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5年8月15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你不知道的《三國演義》


放大圖片

■黎必信博士

談起《三國演義》(下文簡稱《三國》),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但原來大部分人對《三國》的認識都不是來自閱讀,而是各種流行媒介,年輕一代亦普遍未曾看過原著。這種「認識」受到不同媒介的干擾,加上改編自原著的影視作品,容易令讀者誤信改編內容,《三國》儼然成為大家眼中既熟悉又陌生的古典文學名著。

現任三國志演義研究會(中國香港)主席黎必信博士憶述,小時候因媽媽送的一本「足本大字」《三國》而與之結緣。雖然當時他對三國時代毫無概念,但由於是媽媽送的禮物,只能硬蚗Y皮,啃茈b文半白的文字,讀了一遍又一遍。■文:香港文匯報實習記者 梁文玲

黎博士精於研究《三國》,對於改編原著,他表示把文學名著以不同媒介呈現在讀者面前的確有助推廣,但也不能忽略當中所衍生的負面影響。他謂:「有些作品會基於商業因素進行改編,令原著面目全非。例如小喬在原著中只是過場人物,說不上有重大的情節意義,但在電影《赤壁》中卻成為主宰赤壁之戰成敗的關鍵人物。這些情節上的改動,好處是符合觀眾口味,壞處是扭曲原著和歷史,令觀眾留下很多似是而非的印象。」

如此一來,似乎劇集不應對原著進行改編,但黎博士就以「桃園三結義」為例,說明改編或有助填補情節。「我想讀者都知道《三國演義》開首就是桃園三結義,劉備、關羽及張飛本是在圍觀募兵皇榜時認識,但舊版《三國演義》電視劇將之改成關羽及張飛因事打架,再由劉備勸交,最終三人惺惺相惜,方才結義。」這樣的改編一方面使結義行為變得合理,另一方面也為三人首次相遇增加了戲劇效果。

「單挑」孰真孰假?

讀過《三國》的讀者大概會覺得個人能力往往主宰戰爭的勝負,而「趙子龍單騎救主」、「張飛長板橋退敵」和諸葛亮的「空城計」等情節皆為人津津樂道,但也為大家帶來疑惑,就是單憑個人力量,怎可能在千軍萬馬面前來去自如,以弱勝強?對此,黎博士指上述三個情節都是真的,有關內容在《三國志》的註文中都有提及,而羅貫中精通《三國志》,很多我們以為是虛構的情節,其實是他參考史實寫出來的。

黎博士強調,雖然這些情節是真的,但小說用將領的「單挑」來解釋以弱勝強則是假的。他指小說中以弱勝強的方法不外乎「火攻」和「單挑」,「『火攻』講求地形、風勢、天氣的配合,稍有作戰經驗的將領都不會輕易中計,但在小說中幾乎百發百中;至於『單挑』,我們不能否定古代戰爭確實存在兩軍將領陣前決鬥的情況,但問題在於有多少將領願意以身犯險到陣前與對方拚命?尤其是當我方兵力佔優時,就沒有冒險『單挑』的必要。」他解釋,小說借助「單挑」來解釋以弱勝強,是受到宋元以來戲劇的影響,基於演出的限制,難以在舞台上展現千軍萬馬交鋒的場景,所以只能將戰役濃縮為兩軍將領的決鬥。

《三國》是虛構小說?

要說《三國志》與《三國演義》的分別,相信不少人會說前者是史書,後者是小說,這是我們從小就被灌輸的知識。可是,原來深入了解《三國》的成書背景及版本面貌,就會發現羅貫中是從史書角度出發撰寫《三國》。黎博士笑稱很多人都以為《三國》只是一本虛構的小說,但現存的明代版本封面或內頁都明確將《三國演義》的著作權歸於《三國志》的作者陳壽,而羅貫中是以編者自居。

他續說:「另一個更明顯的證據就是書名,《三國演義》其實只是簡稱,在明代絕大部分的《三國演義》書名都是《三國志通俗演義》,其中《三國志》的『志』字是不可或缺的,整個書名的意思就是說編者意在將史書《三國志》改成以較通俗的方式表達其內容,簡單來說,《三國志通俗演義》是《三國志》的通俗化版本。」

雖然市面上有關《三國演義》的商品琳琅滿目,但黎博士坦言閱讀才是認識《三國演義》的主要途徑。他建議普羅大眾閱讀《三國演義》時,可從書中角色的成敗反思現狀,令《三國演義》蘊藏的智慧能真正地古為今用。

相關新聞
你不知道的《三國演義》 (圖)
小知識:是《三國演義》還是《三國志演義》? (圖)
《三國演義》的流行文化產物 (圖)
走東走西:希特勒的走狗 (圖)
KC100活化工廈 大堂免費開放作藝展 (圖)
秦可凡 樂活舞台四十載 (圖)
2015年的香港小交響樂團
敢觀舞台:紐約林肯藝術節2015觀後感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