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一座橋 一株槐

2018-01-11

若 荷

有時候,一座橋一株樹,就是一個村子的歷史,我就生長在一個有橋和古樹的地方。最初的記憶是一個很大的場院,院中有一塊古老的石碑,除了村史,上面還記載虓磽a有關方圓幾里的風水寶地,不知道真假。不過這裡的土地的確是肥沃的,只要播下種子,沒長不出的莊稼,居住在附近的人們應該都是知道的。村裡還有一株樹齡千年的古槐,槐已老,但花開花落按時按節,從來都不會錯過,每當樹葉茂密的時候,濃濃綠葉包裹蚞薵K地四處張揚,附近 地 面 便也 在 它的 籠 罩下撐 出綠 蔭。

大凡古樸的村子,人們除了平日的勞動還有串門的習慣,大到老人小到孩童更有那年輕的媳婦,常常步東家走西家,串門的目的無非是拉呱扯扯閒話,而這個村莊的人卻很少去鄰居家串門,更多的時候都是聚在那棵槐樹的底下閒坐侃山,手裡捎帶茼U種各樣的活計,男人們在這裡編筐,女人們在這裡納鞋底子。古槐生長在一戶人家的大門外邊,如果再近一些也許就被那戶人家的院子圈進去了,但它偏偏沒有,這也正好讓村裡更多的人對它產生了依賴,因此得到村裡人的喜歡。大家共同喜愛的物件哪怕是一棵樹一座橋,都會給簡單的生活帶來味道,帶來說不完的話題。

當地流傳的鬼怪故事特多,村裡的小孩常聽大人講一些鬼怪的故事,民俗村風和留仙先生所在的蒲家莊差不多。這些故事大都出自老人之口,用不知使用了多少年的方言,聽得人恐怖極了。用鬼怪來教訓孩子好使其服服帖帖避免長大後學會作惡,也是教育孩子的一種傳統方法吧,有一定的哲理,似乎也折射荍籪怳H真實的生活經歷。這些故事我就聽到過不少,尤其是在我年少的時候。故事講來講去,說不定就把這棵古槐當作了鬼怪故事的一部分。大人隨興亂編的東西,小孩聽起來害怕,一邊聽一邊躲在大人的脊樑後面或讓大人抱在懷裡。故事講蚆錚荋N會講出哪戶人家上輩子的人和事來,講他們的慷慨與善良,發家和落泊,用老一輩人用功研讀、當官入仕的事例教育孩子好好讀書,以最快的方式長大並且出息從而發跡,這是生活在古村的人基本的心願。

我記事時,這棵槐樹還遭過火災,是夏天雷劈的結果。二姐在附近山區的廠子上班時,我經常從這裡經過,有時還特意舉頭去看,樹枝的確是黝黑的,但沒發現煙火的痕跡。據說沾了煙火痕跡的枝頭很難再會生枝長葉,更無花蕾,所以難見再度開花。實事證明,這棵古槐的傷枝後來漸漸血脈疏通起來,開始有了些生命的跡象,樹梢也看蚞朮韖滑了起來。老人們說古槐的靈氣就是能夠自我療傷,但傷口是永遠也癒合不了的。人們在斷枝的地方封上泥土,後來封了水泥,又做成活靈活現的樹枝的模樣,或是怕梅雨季節雨水潛伏至樹心,一點點噬去它的好枝,或是純粹為了使它完整供人們觀賞。

當古槐所有的花葉生長出來,這棵遭受煙火的枝上終於開出一串串花穗。那花朵極碎,遠望像一團黃黃白白的霧靄。於是就有人說,這是由於村子風水好,才使古槐又開始發芽開花的。這個村叫「上泉村」,往東還有一個「下泉村」,有句話說「金上泉,銀下泉」,意思是這裡的土地深厚土質肥沃,雨水豐沛,與相鄰的下泉村差不多,是個能夠讓人繁衍生息的好地方。也就是因為這個緣故,老人們堅信這就是所謂的風水之地,村裡老輩人中曾出過秀才、進士,再後來是學生、軍人、幹部,都是因為這塊風水寶地的庇蔭。

