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4月26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張震的導演初嘗試《尺蠖》道出人際溝通困境


放大圖片

短篇小說《尺蠖》曾獲2012年第34屆聯合報文學獎短篇小說大獎,講述一位中年男人因失業而絕望進而沉迷電動躲避現實。而曾一度有過沉迷電動遊戲經歷的著名演員張震,則選擇了將這樣一個故事搬上大熒幕作為自己導演生涯的初嘗試。在《三生》於香港國際電影節首映期間,我們有機緣近距離聆聽張震對於自己初執導筒的一些感受,以及起意拍攝《尺蠖》的前因後果。

而尺蠖,作為一種隱喻,讓我們看到了方寸之間的逼仄,和現代社會中人困守在自己世界內部、無法找到與人(哪怕是最親密的親人)溝通途徑的困境。

文:賈選凝 攝:莫雪芝

文=香港文匯報 張=張震

文:為何會拍《尺蠖》(三段式電影《三生》的最後一段)?

張:香港電影節和釜山傳媒提供這個計劃給我的時候,我剛好前一個月買了這個小說的版權。他們來找我做這個案子,那我覺得30分鐘的時長,對我來講可能比較有把握,因為它是一個講現代題材的故事,裡面的人物關係也比較簡單:一個家庭,爸爸、媽媽跟女兒的故事。

文:那你會覺得這個小說最特別的、吸引你去買下版權拍它的地方是?

張:像我們這個年紀這一代,尤其是開始接觸電動的人可能會特別有感觸,像我自己就是。那個男主角他會選擇電動作為一種逃避生活的方式,而我身邊有很多這樣的朋友。我自己有一段時間也是非常沉迷於電動(十幾年前一直在打「魔獸」)。我身邊有很多有類似經歷的人,有一些人是走不出來,有一些人是經過了那段時期。我覺得電動的世界,它有它有趣的地方,它是另外一個生活的層面,你要自己試過才會知道,當然你不用理解它也會玩得很開心,可以暫時忘記現實生活中你所不願意面對的事,所以男主角在那個世界裡有自己一個小小星球。

文:在你的電影中,給了沉迷電動的男主角一條走出來的途徑?

張:那個小說給我更大的感受是我覺得人都會碰到這樣的課題:你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的時候,可能開始用另外的方式來逃避。但其實解決方式我覺得很簡單,就是像那個影片裡一樣,只要你打開一個(臥房的)門,走出去。它其實可能沒有那麼難,但難在你要怎樣面對自己?你要先面對自己才能面對這一切。如果不面對自己,那一步就永遠都無法跨出去。這是我在片子裡想要去呈現給大家的。

文:那你沉迷電動那段時間是怎麼走出來的?

張:就不要玩就好了(笑)。就電腦不要再開機。

其實你會發現人跟人的互動是很有意思的。包括現在人的生活,電腦也好,手機也好,所有這些東西,資訊太爆炸了,你會喪失很多跟人接觸的機會。像跟朋友出去吃飯、或者我跟我太太在外面吃飯,可能都是兩個人就開始玩手機,現在變成很多人就是這樣在生活。生活模式已經不像以前一樣是很單純地我看荍A、你看荍琚C那我覺得就會變成明明是很近的距離但你感覺兩個人之間會很遠。解決的方法其實很簡單,就是大家現在不要玩手機了。只要三秒鐘也好,定定地坐下來看茼o,或是看荍A的朋友,人跟人就會再度交流。因為這是人不會忘記的事情,只是習慣在變得不同。

文:在《尺蠖》原著小說中,「女兒」其實是不存在的,你在改編時對此有怎樣的理解?

張:你看過小說可能會有這樣的看法,但當初我第一次看的時候,我自己覺得那個女兒是存在的,但我別的朋友看,他們是覺得不存在。這個小說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你每次看完之後,看到的東西都不大一樣。當每個人的角色不一樣時,去讀它都會有不一樣的體驗。我覺得這樣一個故事很吸引人,可能放在《三生》這個電影裡面,也會好玩吧,就想說試試看這樣。

文:第一次當導演,對自己有什洶騆滿意和比較不滿意的地方?

張:我基本上把這當成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不滿意的地方太多了。我的性格屬於做一件事情做不好,就會一直不斷地去做。可能沒有天時地利人和吧這次,像我們拍片過程中有一場戲我一直覺得拍不到(最後閃回那場)。所有的都對,鏡頭運用也對,表演的演員狀態也很好,但就是少了一個感覺。就是少點什活A我也講不出來。但時間就給了幾個小時讓我們拍,你說沒達到自己的要求也沒辦法。所以會有很多不滿意的地方。

然後也會有自己第一次當導演,經驗比較不足。有時候現場自己的情緒會來,但那個情緒一來,我馬上就會做一個反省,自己為什洎n生氣?到最後就發現其實是自己準備得不夠,然後把氣發到別人身上,後來就覺得那不能這樣。因為這不是為了某一種效果,用生氣去吸引很專注這件事情的大家的注意力,而是因為生氣,所以影響到別人。那我覺得這樣對工作比較沒有效率,所以也會不斷反省。

文:做導演是想了很久的事情嗎?

張:我小時候會很崇拜導演,覺得做導演很威風很帥,但做導演蠻累的其實(笑)。做演員比較舒服一點,做導演要一邊拍一邊看石頭(《尺蠖》男主角,五月天樂隊結他手),一邊看其他演員。演員做好了其實是把自己的角色準備好然後去表現出來。但導演就是要每一個部門都要去照顧。

文:哪些導演對你個人創作影響比較深?

張:我自己覺得楊德昌導演、王家衛導演跟侯孝賢導演,是比較會對我有影響的。

文:《尺蠖》原著小說有多重解讀的空間,那在電影中要怎樣去呈現?

張:其實我們最後拍的版本,跟劇本還是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我一直在想如果有機會我可以剪另外一個版本,但時間實在是太趕了,所以先以這個故事比較清楚明白的版本為準。

文:以後還想繼續再拍電影嗎?

張:我覺得要看有沒有一個好故事還是。這次有機會作為一個導演來完成自己的小情小愛,我覺得很辛苦。但如果之後有一個故事有一個案子要我做,而我又對這個故事又有很深刻的體會,那我可能會考慮。

相關新聞
韓國著名導演奉俊昊:創作對我來說是一種衝動 (圖)
張震的導演初嘗試《尺蠖》道出人際溝通困境 (圖)
澳門林則徐紀念館 記錄一個時代的滄桑 (圖)
文津圖書獎揭曉《陳獨秀全傳》等十部圖書獲獎 (圖)
走東走西:現代心理病 (圖)
年輕作家創作比賽啟航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