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淪為粗口之都

2018-02-12

潘國森

二零一四年「非法佔中」是香港社會風氣急劇墮落的分水嶺!

三年多過後,香港的法治和道德都大受摧傷。筆者常認為,香港兩大傳統反對派正正是敗壞香港社會風氣的元兇首惡!最老資格的一黨多教師,大中小學幼稚園都有,這黨專門摧殘香港道德;後出的一黨多法律界「精英」,這黨最會踐踏法治。我們的社會多了一批目無法紀、言行傖俗的年輕人,不光是霸路的學生,還有他們的老師、教牧以及反對派的「意見領袖」,即是源出於此。

所謂一葉知秋,早在二零一三年,發生了「小學教員林慧思辱警事件」,筆者已經感受到妖氛邪氣籠罩香爐山下!如果讀者諸君不是善忘,當記得當日這位「林老師」換了一身裝扮,穿茼角@個「大媽」的模樣,跑到旺角鬧事「阻差辦公」!一個路過的市民,一而再、再而三地追問當值執勤的警務人員,要求他們解釋執法的理據。每當警長先生以非常友善和忍耐的態度解說,話還沒說到半句,「爛口林老師」就立即打斷警長的話,又拿別的事情囉哩囉嗦。千方百計無法激怒警長,就開始辱罵,先是「八公」、「八婆」,然後出到意含性暴力的中英雙語粗口!

警方沒有當場以阻差辦公的理由拘捕「爛口林老師」已是一奇,後來「爛口林老師」任教學校背後的宗教團體也沒有處分她的惡行,甚至有最高層的傳教士跳出來為她撐腰!還呼籲其信眾用粗口責罵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原用詞是廣府話:鬧佢粗口)!

更「有趣」的是整個反對派陣營都空群而出,為「爛口林」辯護!有自稱曾經長居英美等英語國家的人,說講英語粗口沒有什麼大不了。反對派大黨操控的「教師公會」也毫不含糊地「師師相衛」,更不要說此後許多假冒研究粵方言的無行文人騙小孩,將粗言穢語強說成廣東話的精華。

為此,筆者當年就撰就六千餘字的長文,解釋廣東讀書人傳統上對於「講粗口」的態度。不是完全不講,卻要分場合。成年友朋間嬉笑地少量「粗言穢語」,則於飽讀詩書之人亦在所不禁;有侮辱、攻擊和欺凌弱小成分的粗口,則一律禁止。現時香港的粗口大學生,都是受了他們的粗口教師和反對派的專業人士教唆,他們深信只要自己在「行公義」或受到「有權勢的人打壓」(這就必然包括學校入面他們不喜歡的老師和校長,以及任何公職人員),那麼侮辱對方的女性尊親,也是「理直氣壯」了!

今時今日,甲大學的校長批評了自家的學生,又或者略施懲戒;乙大學、丙大學的「民主牆」就會出現大學生張貼出要「強暴甲大學校長之母」的大字報。然後,這乙丙兩大學的學生會會長還可以厚顏無恥地說,保留這樣傖俗下流的文字,是在維護「言論自由」。各大學的校長都噤若寒蟬!

推源禍始,不正正是「林慧思×××粗口鬧事」的後遺症嗎?這位「×××」在天上地下的勢力比香港法官還大,開罪了他老人家的後果,怕會比「藐視法庭」更重。潘國森膽小怕事,只好姑諱其名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