開卷有益,還要把書讀懂、讀薄,能夠進行聯想與創新就是把書讀好了。」■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劉蕊

12月初,聶震寧受天一文化邀請與鄭州讀者分享關於閱讀的思考。聶震寧曾擔任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中國出版集團總裁,近些年來他一直致力於閱讀推廣工作。2007年,他和30位全國政協委員一起提出了關於展開全民閱讀活動建議的提案,推動全民閱讀活動在全國範圍持續廣泛展開。

疫情「檢驗」下全民閱讀現效果

聶震寧說,現在各地的讀書活動越來越多,機關企事業單位多辦有讀書會,親子閱讀、家庭閱讀也已經成為一種流行,閱讀率和圖書銷售總冊數,都遠遠超過十多年前的數據。

「全民閱讀」推廣以來效果到底如何?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給出了「檢驗效果」,聶震寧表示,根據調查來看,閱讀已經成為了人們的一種生活方式,或者說大家在閒下來的時候會想到閱讀。他表示,疫情期間的閱讀表現為三個特點:首先在疫情期間很多人選擇看書而非其他休閒方式,第二雖然人們一開始熱衷於網絡碎片話閱讀,但隨茪H們對謠言、不實信息等的牴觸,又回過頭來開始讀整本的書;第三個特點是線上線下互動加強。聶震寧表示,出版業在這期間出版的書籍,相當多是通過網絡進行宣傳推介。

開卷有益 讀總比不讀好

第十七次全民閱讀調查顯示,2019年我國成年國民各媒介綜合閱讀率保持增長勢頭,但紙質圖書和電子書的閱讀量有所下降。手機和互聯網成為我國成年國民接觸媒介的主體,有聲閱讀繼續較快增長,聽書成為讀書人的新選擇。

聶震寧也表示,總會有人問在手機上看書算不算,聽書算不算。他的回答是:開卷有益,讀總比不讀好。比如某些平台把書拆讀,在聶震寧看來這是一種讀書方法,「這種方法有利於發動大眾來讀書,也有利於一本書中比較好的信息盡快地擴散出來。」很多人會因為聽到或讀到書中比較精彩的片段,就去讀完整的書。

但聶震寧強調,不能止於聽書。聽書是很好的閱讀方式,但會造成對文字的陌生化,而漢字的內涵非常豐富,文字閱讀應該在生活中保持一定的地位。「忙時讀屏,閒時讀書。」在信息傳播飛速的當今,聶震寧一直持這樣一個態度,他表示,忙的時候大家可以刷刷手機,而空閒的時間則一定要讀讀書。

對於不少讀者會跟風各媒體平台的「直播帶書」活動,聶震寧的看法也是持寬容的態度,在他看來,從眾心理可以理解。但不管什麼商品都要接受市場考驗,如果只是說得好聽,實際圖書品質差距太大,久而久之這個品牌便會被讀者拋棄。「直播帶書雖然黏度很高,但自由度也很高,最終考驗的是書的質量。」

興趣變志趣 提升閱讀力

聶震寧說,在全民綜合閱讀率提升的前提下,今後全民閱讀推廣活動的重點應該是提升閱讀力。

聶震寧說,閱讀力包括閱讀興趣、閱讀習慣、閱讀能力三個方面。閱讀力的培養實際上是對人們思維能力的培養。閱讀興趣和閱讀習慣是良好學習動力和毅力的基礎。「想要真正培養閱讀力,需要循序漸進,還得有若干的方法。要把興趣變成志趣,保持良好的志趣才會堅持下去,會促使自己主動尋找經典著作,不會隨波逐流。」

而學習能力的核心是閱讀能力,閱讀能力包括了閱讀和理解之時的能力、分析和判斷知識的能力、聯繫實際乃至聯想創新的能力。就像孔子說「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書讀到最後還是要思辨。」

2017年,聶震寧首次提出「閱讀力」的概念,其專著《閱讀力》兩年多時間曾印刷11次。聶震寧表示,在多年的閱讀推廣活動中,他經常面對中小學生、老師、家長提出的閱讀問題,不知道讀什麼、怎麼讀,便萌生了後來寫作《閱讀力決定學習力》的強烈願望。在寫作過程中,聶震寧多次研究中小學生課改標準,思考不同版本語文教材的變化,參考國內外閱讀學專家的學術成果,總結各地優秀中小學校教師的教學經驗,聶震寧希望這本書不但可以為家長和老師們提供有益的指導,同時可以為學生提供有價值的參考和輔導。

出版與閱讀共同發展

目前,聶震寧會茩宣炊@些關於閱讀學方面的書籍,最近他在讀加拿大作家阿爾維托·曼古埃爾的《閱讀史》、新西蘭作家費希爾《閱讀的歷史》。聶震寧說,他的閱讀學的研究不主要在文獻學的研究,更多的是行為閱讀學研究,或者是閱讀行為學,研究閱讀力、閱讀力決定學習力等等,「但是我們傳統閱讀學更多的是文獻學研究,因為它是跟圖書館一直走過來的,圖書館學一直強調目錄學、目錄學閱讀學,所以我現在也在做閱讀學研究,關於閱讀學的書我還是多少要讀一些。在中國歷史上各種閱讀現象我也在研究」。

有人說聶震寧現在是閱讀學專家,聶震寧卻說自己還是出版學專家,「因為閱讀是出版的重要組成部分,現在是在做出版最後一件事--閱讀。書從出主稿開始到最後閱讀,效果好不好,對社會有沒有影響是出版的最後一件事,出版和閱讀是共生發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