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我聽薇莎拉茲與楊納傑克

2017-03-18
■Elisso Virsaladze     攝影:Jurii Metschetov■Elisso Virsaladze 攝影:Jurii Metschetov

本屆香港藝術節開幕以後,筆者聽了一埸女鋼琴家薇莎拉茲(Elisso Virsaladze)的獨奏會。雖然對這位來自前蘇聯的大師型人物略帶疑惑,而且在音樂會上她也確實表現出欠缺說服力的地方,可是這位蘇聯學派的老藝術家,最終帶來的聽覺上的滿足感,還是勝過了西方常出唱片常巡迴演奏的一眾名家。他們表演的是專業演奏模式,而她呈獻的是心靈和音樂,自然令人心感折服。孰高孰低,不言而喻!

做為舒曼國際鋼琴大賽的冠軍得主,薇莎拉茲選了舒曼的C大調《阿拉伯風格曲》開場,可說其來有自,但是說良心話,這位年過七十但依然身手幹練的格魯吉亞女士,她的接近砍瓜切菜的嫻熟手法,往好處說是毫不拖泥帶水,但是也有點那麼倚熟賣熟的隨意不羈吧?反正我覺得她是面不紅氣不喘把此曲彈成了warm up的練習曲了。舒曼在此曲結束部留下的美妙的音樂暗示,在她指下成為不肯洩露的天機,這是一種高傲或者女性特有的狡黠,我只好一笑帶過。不過,接下來的舒伯特A大調鋼琴奏鳴曲,D664,不出所料,就真的不是她的「那杯茶」了!首先,她用了過強的張力去展示舒伯特那原本舒展輕吟的樂句,其次,這種人為的戲劇性,或許在其他人的作品上(例如貝多芬、李斯特等人)會產生效果,但在大智若愚的舒伯特之前,她竭盡所能奏出的琴聲,仍然是偏冷偏硬而無法明淨澄澈接近那個歌唱一切的心靈的。舒伯特太純淨,純淨得近乎透明,而蘇聯培養的技巧大師其實都太世俗了,沒有那種接近透明的神奇!

上半場的最後一首是浦哥菲耶夫的《第二奏鳴曲》,薇莎拉茲的演奏簡直令人瞠目結舌,她雙臂像兩條吸油管架在琴盤上,發出陣陣密集且雄渾的琴響,她的自信是有理由的,儘管我對她所表達的具體樂思不甚了了,但是她那種緊迫的表現手法,在電光火石的迅猛速度中產生了不容置疑的火花和音量,尤其是奇特的指型指法所奏出的奇怪音色,使音樂會走向一個奇異的陌生境界。在這個音樂境界中她可以盡情地自由騁馳,而我的聽覺視野無止境地向她敞開,任由她左突右拐上下八方縱橫。一曲奏畢,聽眾和我幾乎都機械性地熱烈鼓掌起來。

下半埸,舒曼的一組幻想短曲才讓她大展身手。雖然這些組曲原本有些小標題,例如第一曲名為「在傍晚」,並且是獻給安娜.羅伯娜小姐的。但實際上,薇莎拉茲從第-句帶裝飾音的弱奏開始,就妙到毫顛地刻畫出舒曼本人的沉思與幻想。不停重複的同一樂句有自閉症患者的喃喃自語特點,但更多的是一份耽於愴痛的遐思,並由此展開的一段段斑斕而脆弱的音樂編織。如果說蕭邦通過他的音樂靠近了真實世界,那麼舒曼卻是通過音樂隔開了真實世界。薇莎拉茲準確地展示了舒曼音樂的這一特質。可惜她卻不是一流的音樂詩人,不能再創造出優美動聽的詩篇,很快迷失在考證者的歧路中。但她畢竟是一位大師級人物,她對舒曼鋼琴音色的把握是無與倫比的!

我聽的第二埸音樂會,是布爾諾國家歌劇院樂團與合唱團演出的楊納傑克作品專埸。楊納傑克是十九世紀後期隨國民樂派崛起而大器晚成的捷克作曲家,他的作品在形式上雖然並無太大的突破,但在音樂語彙上卻有明顯的創新,結合捷克語音的特點而發明了自成一格的旋律模式,使他成為二十世紀捷克音樂的代表人物。布爾諾是他大半生居住的城市,對他的作品可以說有最權威的詮釋能力。該晚在文化中心舉行的專埸,第一首是他的名作《小交響曲》。第一樂章的副題叫Fanfare(號曲),用了九把小號和其它圓號、低音號等共十四隻銅管樂器,加上定音鼓的連續敲擊,但音樂上卻是一種漫不經心的做鬼臉表情,毫無莊嚴輝煌的用意,反而像集市上一群農民在表演最草率的儀式。第二樂章叫「城堡」,但是與卡夫卡的小說毫無關連,只是有個灰蒙蒙的幽靈似的音樂主題在台上左右飄晃;再下去的標題叫「女王的修道院」,雖然好像在具體用音樂描繪,可是我已無法辨識這裡的音樂指向了,只有放棄追隨音樂的煞有介事的描述,特別是這種完全不知就裡的描述。以前聽過他的鋼琴曲《在霧中》、《奏鳴曲1905》,可以說非常的喜歡。莫非他的鍵盤技巧才是絕頂高手?該晚的第二首曲目是加上合唱團的《永琲犖眴窗n,用的是十二世紀一位僧侶據《啟示錄》所得的重建世界和平的異象,用男高音獨唱擔任那位僧侶,而一位女高音則是宣佈佳音的天使。這樣的表演形式照說是很易為人接受的,但是這裡相對陌生化的地區性天主教詠唱,從語言到音樂,都難以喚起香港聽眾的共鳴,即使我承認他們的演出十分認真賣力。

然而到了下半埸,演出的曲目竟然又是冷門的《格拉高利彌撒曲》!為什麼連演兩組合唱作品?楊納傑克的名曲Taras Bulba,他的著名歌劇如《狡猾的小狐狸》選曲,《耶奴法》和《卡恰.卡巴諾娃》都有些可聽性上佳的片段,偏偏選演了最有隔閡的偽托的彌撒曲。用古斯拉夫語演唱。果然,演出者隆重其事,聆聽者於是閉目養神。 文:蕭威廉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