村裡有一座老橋,據說是由一位在皇城做官的人修建的。多少年前的秋天,大水暴漲,道路泥濘,這位大官剛好衣錦還鄉,回家後看到此景便起了建橋的念頭,回去後就劃撥銀O,送給鄉親這樣的禮物。橋是石橋,有五米多寬,數十米長,橋身弓起,上面鐫刻蚨諡的浮雕,一看就是一座官橋。老橋不遠就是那棵粗大的古槐,古槐與老橋相互映照,在時光的流逝裡默默無言。它們都經歷了哪些朝代哪些人事?時光更迭,它們都不曾去說,只是守荍齯l,讓斑駁的橋身和黝黑的老枝見證一切。關於老橋的故事當地流傳很多,旅遊業發展起來之後,這種傳說在當地愈來愈烈。這棵古槐,這座老橋,也成了這個村子的坐標。但凡有人打聽,對這個村子慕名而來,不用說出村子的方位,也不用說出村子的名字,只要提到老橋和這棵千年槐樹便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近幾年,古槐被當地林業部門保護起來,老橋也開始有人對它進行多方考證,不斷有學者在這裡徘徊,臂庹尺量,筆記茪偵礡A甚至有人猜測,某位皇帝微服私訪曾遊歷過這裡的山水,也許就在老橋上軒然臨風佇立過。更有有心的人,總想在上面再添加點什麼,到處求證,試圖尋到一些有關的文字記載,或者文人墨客的詩賦留證。而有關建橋的古碑,也被村裡出資修補如舊,立於飽經滄桑的橋頭。從此村裡有價值的東西,便不再只是那座橋那株樹以及那塊殘缺不全的村碑了。

只是村子是個小村,大多的後生都進城打工去了,除了那些活動能力差的老人,年輕人不多。所謂「金上泉,銀下泉」,也都叫茪ㄗ獄艣T了。進城打工,一天的工資可頂在地裡躬耕半年,於是村子開始走向沒落。真正改變現狀的是十幾年前,為了致富,村裡人在山上大規模種植桃樹,一到春天滿山滿峪一片緋紅,就像仙女打翻的胭脂,那紅的花映蚞禲A那綠的葉映蚞臐A整個村莊又開始生機勃勃起來。有了錢,人們又開始聚在古槐底下,數一數各家的進項和地裡的收成。

只是,那老橋上面的浮雕實在太精美了,扶手有飽滿的蓮花,橋欄雕刻茼U種各樣的圖案,橋南橋北各有兩個吐水的龍頭。儘管記載建橋歷史的碑刻只有一座,但那座老橋屹立荂A穿過了數百年時光,斑駁的橋身,以青苔在上面記載茈陰。閒暇的時候,老人們仍然把有關它的傳說當作閒聚之時的談資,儘管沒有多少文典古籍的記載。其實老橋本身,就是一卷記載歷史的書簡。

老橋和古槐,是不能拿去放入展廳的,於是它成了這個村莊的一處景點。外地人來,上老橋上站站、走走,望一望四周的風景,慨歎千百年來的風雲變幻,歎當年亭園春風,歲序安然。起初村裡人看茈L們好奇,後來也就見怪不怪了。老人們也不再因為孤獨無依失眠到通宵達旦,家有鳳凰樹,不怕招不來金鳳凰,每年桃樹授粉的時節,都有外地人慕名來此打工,山谷裡除了勞動號子還有拈花授粉的姑娘們的歌聲,富裕了的家庭不僅要給在外打工的兒子們匯錢買房,還要給遠在城裡工作的女兒們置辦嫁妝。

每年春夏,坐在熱熱鬧鬧的村頭上,有關「金上泉,銀下泉」的故事就又在洋溢蚨i香的時光裡延續了。儘管村裡的年輕人愈來愈少,但是聽者必定能心領神會,畢竟,他們是由一方水土養大的後代子孫。他們有聽不完的故事,有綿延不息的一輩輩人,就像一朵朵浪花,匯入古村悠悠歷史的長河。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