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獨家風景】被忽略的高田賢三

2021-01-14

呂書練

過去一年,可謂不堪回首,一場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將所有人打個措手不及,也奪去了很多人的性命,包括名人貴冑。以往,名人逝世,往往會有較大篇幅的報道,也引人關注。但這一年,突變的事太多,猝逝的人也多,無形的病毒偷走了名人的「光芒」。

像去年十月因感染新冠病毒逝世的旅法日裔時裝大師高田賢三(Takada Kenzo)就是一例,媒體雖有報道,卻不顯著。而他畢竟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已享譽國際的大師。

雖然高田賢三早在60歲時從自己創立的同名品牌Kenzo退休,也享壽81歲,但他之後以裝飾設計師身份再度活躍,去年1月才跟團隊共同宣布推出新的高端生活用品品牌K3,當時他還笑逐顏開地跟媒體表示︰「雖然年近81歲,但我仍然工作。」更坦承自己也感到驚訝,不但精力充沛,更野心勃勃。卻想不到病毒奪走了他最後的心願。

一般人提到跟巴黎關係密切的日本時裝設計師及其國際影響力,往往注重有「東瀛三俠」之稱的三宅一生、川久保玲、山本耀司,無疑,3位的確不可忽視,他們在八十年代,憑藉日本的經濟實力和國際聲望,以造型獨特的時裝在巴黎天橋掀起一股東洋風,征服了驕傲的歐洲人。不過,對法國人來說,高田賢三才是他們的「最愛」,他也被媒體形容為「最巴黎化的日本人」。

跟前述3位是在日本打好時裝根基和知名度後再拓展歐洲市場不同,高田賢三雖然早年在日本學習時裝設計(畢業於文化服裝學院),卻在畢業不久後即移居巴黎。1964年,東京舉辦奧運會而需拆掉一些建築物,他獲得35萬日圓的賠償金。就憑這筆錢,他登上了前往法國馬賽港的輪船,展開了他的西方尋夢之旅。

除了隨身帶去的一堆草圖和青春外,他身無分文,語言不通,不得不放下身段,從低做起,體驗過住在只比廁所大一點點的「茤苤v,為了生計,他甚至曾為富人家的狗隻剪毛。唯一支撐他走下去的是,堅信自己的設計草圖會獲青睞,皇天不負有心人,終獲《ELLE》雜誌刊登和推介,售出十多幅作品,邁出成功第一步。

跟川久保玲、山本耀司強調的黑色不同,高田賢三熱愛色彩,尤其喜歡花卉,其作品也以大膽配色和圖案豐富著稱,予人喜悅感。連他位於巴黎市中心的Dream House也種滿各國花草,故有「色彩魔術師」之美譽。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