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字裡行間】語言大雜燴小說

2017-09-12
■這是一部別開生面的小說,熔寫實、幻想與寓言於一爐。 作者提供■這是一部別開生面的小說,熔寫實、幻想與寓言於一爐。 作者提供

黃仲鳴

拙著《香港三及第文體流變史》擬再版。這是十多年前的舊作了,書山中翻出一些舊文本來校閱,惜有些已不知散落何處了。

三及第分舊三及第,即文言、白話文、廣府話的摻雜;承接下來的是新三及第,即白話文、廣府話、外來語的混集而成;另有所謂「離經叛道」者,即是完全罔顧漢語的文字結構,自造新字、新詞、新義,形成一股風暴,勁吹於一些漫畫書刊;還有所謂「大雜燴」,即是將一把文字如標準漢字、文言字、粵語字、英文字、日文字,完全放進去,煉成另一種文體,備受一些衛文之士的口誅筆伐。

在「大雜燴」作家中,當年我選了甘國亮的《人間蒸發》來作為文本研究。甘國亮是知名電視人,被譽為「電視奇才」。《人間蒸發》是一部別開生面的小說,熔寫實、幻想與寓言於一爐。故事情節尚屬其次,它所用的語言,別具一格。當中,它不僅有粵語、白話文、英文,還有日文、外省方言,甘國亮不理三七二十一,把這些文字全倒進鑊中,炒成一碟。叫它作「混血語言」吧,不貼切,因為「血」已非兩種三種;想來想去,還是「大雜燴」較佳。

書中的語言,列舉如下:

新三及第:「對於山本純一臉正經,蔡嬋料他也不至老套到編個生日的理由追蹤而來。於是立即頓起吹鬚碌眼的怪模樣:『哦!哼!Not for me?』」

廣東英文:「So what? It doesn't matter!We're only only friends!You good to me! I good to you!So far so good!I don't want to know your background!Right!嬋一連串大聲疾呼的廣東英文,因為投遞得宜,也沒有把純的耳朵聽側。」

甘國亮「玩語言」,還玩到北京話:「......麻理連忙改用廣東話把兒女指點;『叫舅父喇。舅父識聽北京話......叫舅父喇!』蔡征連忙聽話地叫過,嬋則發揮其流利的廣東國語,『姣嗎蕉夫?鵝吻衣位暱唔賴執車呀!』這位舅舅也登時聽得像姐弟二人的頭愕愕,一時之間還可能以為是中國另一省的方言。」

嬋的「廣東國語」,應是:「好嗎舅父?我們以為你不來接車呀!」

甘國亮書中的對白,十分真實,什麼人說什麼話,什麼場景說什麼話。因此,在翻閱《人間蒸發》時,對這種語言的「越界」,香港人當可接受,但對一些外來人說,看這書,真不知所述何事。

《人間蒸發》所描述的,是一位原居於日本長野縣的不羈少女,在橫濱搭上一位香港海員,飄洋來到香港,生兒育女,落地生根;這是她第一次「蒸發」;若干年後,丈夫死去,她對生活了二十年的香港,感到無可留戀,於是帶茪@兒一女,再來一次「人間蒸發」,返回故土尋根。這位熟識多種語言的「國際貴婦」,甘國亮為求「現實」、「逼真」,書中自然廣為引用多種語言。甘國亮如此寫法,應是無可厚非。但在嚴肅文學者看來,當視如「垃圾」。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