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大地 > 正文

「要讓每一個烈士回家」 「85後」北京青年鄉間奔走4年

2018-04-06
■清明節早晨不到5時,閆永傑就出了家門,和同事兵分四路,到延慶區22處烈士紀念設施,祭奠長眠於此的717名烈士。網上圖片■清明節早晨不到5時,閆永傑就出了家門,和同事兵分四路,到延慶區22處烈士紀念設施,祭奠長眠於此的717名烈士。網上圖片

「烈士墓就在這裡!」當村裡的老人對閆永傑喊出這句話時,已經在山上找了一天的他正在一個土坡上休息。「就是這裡,你們現在站的地兒就是!」 憑藉一代代傳下來的烈士墓線索和村裡老人的回憶,閆永傑終於找到了劉文付的墳塚。像這樣每天下鄉尋找烈士,從閆永傑入職北京市延慶區民政局那天起就已經開始。尋找線索、溝通村民、實地考察、多方核實......他每天的工作都在和「烈士」打茈皝D。到現在4年過去了,經他發現、找到的烈士墓就有幾十座,核對過的烈士名字達上千人。 ■央廣新聞

據村民回憶,抗戰時期,劉文付在永寧工作,後被敵人斬首,頭顱被掛在永寧城上。「烈士的身體不能有殘缺」,下葬前,當時的村民特地用麵捏了一個頭顱,與遺體一起掩埋。找到墓址後,閆永傑便立刻動身回到辦公室,計劃在清明節前把墓遷到陵園內保護。像劉文付一樣在戰爭中犧牲的有名或者無名的烈士在延慶區還有很多,但是能找到墓的卻只有很小一部分。

很多烈士由村民偷偷下葬

當年,由於害怕被敵人發現,很多烈士都是由村民們偷偷下葬,連一個像樣的墓碑都沒有,只能拿石頭、木牌等作記號。隨荇伅〞滷徽鴃A烈士墓的線索一代代在村民中流傳荂C

關於烈士的線索很多,但能找到的墓卻很少。2016年,延慶區民政局對全區零散烈士墓進行搶救性保護,閆永傑和同事們通過現場實地走訪、與村民核實、對比《延慶區烈士英名錄》等方法,從172條零散烈士墓線索中篩查、核實,最後確認了36處烈士墓。

出生於1987年的閆永傑個子不高,皮膚黝黑,夾克衫、運動褲,常年穿茪@雙運動鞋,「老往山上跑,這身兒(穿荂^比較方便」。四年前,剛來到民政局工作的他,正好趕上轄區內四海烈士陵園驗收。「如果不是這座陵園,80位無名烈士的屍骨還將散落在大勝嶺、南灣、海字口等村的溝壑、山間中。」閆永傑說,如果再不對它們進行保護,再過幾年這些烈士的屍骨就可能再也找不到了。「一條線索都不能放過」,從那時起,這句話便成了他的口頭禪。

烈士中多數為無名英雄

劉文付的墓在2016年清明節前,經由專業團隊遷移到了八達嶺烈士陵園。遺體挖掘當天,閆永傑也在現場,「出土的烈士遺骸果然沒有頭骨」,事實和線索完全一致。

在八達嶺烈士陵園內有一面延慶區烈士紀念牆,劉文付和其他2,164名烈士的名字整齊地排列在上面。這其中有閆永傑通過線索找到的,也有他對茼W冊不知核對過多少遍的,「少了或者弄錯一位烈士的名字,就是我們失職。」他想讓每一個烈士都能夠「回家」。

每年清明節這幾天閆永傑總是非常忙碌。「這些烈士犧牲的時候才20多歲,大多數都沒有後人。」閆永傑邊在墓邊填土、除草,邊對記者說,在延慶區22處烈士紀念設施中的717名烈士中,530名都是無名英雄,有名的187名烈士大部分也已經沒有直系親屬。「我們就是他們的至親,他們的英靈我們理應來好好守護。」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