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梨花一枝春帶雨

2018-03-12
■梨花盛放燦爛迷人。  網上圖片■梨花盛放燦爛迷人。 網上圖片

王小慶

「湖山有梨花,潔白如翠玉;娉婷似仙女,飄飄漫天飛。」早就聽說過梨花溝梨花盛開的美景,於是選了晴好日子,專程去福建省龍岩市永定區湖山鄉的漳溪村觀賞梨花。

剛到漳溪時,我並不覺得這梨花有啥特別,零零散散的開茈捰滫漯嶊K,點綴在綠綠的枝條之間,與家鄉散落在田間地頭的梨樹上開的並無二致。但是覺得眼前這一片風水林還不錯,這片樹林大約有四五十畝,可謂鬱鬱蒼蒼、古木參天,環境格外的清幽靜謐。這些樹樹齡最長的達到300多年,有直插雲霄的古松,也有四季常綠的香樟、橝樹,枝繁葉茂,冠蓋相連,壯碩渾圓的軀幹相駕並驅,向世人展示它們的雄健,相映成趣的還有這裡的怪石,或如臥虎,或似綿羊,也有像雞犬的,使人躡手躡腳,生怕一不小心就把牠們驚嚇起來,滿山亂跑,無可收拾。

穿過風水林,眼前豁然開朗,但不再是星星點點,可以用雪花漫天舞來形容了。沿荍纗D行進,愈往深處走,便愈覺得置身於梨花的海洋裡,身處於漫天的雪花飛舞之中。梨花開得正是濃烈,此刻,腦海裡便不期然地冒出「忽如一夜北風吹,千樹萬樹雪花飛」的詩句,就是這樣,彷彿一夜之間,山村便被一片片雪花佔據了,然後連成一片茫茫雪海,這片連綿不斷的梨樹林直把人帶入到童話般的世界,也牽引出愛聯想的人們的遐思萬端,這就是神奇的大自然造就的梨花溝傳奇。

梨花的花期短,陪同參觀的主人說,梨花開放就那麼十幾天,盛花期約莫五六天,再過幾天來看便無此般感受了。怪不得詩人感嘆:「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飛時花滿城。惆悵東欄一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蘇東坡《東欄梨花》),詩人此刻的心情是感傷的,抒發了詩人感嘆春光易逝、人生短促的哀愁。可我沒有詩人這種感嘆,只覺得梨花雖然燦爛這麼一刻,但畢竟把美麗和芬芳留在這人世間,留在過往疏忽的人們美好的記憶裡,這就足夠了。

雨後初霽,我們徐徐爬上山頭,漫遊在花海之中,低頭俯看之時,只覺得眼前枝頭探出的一枝梨花特別搶眼,顯得特別水靈白艷,在雨後淡淡陽光的映照下特別的嬌艷欲滴,使人忍不住回憶起白居易《長恨歌》中的詩句:「風吹仙袂飄飄舉,猶似霓裳羽衣舞。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 古往今來,多少詩人描繪過梨花,濃墨重彩賦上一首心中的梨花情,喻人冰清雅潔之品行,雪純玉容謂之英姿,那種至純至潔的梨花之白,只有出污泥不染的荷花方可與它媲美。

我便想到前些天返鄉的李森老人了,我覺得她就是山裡一枝爛漫開放、永不凋謝的梨花。這位已經年逾九旬的老八路,一生戎馬生涯、戰功卓著。她對老紅軍、原福州軍區炮兵司令員沈仲文的柔情繾綣和忠貞愛情,不亞於劇作家們精心構思、刻意雕琢的情感藝術作品。

沈仲文是從永定區湖山鄉走出的一位老紅軍,而原名李玉梅的李森則出生在太行山北麓山西省靈丘縣一個叫小浪門的小山村,讓他們結合在一起的是如火如荼的革命戰爭。1941年,走上了抗日戰場的李玉梅在一場戰鬥中受傷,被一顆子彈打中左臉,打穿了臉頰和下顎,雖然高明的醫生把她從鬼門關搶回來,但她的臉上被永遠留下了一道疤痕。她心存自卑,一直擔心嫁不出去,甚至想這輩子就不結婚了。甚至在延安,沈仲文屢次求婚均被她拒絕。最終是時任中央黨校副校長彭真居中說媒,終於打動了李森的芳心。從此,兩位年輕人,走在了一起,風雨同舟,患難與共,兩人先後參加了東北剿匪、遼瀋戰役、平津戰役、廣西剿匪,一起為新中國的創建,立下了不朽的赫赫功勳。

1993年沈老病逝,在臨終前對妻子囑咐:「不要忘了我的家鄉。」20多年來,李森牢記沈老的囑咐,多次專程回永定老家,一住就是一兩個月,走山路訪民情,進行社會調查,走訪了4個村莊,召開20多場座談會,最後寫出《關於建設新農村的調查報告》並向中央報告。她一直為沈老的永定老家的建設奔波不止。1998年,下洋至湖山那條當年沈老與張鼎丞等游擊隊員常走的山路,在李森的呼籲和當地政府的重視下,爭取到了資金,修起了寬闊的康莊大道;就連里佳村口那座年久失修的東風橋,李森擔心村裡百姓的安全,積極向有關部門反映,得到了修繕加固;她還自掏腰包,為村道安裝了路燈。

李森還牢記丈夫的囑託,關心家鄉的教育事業。她經常到沈老當年幫助興建的那兩所「希望小學」去看看,給學生進行革命傳統教育。如今,從這兩所學校走出的學生,很多上了大學。其中,還有考上清華大學的,有的成了企業家。提起李森奶奶,如同當年一樣充滿了真摯的感情。

李森和沈仲文的愛情,雖然沒有人們想像中的花前月下山盟海誓和甜言蜜語,但他們夫妻鸞鳳和鳴相敬如賓50載,從青絲凝結演繹到雙鬢飛雪,忠貞可鑒,印證了詩經《擊鼓》上那句古語:「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清代文學家李漁曾讚賞梨花:「雪為天上之雪,梨花乃人間之雪;雪所少者香,而梨花兼擅其美。」站在湖山鄉的梨花海中,滿眼是梨花,滿心卻是暖暖的情愫。李森這位偉大與慈祥的女性,猶如這一枝枝傲放的梨花,有蚥砦苳ㄛV的絕美風姿,有蚙F秀高潔的天然神韻,更有解讀不盡的萬般柔情,令我不由地產生頂禮膜拜的衝動。梨花靜靜地開放荂A它開放在田間地頭,它燦爛於山溝山腰,猶如一位被降於凡塵的仙女,只要春風一吹,她就隨風而舞,揮舞出萬種柔情,縱然是狂風驟雨,她依然是一種淡定的心態面對世界,展現出內心最自在的純真。

這一枝梨花,雖然星星點點貌似平淡無奇,但在我的人生記憶裡,永遠是飄舞荌盲銡嶼的生命之魂!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