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東北畫家獨行千里 畫盡山西古建美

2017-02-08
■連達筆下的稷山縣武城村段氏節孝坊及碑樓。 網上圖片■連達筆下的稷山縣武城村段氏節孝坊及碑樓。 網上圖片

一個人,一支筆,一座古建,這是近十餘年來連達業餘生活的寫照。他每年獨行千里,從東北大連來到山西,用畫筆記錄下古建築的滄桑與俊美。

今年39歲的連達原是一名普通自由職業者。沒有上過大學的他自學鋼筆畫,已經出版了兩本手繪山西古建的書籍。翻開他一個月前出版的新書《觸摸,寺廟--山西土地上那些散落的古建符號(晉東南)》,一幅幅手繪的塔、閣、殿、台,畫面乾淨、細膩,粗細線條勾勒出古建築的美感。

為何一個東北人會愛上山西古建築?這還得追溯到1999年,當時只有21歲的連達第一次外出旅行來到山西,被晉祠、平遙古城、解州關帝廟所吸引。他說:「來到山西後視野打開了,沒想到這裡竟有這麼多古建築,而且還是各種不同風格的。後來連續去了很多次,並試茧e下來,自娛自樂。」令他驚喜的是,2012年學苑出版社出版了一套名為《故園畫憶》的系列叢書,他的作品入選並結集成冊,名為《山西古建寫生》,「這時我才意識到應該讓更多人看到自己的作品,讓人們了解古建築之美和它們的現狀。」從此他就開始系統地繪畫,首站就選擇了全國古建築遺存最多、有中國「木建築寶庫」美譽的晉東南。

連達表示,當時國家要對山西百餘座元代及以前木構古建築進行修繕,他想在修繕前記錄下它們的原貌,所以急不可耐,最後在晉東南一共畫了三四百座古建。談起為何用手繪方式記錄古建時,他說除了經濟條件外,繪畫可以規避天氣、周邊環境的影響,把古建築乾淨地摘出來--有的古建周邊環境很差怎麼拍也不美;而有的古建築被樹遮擋得嚴嚴實實。就這樣,他開始用畫筆譜寫土木華章。一年中,他來山西至少兩次,一畫就是一個月左右。由於頻繁更換地點,他每天要背一個四五十斤重的背包,搭不到車的時候就得步行十幾里路,而吃飯睡覺就是「湊合」,「不敢喝水,怕上廁所耽誤時間,也怕東西丟了。因為起得早,畫畫的時間不定,只好自帶乾糧。曾經連續20天吃太穀餅吃到吐。」他說,相比這些,最大的困難則是「吃閉門羹」,由於當地人怕偷盜或古建築保護得不好,會謝絕外地人參觀。

當然,讓他感動的事情也不少。連達回憶道,他在戶外一坐下來就能畫一整天,經常會有老鄉或者文物保護員給他送來熱水、熱麵條、烤地瓜等。「真不是客氣,硬拽你到家裡吃飯,這是需要善良和勇氣的。」這對於習慣了啃乾糧喝涼水的他而言,暖到了心坎上。

談到未來,他堅定地說,會一直畫到走不動為止。他說,以前自己只是一個匆匆過客,如今,心裡更多了一份責任感。「我想以我的視角記錄古建築這些年的信息,為世人留住它們的身影,並希望以這種『美』的方式喚起更多人關注和保護我們的文化遺產。」他說。■文:新華社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