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生活語絲】記往事(上)

2018-02-12

吳康民

天氣奇冷,不僅肉體畏縮不願活動,連思路也閉塞起來。舉筆不知如何下筆,遲遲未能為一篇短文完篇。記得年輕時可以寫兩三個專欄,難道今天腦筋也已經「結起冰」來?

早年在抗戰時期,由於廣州淪陷於日寇之手,我隨當年就讀的國立中山大學播遷到粵北坪石。當年的氣候要冷至零度以下,但還能晨早從木板建成的臨時宿舍出外早操。當年還傳說坪石山區常有猛虎出沒,木板宿舍晚上「擦擦」有聲,有說是老虎擦木壁止癢。是耶非耶,沒有人親眼看見。但粵北有猛虎出沒,卻是事實。

今天已屆風燭殘年,如再遇粵北那樣的天氣,肯定早被凍死了。

一九四四年,日寇侵華還作垂死掙扎。為打通湘粵鐵路,部分侵略軍由長沙南下,與侵粵北的日寇會合。由於戰火燒近,我們由坪石向東轉移,準備步行至粵東梅縣中山大學臨時總部報到。

朝行晚宿,極盡艱辛。如果一如今天風燭殘年,早已餓死、凍死於粵北途中。不知當年與我輩同行的學友,仍有幾人會回憶當年這段艱辛的行程?

到了梅縣,實際上並未上課。不久抗戰勝利,我們在歡呼聲當中復員至廣州復課。潮汕籍的校友,一部分希望回潮汕家鄉探親後再回廣州,我等在汕頭沒有親人的,便直接乘車經海陸豐、惠陽至廣州。部分潮汕籍的校友,在回到汕頭探親後,分別乘兩艘小電船回廣州。不料兩艘小電船在大海途中遇風沉沒。當年潮汕籍的校友大部分都因此罹難。今天想念起當年同窗好友,仍不免心懷悲愴。

世事的確帶有一定的偶然性。一個人的經歷,都帶有若干偶然。當年如果我有親人在潮汕,肯定會回去探親以後與同學乘船去廣州,可是先父當年是與黃琪翔部隊遠在湖北。兩個哥哥分別在粵北、潮汕參加革命戰爭。我在汕頭並無至親,因而逃過一劫。

往事不須回憶。戰爭時期,什麼事都會發生,未知當年同窗好友,仍有多少人在世?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