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砥德礪材、拜受大命

2018-03-12

潘國森

通常運用傳統術數推算一個人的流年吉凶,很少只算一年。不過近年買服務的善男信女愈來愈多不大懂得行規,賣服務的術家又傾向投客所好而不依舊俗,然後才有人延聘大師年年改風水、歲歲做裝修,大有促進消費、刺激經濟之功。

一般正常算命看流年起碼要看三到五年,如果先一年吉而後一年凶,那麼前面的吉要減等;反過來說先一年凶而後一年吉,先一年亦要減凶。

此下不妨談談二零一九年己亥的三條林辭。《易林.鼎之無妄》:「兵征大宛,北出玉門。與胡寇戰,平城道西。七日無糧,身幾不全。」這個故事的地理很有趣,大宛是西域古國,大概在今日烏茲別克、塔吉克和吉爾吉斯三國交界處,由甘肅玉門關出征,應該算西出。新疆有事?還是「一帶一路」中的「一帶」出小問題?與胡寇戰會是中國跟北鄰有衝突嗎?平城是北魏的都城,在今山西大同。由玉門關或大同北出,就是蒙古,然後才是俄羅斯。不過朝鮮也有平城,難道是美日「搞鬼」?後兩句按字面解,應當是有驚無險。身幾不全就是吃了大虧而死不去。

《易林.蠱之無妄》:「福祿不遂,家多怪祟。麋鹿悲啼,思其大雄。」這就甚為不妙。起碼是家中有大麻煩,大公鹿出了什麼事而致群鹿悲啼?《易林.無妄之無妄》:「夏臺羑里,湯文厄處。皋陶聽理,岐人悅喜。西望華夏,東歸無咎。」

夏臺是夏朝問政的地方,也附設監獄,相傳商湯曾被夏桀囚禁於此;周文王亦曾被商紂囚禁於羑里。兩個故事有一共同點,可以當為一事,就是將要成大業的人都要先吃點苦頭。皋陶是舜禹之間的名臣,被奉為中國司法界的祖師爺。岐人指周民族,因為周文王的先祖古公亶父帶領族人在歧山下定居。忽然想到近年香港司法界表現很反覆,潘某人也希望有皋陶這樣的人物來香港聽訟,讓港人喜悅。至於西望華夏,在地理上只能是中原之東,台灣可以,日韓也可以,再遠一點就是美國了。

如果結合三條林辭來猜謎,會不會是美國人要搗亂,然後中國與胡寇戰於平城,美國人弄得灰頭土臉而東歸無咎?從基本因素考量,這「福祿不遂,家多怪祟」似乎要應在美國,或者是台灣。不過如果成為事實,那都是二零一九年的事了。

前瞻國運,應該放眼遠一點,二零二四年至二零三三年該看《易林.鼎之姤》:「砥德礪材,果當成周。拜受大命,封為齊侯。」

第一句講培育人才。成周指洛邑,在今日河南洛陽。後兩句或指太公望被封齊國,也可能是齊桓公的霸業。整體來說,應該是諸侯敬服,推為盟主之象。以此預視中國在這十年的運勢,那就必定大吉大利了。不過,基本條件應該是先全力培育人才。

回到基本因素分析,筆者對於中國教育前景甚為樂觀,看不到有什麼大危機。倒是香港的現況就萬二分擔心了!我們今天有太多大中小學教員,專門教唆小孩目無法紀、利己損人。國運雖然在上升軌,但是如果香港社會還是不爭氣,也是不能坐上國家全方位高速發展的順風車。(戊戌流年前瞻.三.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