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5年8月1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敢觀舞台:假如維港乾了……


放大圖片

■李元務守護維港,卻被誤以為是滋事分子。

香港話劇最近推出龍文康的新作《維港乾了》(馮蔚衡導演),由「維港乾了」的驚人意象出發,但這是一齣尚待琢磨之作。

對於劇名與這個中心意象的由來,編劇龍文康有這樣的解釋:某次龍文康乘搭的士在中環繞道塞車,司機抱怨這一帶的塞車問題好像永遠解決不了,於是賭氣說,如把維港填平就能解決很多問題。把維港填平,結果自然是「維港乾了」,龍文康也就由這個駭人的意象出發,寫成《維港乾了》這個以家喻港的作品。

港式怨憎會

《維港乾了》現分為上下兩幕:在第一幕中,隨茈D角李元務(周志輝飾)退休,觀眾慢慢看到擁有一幢令人羨慕的千呎自置物業的李家的種種俗世煩憂。一生與海為伍,曾當過海員與碼頭水手,滿以為退休後可跟老伴過些安樂的日子,但老伴卻在他退休前辭世了,退休生活剎時變成「等死」。

李元務有兒有孫,本來是幸福家庭的典範,但隨茖鄐k長大,成家立業,並陸續遷出,很反諷地,千二呎的自置單位並沒有把各人拉得更近。龍文康安排了大女兒李惜華(文瑞興飾)與女兒阿Bee(郭靜雯飾),與小弟李惜港(陳嬌飾)竟然在同一屋簷隔笎acebook與Whatapps「溝通」,實在不無諷刺。當然,李家三代成員並非完全沒有「溝通」,只是跟不少香港人相似,他們都選擇了以迴避直面問題的方式,迂迴地關心對方。結果大女兒李惜華一方面苛刻地批評身邊所有親人的所作所為,另一方面則近乎偏狂地透過Facebook與Whatapps偷窺甚至控制父親、女兒與妹妹李惜香(陳煦莉飾)的生活。

李家上下固然有溝通上的問題,但各人也自有各人的煩憂。李元務退休前失去老伴,自然打亂了生活秩序,生存意義頓失所依。就算是早已長大成人的大兒與二女兒的生活,也不見得好到哪裡去。大女兒雖然已成家立室,但跟不少一生當樓奴的中產家庭相似,李惜華一家的收入永遠追不上支出,加上女兒阿Bee投身社運,從舞台所見,她總是處於一種恆久的焦慮狀態。這是個人的焦慮,也是時代的焦慮,從大兒女的個案,我們不難看到某種具有普遍性的時代狀況。至於二女兒一方面在情場上遇人不淑,愛上不該愛的人,永遠只能當個妾身未名的小三;另一方面則在職場上滑鐵盧,早已失業多時。另外,小弟則是正宗宅男,永遠躲在自己的世界,與人形性戲偶為伴,無法跟世界真正的溝通。

維港也乾了

來到第二幕,龍文康則安排了一個外在環境的突轉: 維港乾了,並看看李元務一家如何回應如此的突轉。總括而言,面對如此突轉,李家成員有兩種面對心態:一是以「看慣風浪」的港式冷漠,裝作「一切如常」(李惜華),二是自知未必能真正改變現狀,卻終於鼓起勇氣,直面問題,甚至行動(李元務與孫女阿Bee )。可以這麼說,整個第二幕的情節,基本上是在這兩種態度之間的張力與碰撞中推展,一方面是維持現狀,另一方面則熱切求變。當然,跟好像孫女兒一代土生土長的九十後香港人不同,作為戰後第一代香港人的李元務本來都是傾向安份守己,一切維持現狀,但面對「 維港乾了」這樣的巨變,原本保守的他也不得不「思變」,甚至「激進」起來,組織「社會運動」。不過,李元務所組織的「激進社會運動」,也不過是號召眾人,徒手運送水填回維港。

野心太大

然而,為什麼大半生安分守己的李元務會突然「激進」起來?是因為維港乾了,(好像大女兒所認為那樣)本來市值過千萬的自置物業不斷跌價而生怨懟所至嗎?還是,對於李元務來說,維港有荍馦`遠的精神意義?是珍貴的個人回憶?地方身份認同?從《 維港乾了》的演出,我們只能推測,李元務的轉變不只跟物業跌價有關,但由於創作人由始至終都沒有安排太多篇幅,直接進入李元務的內心,我們也就無從得知了。

或許,這多多少少跟《 維港乾了》的整體鋪排有關。可以看得出,編劇龍文康的野心非常大,他一方面希望以李家的處境,比喻香港的整體狀況,另一方面又希望透過不同角色,透現不同世代的困境。可想而知,要在同一個演出中,同時呈現如此多樣而複雜的問題,難度有多高。結果,在現在長達三小時的演出中,觀眾還是不大能夠深入各人的處境,更莫論內心世界了,從而建構出一幅當下香港的眾生圖。

或許,小弟李惜港是唯一的例外。隨茞臚G幕的開展,我們開始見到小弟在自己幻想的世界中,如何跟人形性戲偶Mihiro(張紫琪飾)互動,如前所述,面對現實中的問題。《維港乾了》中的大部分都拒絕直面,而小弟則走得更遠,乾脆以幻想代替現實。其實,在《維港乾了》中,李元務與小弟兩角本來是最佳的切入點與對照,讓我們透過鑽進他們的內心,直入香港人當下的深層情感結構。然而,或許《維港乾了》要說的話可能真的太多了。結果,李元務的內心固然是個謎。就算是小弟李惜港內心的呈現,也只是浮光略影。本來,當小弟得悉自己的人形性戲偶愛人Mihiro並非日本原版,而只是淘寶假貨,本可因幻滅的觸發直剖內心;但現在 《維港乾了》實在太多事情需要交代了,結果惟有跟當下香港人的集體心靈狀態,失諸交臂。■文:小西/圖:香港話劇團提供/攝影:Cheung Chi Wai@Hiro Graphics

本欄由本地知名評論人小西與梁偉詩輪流執筆,帶來關於舞台的熱辣酷評。

相關新聞
活態傳承 贛劇藝術 「寒冬」迎「新生」 (圖)
古今融合 擴大贛劇影響力 (圖)
破解傳承危機 16年後創「贛七班」 (圖)
「跳格國際舞蹈電影展2015」舞上大熒幕 (圖)
敢觀舞台:假如維港乾了…… (圖)
Kono電子閱讀新體驗 (圖)
「鐵的新四軍」巡迴展 深圳開幕 (圖)
搭叮叮 睇漫畫 (圖)
走東走西:斯大林的女兒 (圖)
顧風書法揚州展出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