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石化「圍庄」帶出社會議題 唱作人林生祥 用音樂尋找光

2017-10-21
■生祥樂隊  攝影:劉振祥  山下民謠提供■生祥樂隊 攝影:劉振祥 山下民謠提供

「日常傢伙俬擐上車/駛荍儭豸T噸半,姐仔陪共下/鄉親請汝等原諒/像魚仔顎水,暫時我要出家鄉

阿姆阿姊佢等命真賤/不菸不酒肝硬化做仙/人指北邊煙囪管,我毋敢論斷/只是細猴仔托夢緊噭/阿爸走,阿爸緊走!

......」

台灣音樂創作人林生祥,用這首客家話的《出,不走》唱出台西鄉陳財能先生的故事。石化工業的侵染下,留下,是惡病纏身;走,家鄉何歸?

曾奪得金曲獎多項大獎的生祥樂隊,將台灣傳統音樂與搖滾相結合,唱出對土地的關懷,被英國樂壇權威雜誌《Folk Roots》公開推薦。日前,生祥樂隊應光華新聞文化中心「台灣月」之邀,在中文大學作《圍庄 香港演唱會》,將石化污染議題用歌聲表達出來。■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林生祥出生在高雄美濃,讀大學時就創立了「觀子音樂坑」樂隊並擔任吉他手兼主唱。

「我『國小』的時候就很喜歡羅大佑的歌詞,覺得他的歌詞中帶有某種訊息。比如《鹿港小鎮》,那『小鎮』就有打到我,我家就住在美濃小鎮。歌裡寫『賣茩誘鶞漕漁a小雜貨店』,我們家也有開雜貨店的,那時我就想,怎麼有人的歌詞把我們家的雜貨店寫進去呢?或者即便他寫情歌,也寫得很有詩意。後來我開始學吉他,開始想要創作的時候,心裡就想荍畯n書寫的歌詞內容就是那樣的,我想要寫和大部分流行工業生產出來的歌曲不一樣的東西。」

關注社會議題

歌裡有身邊的故事,有家鄉美濃,有父母的生活。返鄉後,他開始愈發關注家鄉的社會議題,1999年,由觀子音樂坑改組而成的交工樂隊所發表的第一張專輯《我等就來唱山歌》就是以「反美濃水庫」為題。也因為反水庫運動,林生祥結識了後來的老搭檔,製作人兼作詞者鍾永豐。

「我們的家都在美濃,背景有點像,父母親都是長子長媳。70年代附近,很多的農村的青年人開始往城市移動,大部分是長子接下家裡的農牧業。永豐的爸爸媽媽主要是種煙草,我爸爸媽媽則主要是養豬。」林生祥說,鍾永豐大自己七歲,90年代初回美濃做田野調查,發現興建水庫對周圍環境帶來的影響,於是開始參與反水庫運動。「我94年的時候,大學三年級,第一次辦作品發表會,在學校售票,就決定把收入給他們做反水庫的基金。」

鍾永豐的社會學背景加上林生祥的音樂探索,兩人的搭配生長出獨特的樂隊風格。音樂性豐富飽滿,內在議題又細緻深入;客家話的吟唱帶來在地的親切感,歌詞的凝練和音樂的實驗性又帶來一種意味深長的詩意。正如台灣知名的樂評人馬世芳所說,這二人的音樂在意識形態與美學高度之間,拿捏出一個平衡。而經歷幾次改變,交工樂隊演變成現在的生祥樂隊,加入了日本吉他手大竹研、貝斯手早川徹、打擊手吳政君等人,用台式民謠搖滾唱出土地的歌,成為台灣的獨立音樂圈一道特別的風景。

做音樂就像做建築

樂隊2016年的新專輯《圍庄》,則聚焦於石化工業對環境的影響。鍾永豐跑前期的田野調查,深入了解當時的「反國光石化」運動,又造訪六輕(第六套輕油裂解廠)附近被稱為「癌症村」的彰化台西村,寫下一組歌詞交到林生祥的手上。

「2014年的4月,永豐就把所有的歌詞給我了,到了2014年底,我突然想,我年輕時的概念雙唱片規格,居然到我職業生涯15年的時候都沒有想要去挑戰它。以我的年紀,再不做可能就沒有機會做了。於是我和永豐說,有沒有可能去挑戰一次概念雙唱片?因為我們都沒有看過那個風景。他說好,再補了幾首歌詞給我,我又把覺得太長的歌詞切分成幾首歌,就這樣拓展出了18首歌。」

林生祥說,做音樂就像做建築,要想音樂不垮掉,支架就要夠牢固。「建築變大了,我的支撐要更強壯才好,除了我以往慣用的傳統的元素,或者節奏的元素,應該還要加入新的東西才行。」他把北管和龐克糅進音樂中,既有廟宇音樂的鄉土味,又有龐克的「髒和兇」,編曲的複雜度幾倍增加。

編曲複雜,話題沉重,林生祥一直提醒自己要冷靜處理,「唱得疏離些」。歌曲中一個個常民的生活就這樣被娓娓道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